(参与2016年5月11日讯)

我和飞雄是老乡,我们见过两次。

一次是2012年我路过广州,他和唐荆陵请我吃饭。大家边吃边聊,谈到飞雄高中就有的社会理想、谈到家乡、谈南方同仁的努力、谈宪政理想,那时候的飞雄对局势非常乐观,聊得很开心。飞雄给我的感觉是谦虚、热情、坚韧、极富有感染力、行动力很强。

另一次是2013年,我到广州办事,飞雄找我,托我写一篇声援某义士的文章,他对良心犯非常关切,鼓励大家为良心犯们写文章呼吁。

没想到没多久他也被寻衅、被山巅了。他也成了监牢里的良心犯!

现在轮到我们为他呼吁了!

自由亚洲就郭飞雄姐姐反映郭飞雄病重,但得不到有效救助一事采访我的时候,我说:“我觉得不管郭飞雄有没有犯罪,他作为一个人,我们应该人道地来对待他,我们不希望有第二个曹顺利出现。曹顺利就是王宇律师去探视她的时候已经向监方作出了类似的建议,让曹顺利去就医,结果拖了半年多,曹顺利死在监狱,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案例,也是一个悲剧,我们不希望看到郭飞雄也成为这样一个例子。所以我们呼吁监狱方以人道的角度出发,给郭飞雄更好的医疗和救助。”

如果一个社会的良心都被关进监狱,那么这个社会已是虎狼之窝;如果一个国家政权任由狱卒在监狱折磨这些良心犯,让他们生病,得不到有效救治,甚至死亡,那么这个政府堪比纳粹!

向莉

2016年5月1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