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胡强先生,在深圳有各种各样的评价。

2013年夏,胡总携夫人小玉及孩子到杭州旅游,黄金哥请吃饭,结果他抢去买单,之后杭州生活周刊郑极夫主编要给他安排房间,胡强也抢着自己交钱……

那次见面,胡强兴致勃勃介绍他投资的项目“同楼送”,黄金哥觉得要有效启动不能低于两个亿,给他泼了冷水,我们各持己见,但没影响友谊。

后来,黄金哥应邀给亚洲新闻周刊做改版策划,得胡总赞赏力邀,去深圳的那个深秋,胡强带同事们看电影,更去商场给黄金哥选购了一身衣服——至今,黄金哥秋冬外出穿的黑色羽绒风衣,就是胡总所赠!

诗经曰——“谁曰无衣,与子同袍!”

胡总不只是给黄金哥如此,也给其他同事买过衣服给予各种关心……

在亚洲新闻周刊工作的日子,同事们亲如一家人,与胡总兄弟相称;

离开亚洲新闻周刊的日子,大多数人也仍然对胡总如此评价:

“他对兄弟,没说的!”

 

在湛江,无论老同事还是新朋友,他们都是胡总的老朋友,都听到这样一句话!

胡总出身草莽,有江湖情义、有孝心,出于对国学的热爱,又创办《亚洲新闻周刊*国学版》,在这里,黄金哥继续对如皋红楼梦研究的调查报道,【石破天惊:红楼梦作者是冒辟疆】发表后,被香港成报三个整版转载,惊动学术界,促成红楼梦研究会成立、国际红楼梦研讨会三次召开,如今南风窗、华夏时报、四川卫视等纷纷跟进,“曹雪芹为冒辟疆笔名”渐成定论!

而新闻版,在胡强社长和王璞总编共同支持下,黄金哥关于浙江“我以初夜换清白”案件的连续报道,特别是《十问诸暨》,曾风传轰动,最终,欺压百姓的十几名贪官奸商被查处判刑……

那时的亚洲新闻周刊,无论是主持正义为民代言,还是弘扬国学振兴民族精神,胡强与王璞都功不可没!

然而……

同楼送项目最终亏损190多万失败了!

胡强没有气馁,他又开始了更大手笔的项目——在罗湖区艺览中心建设“深圳一号美术馆”!

黄金哥深感不安,觉得他不务正业,劝谏未听下,黄金哥想引入第三方投资者,把亚洲新闻周刊做大做强!

香港朋友郭总对此感兴趣,两人会谈,胡总借到45万,却花到那个豪华的“美术馆”中!

之后……美术馆附近地铁施工,一年多也不能完工,而美术馆建在深圳这个文化沙漠上,本身就是个致命伤!

最终,因交不起房租,美术馆被物业强行关闭,胡强被起诉;

而里面封存的价值千万的文物珍宝,都是艺术家们送来展销的……他们拿不回东西,也集体告胡强诈骗!

香港朋友没法对公司交代,不得不发律师函催款!

尽管黄金哥事先对借款毫不知情,朋友没见怪,但此时也因“引狼入室”深感内疚!

胡总撤退前,尽可能给每个工作人员发了工资——可惜黄金哥一直在内地出差错过五个月工资[Cry],一个行李箱也被锁在美术馆无法取回!

胡总每天面对的,不是催款,就是各种起诉与威胁……

在内外交困的日子,听谢剑锋说,有个编辑家里有事,胡强给他信用卡刷了几千去用!

很多人谩骂他,说他是骗子、大忽悠……还有老朋友,因我曾努力弥合矛盾,客观说话,对我成见很深……

我不知道,换了其他人,会不会跑路、自杀?!

胡总关闭了手机、停用了微信,默默回到了湛江——这块给他力量的地方!

他就这样从深圳消失了……

而昨晚,听说黄金哥在湛江,胡总专程从县城赶来,我们再次相见!

原来——他这两年一直埋头苦干做小项目,尽管负债百万,但他一赚到钱,就主动联系债主,一点点去还!

在一周前,黄金哥去香港,听到郭总说胡强主动电话他,陆陆续续还了9万,心里颇感诧异与欣慰……之后,也从其它朋友处得知类似情况。

虽然,胡总现在还无力支付深圳美术馆那日积月累的三十多万租金,也无力给黄金哥的新媒体电商项目支持,但他不逃避不放弃,勇敢面对厄运、积极主动还款,让黄金哥想起了曾经失败负债的史玉柱!

打不死的小强啊,就是你——湛江汉子胡强!

我相信你能恢复元气,再塑事业辉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