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2

2016年6月1日,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左),和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右),得悉谢阳律师案件会移送到检察院后,来到天津检察院了解情况。由于查询无果,她们便用唇膏写上要求会见和通信的诉求,抗议当局拒绝家属委托的律师会见。(现场人士摄)

2016年6月1日,律师李和平与王全璋年幼的子女,在接近11个月以来跟随著母亲,在天津查询父亲案件的进展。(现场人士摄)

超过300人被传唤、近20人遭关押至今的“709大抓捕律师”事件,经过2次延期补充侦查后,至下周三(8日)限期届满。其中在湖南长沙羁押的谢阳律师,近日将移送检察院起诉。其他被捕者的家属心急如焚,代理律师认为消息好坏参半,担心会秘密宣判。(文宇晴报道)

“709大抓捕律师”事件发生至今快将11个月,案件在公安局延长2次补充侦查后,下周三(8日)限期届满,按照一般法定程序,当局要决定被捕者是否移送检察院起诉抑或释放。

其中被羁押在湖南省长沙市的律师谢阳,其代表律师张重实周一(5月31日)接获公安局的通知,称谢阳案不再延长侦查羁押期限,将在近日移送检察院。

尽管案件将进入司法程序,不过,谢阳律师的妻子陈桂秋却认为是个好消息。她向本台记者解释,事件不能无了期拖下去,总要给被捕者和家属一个明确的说法。最重要的是案件若在检察院处理阶段,律师便有更大的机会成功会见,同时若起诉的证据不足,检察院也可以决定释放。

陈桂秋说:好消息,从来没有过会见,等于现在是公安部门做一个阶段性的了结,但下一步不是释放,要怎么走还要等消息。意思是不在公安部门第三次延长了,而是直接转到检察院,不知道能否会见。检察院还有退侦的这种手续呀。

谢阳是“709案”中唯一没有被关押在天津的被捕者,其他被捕者的家属心急如焚,当中被羁押天津的律师李和平和王全璋,他们的妻子早前携同年幼子女到检察院查询无果,王全璋的代表律师余文生,周四(2日)再到看守所了解。

他对记者说,他被告知侦查阶段期限未届满,案件仍然未有最新的决定。

余文生说︰昨天李文足和王峭岭去了天津二分检查询这案件,但并没有什么结果。今我去了天津第二看守所,见到接待的叫李斌的那个人,他给我的答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转到检察院。这个期限应该是在8日,具体这案件是移送检院,还是延长侦查期,让我日给他打电话。

李和平的辩护律师蔡瑛也称,尽管谢阳律师的案件将移送到检察院,但无法确定是否意味著其他天津被羁押人士,将同样走一样的程序。

蔡瑛律师说,过去数个月以来,当局单方面要解聘由家属委托的律师,并指派官方的律师介入。再者是近1个月内,国保对部分被捕者的家属进行骚扰,包括要解聘律师或录制视频劝被捕者认罪等。因而家属和代理案件的律师均担心,在律师无法正常介入下,当局或许会秘密审判。

蔡瑛说:相对比侦查期,律师会更好开展工作,但当局想把家属委托的律师不能再当辩护人,被羁押者要他们同意当局指派的律师。这样的话,律师不能正常进行辩护权,这样有可能进行秘密审判。

记者问:如果谢阳律师的情况是这样,有没有说也意味著天津也许会走同样的程序?

蔡瑛回答:很难说,也许没有也许,这搞不清楚。天津和北京不是按法律规定的程序去办案,在侦查阶段律师可以会见,不是不能会见,但现在是这案件中的人都不允许会见,这是违法的。

去年7月9日开始,涉及超过300位律师、维权人士和公民被传唤和抓捕,其中17人被扣押半年后,于今年的1月8日,分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逮捕。被捕者被羁押以来,当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一直拒绝律师的会见。

至于因护送被捕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宇儿子出国读书的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在缅甸被中国公安越境带走后200多天后,上月中证实2人被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关押在天津第二看守所。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