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二)——艳门难逃

Share on Google+

一个男人同时请两个女人吃饭,要么两个都到但吃不出红颜粉情,要么两个都不来自己请自己然后一醉惊尘,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谁进谁退听天由命。

若是两个女人合请一男,那么该男即便插翅也是在劫,艳门难逃。

但这方鸿渐让唐小姐觉得单请她一人,又提请苏小姐附加歇后微点唐小姐,若苏小姐赴请唐小姐必回避的让方鸿渐失落,若唐小姐赴约必苏小姐闪回。这一招超低空红尘险棋险到悬境处,方大鸿渐只差一点,便二美皆空。

请女人吃饭要么点的她吃不完,要么让她不够吃,老酒葫芦通常是后者,方鸿渐请唐小姐毫不吝啬的属于前者。但只是让红颜吃了不够她还想着下次你还有机会,一次让美人吃撑就只此一次也许别无下回。

女人和女人只要存在就是一场软性战争,苏小姐越阻挠本唐小姐越要赴约,于是方鸿渐跌到悬崖边的面子终于找回,于是一本菜谱狂点以数量占据空间。

——也许一切男人都喜欢在陌生女人面前浪费(女人的挑逗多半从享受呵护中开始)
——也许,但不是所有陌生女人(以退为进的男士素有与生俱来的情圣基因)
——只在傻女人面前?(和步步紧逼的女人小过嘴招老酒葫芦梦里都想)
——这我不懂(等于废牌又非废牌,让对方继续出牌,出错牌)
——女人全是傻的,恰好是男人所希望的那样傻,不多不少(致此唐小姐底牌和盘托出,方鸿渐还没怎么出牌)
……
——我向妳索要电话地址,但我只会给妳写信,不打电话也不喜欢电话(方鸿渐反守为攻,直指红颜软处)
——我也反对电话,电话是懒人的拜访,吝啬的通信(红颜知己一拍即合相见恨晚,宛若宝黛读西厢惺惺相惜)
——唐小姐语惊红尘,教育愈普遍愈少人写信,幸好“电视”还没被普及,否则隐私全无情调尽失(小试端倪与美人心灵共舞巧胜浅薄的肌肤相亲)
——先生极是,现代人怕写信是因为白纸黑字怕秋后算长,而信是可以反复诵读的(直到现在本酒葫芦依然生活中反对电话提倡文字交流,因为字由心生而说话常言不由衷)
……
——今晚我们让不让苏小姐知道(再试深浅旁敲击欢)
——为什么不告诉,啊,还是别告诉,嗯,先生定裁(致此红颜芳寸芳心全乱,好戏不在今晚,但从今晚开始)
——改天到府上拜访,不挡驾吧(除了欧洲文哲英伦半岛的绅士余韵即时披显)
——非常欢迎,爸爸妈妈对我姐妹们绝对信任,从不干涉,不检定我们的朋友。

一句“我们的朋友”让方鸿渐想起孙国父尚未成功还需努力的临终关言,他想象围着唐小姐的一帮男子,隐隐的醋意约约泛酸。但他也许不知,从莎士比亚一路现今,能和你心灵共舞的女人也会和其他男人,这样的女人不可抗拒的都是交际花。而所谓“交际花”也只在中国和祸水红颜杨花水性同意,但在欧美决无红颜祸水一说。

2016-06-23美兰湖

阅读次数:1,0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