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国际汉藏民间对话会议随笔

田牧-民族自治新近,台湾作家、前文化部长龙应台发表新书《倾听》,她认为,两岸此时要走入互相「倾听」的新格局。笔者以为,中共政府总是老大自居惯了,动辄发号施令,留给对方的只是顺从和服从,鲜少有礼贤下士,倾听对手的表述和观点。

4月21-24日,在台北的举行了「寻找共识」——2016年国际汉藏民间对话会议。汉藏的民族问题,遇到的重重矛盾和冲突,问题是同样的。尊者达赖喇嘛提出解决汉藏问题的「中间道路」,即在藏人居住和生活区域,实行真正意义上的「民族自治」。中共却自称,目前西藏已经实行「民族自治」,狠批达赖喇嘛所要求的,本质是西藏独立,是分裂中国。

由此可见,达赖喇嘛要求的「民族自治」,与中共给予的、并在藏区实施的「民族自治」,完全处在碰撞状态。为什么同样表述的「民族自治」,会大相径庭?会南辕北辙?两者之间的差异究竟在哪里呢?

倾听,是个很好的方法,从藏族朋友平心静气地表述中,我们汉人能倾听到什么?能感悟到什么?问题的症结究竟在哪里?我逐一地记述下来……

达赖喇嘛讲述了什么?

据说,尊者达赖喇嘛希望赴台湾与会,亲自与汉藏与会代表们交流和对话。达赖喇嘛在国际上地位很高,常年遍访美欧民主国家,其受欢迎程度不亚于罗马教皇。可惜的是民主台湾政府却拒绝了达赖喇嘛的赴台申请,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尊者只能录了视频演讲,与大会隔空交流。尊者说:为了解决汉藏共同的问题,我们聚集在一起,与汉人朋友直接对话,向他们介绍真相,同时也聆听汉人的想法。尊者娓娓道来,我认真倾听,大约可归纳为以下几点:

一、尊者认真指出:汉藏民族之间确实存在问题,而这些问题又是人为造成的。世界上这类人为自找的麻烦比比皆是,汉藏问题是典型的人为因素。人为制造的难题,需要人们共同去沟通和解决。

二、尊者善意提醒:处理民族矛盾和冲突,不要执着于「你」或「我」,而是凸显「我们」。我们不是敌人,而是共同在处理和解决问题的对手。西藏民族是一个具有历史和智慧的民族,我们彼此要保持友情,如与朋友般相处和对待,争取双赢互利的结果。中共方面,可由此避免西藏的分裂,一个大家庭彼此便会和谐相处;西藏方面,其特殊的宗教和语言文化等得到保存,生态环境得到保护。做双贏的思考,避免追求独立和满足现状的两个极端,弃两极而取中道,实现互利双赢。

三、尊者建议讲真相:双方接触交流,了解真相,承担起寻求化解的责任。十三亿中国人民有了解真相的权利,了解和掌握真相后,人民并不缺乏依此做出善恶取舍的智慧。然而中国政府却歪曲问题的实质,将西藏民族说成是反对汉民族、将达赖喇嘛描绘成反华等,这种做法于事无补。这样的掩盖或歪曲,受影响的只有中国国内,被欺骗的是十三亿中国人民!

四、尊者慈悲为怀,反对杀戮。尊者循循善诱地告诉与会者,所有的人都感受过本能的慈悲与爱。人性本善,慈爱是人类与生俱有的。现实中,慈爱越多,就越能感受到身心建康,因此,传播慈悲的基础就是七十多亿的人,能充分感受我们同为人类的情感,这点很重要。人类相互间的杀戮,那种血腥的杀戮实在令人胆寒。

才嘉先生对达赖喇嘛尊者的讲话进行了诠释和说明。他谈到达赖喇嘛尊者从来也没有说过西藏不是独立,从来也没有说过西藏不要独立,而只是不寻求西藏独立。主要考虑到国际形势和今天的现实,为了寻找一条保护西藏民族,或者说让西藏民族生存之路,即中间道路。

现行「民族自治」徒有虚名

在分组讨论中,藏族与会代表踊跃发言,述说中共「民族自治」的现况和本质。

西藏议会议员拉莫(Tsering Lhamo)谈到:近年来藏族牧民被大批迁出草原牧场,政府给予补助,在相对集中的城镇附件建房安家,这个看似合理的方案,实则问题很多。

1、牧民们向往城市生活,政府给盖房子,又发生活费,他们一开始挺高兴。可是日子没过多久却发现,政府补贴的生活费与现实生活的需求相距甚远,是远远不能满足牧民迁移后的日常开销。

2、牧民一生在草原生活,少小无条件求学读书,没有文化,没有汉语,除了放牧以外,别无他技,找工作非常困难。短暂的新鲜和兴奋过去后,生活回到了难以为继的尴尬境地。

3、据资料显示,西藏已经发现的矿种达百余种,有能源矿产、金属矿产、非金属矿产、地热资源、矿泉水资源等。但是大片的牧区草场被用来开采矿产,这将严重破坏藏族地区的美丽生态环境,及牧民们的生存环境。

在讨论保护藏文化和藏语时,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中文组的佳央谈到:中学时,有安排藏语学习,但教材采用中文翻译的课本。

学习藏语和藏传文化,必须从本民族的文化中汲取养料,才能保护和传承藏族文化。教材应编入藏民族自己的历史作品,藏传文化中不缺少这样题材和范本,比如《格萨尔王传》,这是藏族人民集体创作的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历史悠久,结构宏伟,卷帙浩繁,内容丰富,气势磅礴,流传广泛,作为一部不朽的英雄史诗,被誉为「东方的荷马史诗」。还比如《萨迦格言》、《礼仪问答写卷》等,前者是藏族第一部哲理格言诗集,书成于13世纪上半叶,提出了处世、治学、识人、待物的一系列主张,是宣扬仁慈、爱民、忍让、施舍、利他、正直、诚实、精进等佛教的基本教义。后者是以兄弟对话形式来论述待人接物,是一部应对进退,处理君臣、父子、师生和主奴乃至夫妻之间关系的文献,提出了许多重要的伦理概念、范畴、命题,是研究吐蕃时期伦理道德的珍贵史料和专著。

丹增说,牧民与草原的关系,是藏民族数千年延续的生存法则,中共当局强制实行牧民迁移政策,不仅严重破坏西藏传统文化,更使藏人牧民的生活面临危机。

与会的众汉族代表表示:这里还有中共加强对藏人的统一管制问题。

达赖喇嘛与罗马教皇

在中国,政党和政府凌驾于宗教社团之上,这在当今的世界上是个例外。借此,我将这世上两位宗教领袖的言行举止,作个平实的比较,便可一目了然。

2009年8月,我参加了在日内瓦举行的「寻找共识」——国际汉藏民间对话会议。达赖喇嘛在演讲时提及中共领导人,没有直呼胡温的名字,而是称胡锦涛先生、温家宝先生,但中共政府的宣传机器一直对达赖喇嘛尊者进行妖魔化的宣传,将他丑化成国家分裂分子,称他是「披着羊皮的狼」。藏人对胡锦涛普遍积怨积愤很深,他从1988年西藏骚乱后,开始担任自治区党委书记,后来成为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自那以来,他所采取的强硬路线主导了中共对西藏的政策。我虽然了解佛教一向维护仁爱、慈善贤良,但敌对方态度如此反差之大,还是令我纳闷的。

我曾聆听过达赖喇嘛回忆习仲勋的讲话,友善和真诚。尊者说:他(习仲勋)非常友好,思想相对来说也很自由,人很好。习仲勋是与年轻的达赖喇嘛相处过的中共领导人之一,尊者当时送给习仲勋一块昂贵的手表。据说,习仲勋曾经展示过这块手表,他提到这块手表时说,「你看,这是达赖喇嘛给我的礼物」。显然尊者述说的是一段汉藏友谊,一段汉藏高层的历史故事。

2014年,习近平提出「佛教对复兴中华文化负有责任」。同年8月,尊者达赖喇嘛在汉堡的「寻找共同点」汉藏研讨会上,遥相呼应了习近平的倡议,尊者赞赏这一思维和提法,并表示:「我作为一名佛教徒,期待能够为此作出贡献。」尊者说的是实在话,真心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开启「中国梦」的金钥匙确实在佛者心里,仁者手里。有句禅语怎么说来着,「佛法无边」,说得就是佛教真理神通广大,无所不能,非任何世间之道法、典籍所能比拟和局限的。

我数次拜见过尊者达赖喇嘛,聆听他的教诲,与他一起讨论问题……在我眼里,在我心目中,达赖喇嘛就是个圣人,和善、谦卑、仁爱、睿智,是当代杰出而伟大的宗教领袖。

而罗马教皇方济各与达赖喇嘛风格完全不同。罗马「教皇」,严谨的称谓是罗马主教,中文译名是「教宗」,为普世天主教会领袖与梵蒂冈城国元首。

罗马教皇方济各绝对「牛」,他是耶稣在当今世界的代表,除了负责管理罗马的天主教会,建立和领导教会,将信仰传布到世界各个角落。当今的世界,有听说谁能凌驾于方济各之上吗?自然没有,可方济各却是无时不在指点天下,批评大国的众领袖们。

2013年5月,德国总理默克尔下令对金融市场进行紧缩控制。方济各却不买默克尔的账,多次提及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以及备受重创的希腊和南欧天主教国家。方济各认为人们过于关注金融危机,忽视了饥饿、儿童、无家可归者、被冻死的人。

2013年9月,教宗方济各发表演说,认为现代经济体系不应该继续崇拜钱神,称这是「拜金牛犊」,呼吁世界领袖将更多地帮助给予穷人。就金融危机,教宗批评放肆的资本主义,称这是「暴政」,是用纯消费能力来论断人类,批评这种「拜金」的人十分可悲。

2016年3月27日,罗马教皇方济各在复活节弥撒结束后,谴责恐怖主义,直言不讳地批评西方国家拒绝接收难民。方济各呼吁发达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领导人不要再关闭边境,并表示:逃离战争、饥饿、贫穷和不公正的难民不应该被遗忘。这些兄弟姐妹们往往在路途中遭遇死亡或者被拒绝提供帮助及庇护。

凌驾于罗马教皇之上,几乎是天方夜谭。而中共长年阻止达赖喇嘛回到西藏,禁止在西藏地区悬挂达赖喇嘛画像等,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一种耻辱。尊者达赖喇嘛在西方世界的威望特别高,不亚于天主教徒对方济各的热爱和崇拜。2015年欧美六个国家分别抽样调查近千人。结果显示,达赖喇嘛被看作是最能代表和平和非暴力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远远超过美国总统奥巴马、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或南非大主教图图。

与会汉人学者的观点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发言:藏人要从「受害者」的角色中摆脱出來,直面中共的恶意宣传和洗脑政策,西藏不是个落後、野蛮的民族。藏人必须主动地撰写自己的历史、文化和宗教史。每个藏人,不拘用哪种语言,藏文、汉语、英语等都可以,必须平实地记录书写个人、家庭、村庄、寺院的历史,向历史取证,将记忆文化推广,别让中共作为西藏历史和文化的诠释者。这个权力应当掌握在藏人自己手里。

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博士谈到:藏人是藏族区域的主人,我们要尊重他们的民族自治权利,尊重和拥护藏人有选择西藏政治前途的自决权。

香港《开放》杂志社主编蔡咏梅说:发生在西藏的自焚事件,是藏民们选择了一种非常痛苦的死亡之路,惨烈、悲壮、触目心惊,有良知的汉人应该理解藏人苦心和悲痛,他们是在表达心声,表达意愿,用一种自我牺牲的痛苦方式,把藏人要表达的声音传达出去。

廖天琪建议:北京方面对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提出的「中间道路」采取了闭关和拖延政策,多年来双方谈判呈现胶著状态。要改变这种状况的一种办法是将西藏问题「国际化」。每年3月12日是西藏抗暴纪念日,这一天全球有数千个西方大城市的市政府和声援藏人的机构悬挂西藏国旗,众多的欧美和各国人士悼念1959年在抗暴中牺牲的藏人,反映出国际正义力量始终是支持受压迫的藏民族的。达赖喇嘛尊者不仅是藏人,也是佛教信徒和世界各国人的精神领袖,他提出的慈悲、宽容和爱是化解仇恨、暴力和争端的一把钥匙,这种普世价值放之四海而皆准。如果能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议题带进联合国或欧盟,将西藏问题国际化,那么北京当局就不能如此傲慢,如此漠视达赖喇嘛的良苦用心和藏人所殷盼的重返故土家园,享受民族自决的愿望。要把汉藏双方对话提升到国际的高度,才能阻碍北京单方面冻结、中止彼此的对话。

远古故事的启迪

笔者居住在德国西部乡村,离荷兰边境不远。荷兰是世界上农业最发达的国家之一,畜牧业、果蔬类更是驰名欧洲。每周六笔者都会开车去艾赫尔斯霍芬(Eygelshoven)小城赶集。这是个古老的小村,公元1131年就有了记载,1982年才成为独立城市。

赶集市,大陆说农贸市场,过去称「庙会」等,是一种民间风俗,其形成与发展和寺庙的宗教活动有关,多设在寺庙附近的广场上。艾赫尔斯霍芬集市与中国的庙会差不多,也在小镇教堂边的广场上,设有蔬菜、瓜果、家禽、猪牛羊肉类等摊位,也有生活、文化、艺术、娱乐等各类摊位。无论是东西南北,人类的生存模式是差不多的,生活、文化和宗教活动等都交织在一起,只是各民族的传统文化与宗教文化的差别,形成了不同的,各民族独特的民风民俗,这应该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固定模式,或者说是一般规律。

每个民族的社会演进和发展,都与其自己的传统文化、宗教、气候地域、民风民俗等分不开,由数千年的创造和传承而来。有人说「民族魂」,其实就是这些社会文化现象的高度总结和延续。

什么才是真正的「民族自治」?道理是显然的,必须是尊重各民族的历史、客观规律,考虑到民族的千百年传承,尊重和保护其语言、文化、宗教、气候地域,及民风民俗等,由本民族自己来领导,制定出适合他们传承和发展的政策、方针。

1950年,中共武力夺取西藏,迫使西藏政府签订了《十七条协议》,中共承诺:西藏高度自治(达赖喇嘛的政教领袖地位不变,西藏的宗教、文化和社会结构等不变)。可是几年后,中共在「民主改革」的名目下,全面破坏西藏政治、宗教与文化传统,等于单方面撕毁了《十七条协议》。这样的背景下,「民族自治」俨然成了一句空话和口号。现实是由中共(汉人)制定政策和方针,由藏人去实施和推行,把汉人一套强加给藏人,这已经背离了藏人的意愿,说是「民族自治」,完全是徒有虚名。说得是一套,行得是另一套。允诺的是「民族自治」,给出的却是中共规定的脚本,哪还有「民族自治」可言?
达赖喇嘛提出了解决西藏问题的方案:中间道路,指的是在解决西藏问题的过程中,西藏人既不接受西藏在目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处的地位或状态,也不寻求西藏的主权独立地位,而是取中间路线,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范围内,寻求整个西藏三区施行名副其实的自主自治,核心是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与民族特性的保护、延续与发展。

来源:前哨月刊2016年6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