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2日星期五

郭飞雄两次入狱:2006至2011年第一次入狱,刑期五年;2013年8月8日第二次入狱至今,刑期六年。郭飞雄呆过6个看过所和监狱,被提审过200多次,有时是一天数次,有时是用担架抬着去被审讯的。

第一次系狱,梅州监狱和沈阳秘密关押地点辗转期间,受如下酷刑(部分统计):

1、疲劳审讯13个日夜,不許睡觉。2、戴脚镣100多天。3、被手脚穿插固定銬在木板床上42天,全身不能弯曲。4、被拔头发、搔痒侮辱达20多天。5、被黑头套,在秘密关押地点暴打。6、坐老虎凳。7、被反吊双手悬空,靠双手肩关节支撐全身的重量。8、被辦案警察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9、被与死刑犯关在一起,死刑犯威胁要挖他眼睛,不得已奋力砸破窗戶玻璃与之抗爭。10、在梅州监狱:被当着几百犯人暴打,被踢得滚下楼梯,直到犯人一齐喊停才作罢。

2013年8月8日被秘密抓捕后,在天河看守所关押两年半期间遭受酷刑:(部分统计)

1、长期吃不饱买不到吃的加餐,长年晒不到太阳,环境潮湿拥挤,关在人口超标一倍囚室,人均占地不到一平米。2、约两年半不放风,没有一分钟身体活动。3、被带黑头套、上背铐、带脚镣。手铐深陷入肉,铐伤手腕。脚镣过紧伤及血管,致左脚神经麻木数月,被法警踩伤一只脚。

进阳春监狱后,遭受过如下酷刑或虐待:(不完全统计)

1、就医权被侵害: 4月26日消息,郭飞雄断续便血一年,进阳春监狱后,口腔、咽部间断出血,郭和家人多次要求体检治疗,均被拒绝或不获同意。4月7日,郭飞雄住进阳春监狱医院, 19日大量便血,见到狱警站立都困难,行走不稳。郭入监狱医院28昼夜,当局任其自生自灭。

2、在绝食接力声援他后,把他从4人小囚室换到更小的12人囚室。3、强制剃光头。4、 侵犯隐私权的强制肛检、全程摄录,称要公开到网络。5、要求他见到警察,要抱头蹲下象个虫子。(狱警语)6、郭飞雄绝食以后,狱方对其侮辱性小动作不断。7、扣押孩子的去信4个月。

8、受探视权的被侵害:规定家人只能一个月探视一次。葛永喜律师在接受委托后,要求见被拒绝。张磊律师的一次会见,在约2分钟时,被强行结束。9、生命健康权的继续被侵害:在郭飞雄绝食约1个月时,体重较被捕前下降约三分之一,郭的姐姐谋求见面劝他停止绝食,被横加阻拦,并于6月13日至15日,要求面见弟弟劝说进食,三次被监狱拒绝,并拦在了监狱外。

目前郭飞雄绝食61天了,他的生命体征,没有人知道。外界得不到他的消息,第20天了。郭飞雄曾说过:“在梅州监狱,我被暴打。在这里,我可能连命都没了。”阳春监狱的做法,正在印证,郭飞雄的担心,并非多余。

以上是2016年7月9日整理;以下是2016年7月21日补充。

郭飞雄受酷刑、虐待、被侵权的补充说明:

在天河看守所:

1、律师探视权被剥夺数月,郭飞雄为此有过25天绝食抗争。

2、所有书信和药品,全部被扣押,健康权被侵犯。

3、因双下肢无力,郭飞雄求医被拒绝。

在阳春监狱:郭飞雄要求:有书看、不挨打、不强迫劳动。

1、郭飞雄2月21号到阳春监狱,囚室十几个人,无摄像头,人来人往很吵,一天睡不了3小时。

2、郭飞雄变瘦,上眼睑都在下面耷拉。他说,22日那天三次坐下去,我站不起来了。他又说蹲下去站不起来。怀疑是腰椎的问题,他姐向狱政科领导反映了,要求监狱为他做检查、勿强制劳动。当时监狱方称郭飞雄有劳动能力,未答应做体检。郭飞雄说:我不会自杀。

3、郭飞雄说:一年来间断便血,或稀水样血链,到监狱以后,咽部、口腔出血,是鲜血。
4月7号入住监狱医院, 4月19号大出血。他感觉走路不稳,刘干事找他谈话时,站不起来了。 郭飞雄的病,至今未得到治疗。

4、6月起,郭飞雄被被强制灌食,一天插管两次,隔日输液。一天插管两次的做法,尤其让人不能理解。因长期绝食,可以不拔管,一个管子可用一个月。

5、约6月8日会见,家人得知,被被捕前,他体重下降三份之一。隋牧青律师发布了此消息,随后家人被威胁,再说就取消一月一次的探视资格。

6、7月21日会见,郭飞雄能走路,很瘦小,现体重51公斤。他脸变得很小,脸色呈死灰色。姐姐希望他停止绝食,并转达此亲友共同愿望。郭飞雄历数4月17日至今狱方对他的恶待,五、六十次指使同监室人用最下流恶毒的话辱骂他…他提到监狱虐待,电话就被切断。

7、郭飞雄说至少三次见警官时被强按蹲下;

8、他上厕所,有人跟着去看;

9、晚上睡觉,监室的人顶他的床,摇晃他的床使他无法入睡;

10、刘干事扣了他所有的书……要说更多时,电话被切断。郭飞雄绝食已70多天,疾病至今未得到治疗,他强烈要求转监狱。

广东阳春监狱送郭飞雄到广东省阳江市人民医院(三甲医院)做全面检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