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的爱是国家和人民不堪承受之重,爱之适足以碍之,爱之适足以害之。

爱有差等,先民后国,爱民是爱国的根本和基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才是政治社会常态。把国家放在第一位,将国家本位化,就反常了,违反了民本原则,喧宾夺主了。所以,爱国主义大不义,最容易被野心家阴谋家和打砸抢分子利用。

爱国主义者最容易沦为爱国贼,妄言恶语,胡作非为,以爱国主义的名义派发汉奸帽子,或砸破同胞脑袋,或砸坏各种财物,闹出“爱我中华,从砸苹果开始”之类笑话。

爱我中华,应该先从做一个正常人开始,然后争取做一个正人。正人君子为主流的国家,才配称为中华。而义和团式、红卫兵式、精神病式的爱法,只会让国家越来越不堪。

“即使牺牲十亿人口”之言更是洋溢着草菅人命的黑心冷血和恶意。爱国主义者总是搞不清楚战争的目的是什么。战争是为了保卫人民、吊民伐罪,岂能为了与他国一争输赢而不惜大规模牺牲人民?战争或难免有牺牲,难免伤及无辜,但那是迫不得已,有其限度。

爱国贼的爱让我想起克雷洛夫寓言《熊与隐士》:熊是隐士的好朋友。有一天,隐士在林间睡着了,有一只苍蝇不停地在隐士头上叮咬,熊举起石头,狠狠地向苍蝇砸了下去……

民本原则才能实践出爱国者,爱国主义只能教育出爱国贼。这些人建设性丝毫没有,破坏性特别巨大,仿佛恶兽,所过之处,摧残一切践踏一切祸害一切。因此,爱国主义口号越响亮,爱国主义者越多,国家越是灾难深重。

不仅义和团和红卫兵的爱是国家的灾难,启蒙派的爱也是国家不堪承受的负能量。他们鼓吹的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是通往极权主义的捷径;他们反孔反儒的立场,更是祸国殃民的大法。儒学即仁学,反儒即反仁,必然丧失仁爱的能力,所谓的爱就成了自欺欺人的无源之水;反仁是反常,所谓的爱就成了背道而驰的有害之物。

2016-7-20

文章来源:北京之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