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1——生病的艺术

Share on Google+

以往的文学作品没见这么大段穷山恶水并兜底华夏陋习的,钱钟书开了个头。以至几十年后的莫言贾平凹黄土地上的废都丰乳肥臀里的激流对钟书和他的《围城》来说,也就是三两个后尘,而已。

一路上途经南方数省就在他们即将踏上湖南的土地,孙小姐几次挣扎的坐起终因无力只能继续躺下——孙小姐终于病了,两行清泪顺着小姐紧闭的双眼流下——直吓得不知所措的鸿渐辛楣赶紧避开。

直面并擦拭女人的眼泪对女人是一种柔情疼惜,假装没看见果断走开是不为触碰的另种温堪——某种情况下女人既希望避开眼泪的尴尬又能收获异性的关注——比如孙小姐两行无助的清泪虽落地无声,但却及时的流进方鸿渐心底——若有所触的默默待启。

许多时候女人生病是一门艺术,不该生病时生了一场病必然毁了女人生病的艺术,该生病时没生出病完不成这门艺术——孙小姐这场病时间上不早不迟,程度上不重不轻,距离上没近的让人窒息也没远的听不见呼吸当然也不会闻不到美人的叹息。

所以对女人来说一场病可以终结一段千古佳话比如林黛玉和贾宝玉,也可以造成一片梦怀虚谷比如杜丽娘和柳梦梅,还可以成就一个俗界未来比如孙小姐和方鸿渐。

一场病生出一个好事,对不久后的孙小姐来说,另一场病又让进城后的方鸿渐出城——不是城外的诱惑,而是城内日渐窒息的空气——许多时候自然的人体呼吸比美人的体香更直接也更抽象,还更凌空迷迷。

2016-08-02早安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40——雁落花开):

男人间的臭味相投只能靠酒色财气至多晓拍昏案惊世撩奇,女人的楚楚相惜靠的则是彼此的月晕初赛谁更堪怜。当一个女人发现另一个女人远比她可怜,这女人内心深处会油然升腾起一股且自且得的袅袅仙气,悠悠的心迹披星戴月意竞欲掀,慢慢的弥散且就风吟,雁落花开。

阅读次数:1,2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