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所有指向男人的道口都已关闭,剩下的只能是女人的披霓。就像肖红的生死场上的男人或者死去或者逃离,唯有女人胸脯迎风抵御异族铁骑的疯狂蹂躏和无情辗压。呼兰河女子的烈性使然同时承接了她们母辈偷情的野性和天然放荡,越轨的笔触四处蔓延。

方鸿渐和方鸿渐们眼睁睁看着银行的汇票却因没有铺保即担保人不能兑现,眼下这几个男人人均饥饿到极地翻个身都递增饿感,以致大气不敢出唧怕想到饥饿都是耗神,最后睡着的元气尽失既而漫漫长夜饥饿和失眠同在,上帝且近且远。

所谓饥饿对女人或许能滋生一种特有的楚楚可人状,但对男人来说则无条件意味着意志免除斗志消亡——孙小姐第一次焕发出平生的漫天母爱只为抗饥救英于绝版深渊——通常而言女人求女人是非败即惨——孙小姐终于走进阴气逼人的妇女协会。

于是一个丑女成全了一个美女,不仅因为孙小姐身后站着一排男人——非常时期一个丑女对美女的非常关照往往包含一种千载难逢的优越态势,这样的优越尽可超越凡尘俗貌抵达灵层款曲。

男人间的臭味相投只能靠酒色财气至多晓拍昏案惊世撩奇,女人的楚楚相惜靠的则是彼此的月晕初赛可惜。当一个女人发现另一个女人远比她可怜,这女人内心深处会油然升腾起一股且自且得的袅袅仙气,悠悠的心迹披星戴月意竞欲掀,慢慢的弥散且就风吟,雁落花开。

2016-07-30美兰湖之夏

前篇:围城随想39——所谓寡妇):

男人的底线是即便自己没机会尝鲜也不能让他人轻易染鲜更不能便宜什么都不是的那厮男仆。否则得利者人间小人亏的却是天下男人志,于是赵辛楣为天下男子说建言孙小姐与此寡妇同住——理论上谁也不亏,尽管谁也没得便宜——只是孙小姐坚决不干——拒绝和寡妇共寑孙小姐不仅是拒绝一种是非,也为以后的自己不做寡妇。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