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所有文字所指皆为非具象意面泛指,本人不支持任何非自作多情的对号入座。
~老酒题记

上文本人说女人一到三十就喝中药或学会抽烟,竟引来或温和或激烈的讨伐,不知是我的文字太过敏感还是一些女性本就对诸如爱情或中药的话题太是过敏——我们一边过于麻木于某些话题一边又过度敏感于另一些话题——但有时我们的确反应过度,尽管我相信那道泉水,我依然拥抱温柔拒绝哪怕是语言或思想上的暴力。

那个理科校长高一定经营不了女人的抽烟或她们的中药问题。尽管高校长把各系主任看作各房姨太太可以任凭摆布,但老酒葫芦依然相信每房姨太太都当仁不让为本朝非暴力在野党星——至少理论上必须如此。

其实女人大可不必一说中药抽烟就认定必含贬意于是把火问盏几欲扫平酒庄——凭什么波伏瓦说得杜拉斯说得曹禺说得张爱玲说得,老酒葫芦就说她不得——本酒葫芦斗胆叩问:可以不信这一款邪门玄乎么——我突然发觉今生今世的阴谋理论不仅是左派的专利。

但我们的高松年校长永远就这么深不可测着并且自以为没人可测的继续他的“深不可”大法直达所有玄门旁听——没人知道他脑子里想过什么他喜好哪门他最爱哪个女教师的哪怕衣袖还是哪个学生妹飘忽的眼神被他锁定——但高校长总让人觉得他的谦虚像一碗豆腐或一个主义——一个让热血青年五体投地的不行也行的主义,一个让思考者连续三晚上想不出所以然的主义,一个没哪本教科书能给出答案的主义,一个怎么也拧不干的主义——所谓的。

本酒葫芦依然拒绝——一种文字的过敏或者诱惑,或者其他……

2016-08-17深夜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48——中国式理科校长):

在中国搞教育和玩政治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洗脑——学校是关起校门给学生洗脑政客是关起国门给民众洗脑——一个高明的校长貌似打开校门实则由于控制了学生的思想等于没开校门。一个了不起的政客也是——不关国门胜关国门,但却他的子民以乌有之态为领袖如痴如醉——夕阳把那面胖呼呼的旗帜描在天上——谁也看不见浅草中那道无声的泉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