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女人一到三十要么继续坚定爱情,不再坚定爱情的就学会抽烟,既不爱情也不抽烟的女人差不多都会喝上中药——那么在中国只要有女人存在中医就不会绝迹只要三十岁的女人不感到绝望我们的华夏中药就会漫山遍野的疯长。

对一个国立三闾大学校长高松年来说女人三不三十爱不爱情抽不抽烟喝不喝中药不是问题。在中国文科校长意味着官场失意被打发所至的养老归所,像高松年这样的理科校长则是个人事业的开始——一般而言文科校长基本是涂鸦本校而理科校长是在经营他的学校,就像现代政客经营自己的职业——中国式理科校长要么出自政客世家,要么在校期间模拟从政,为日后的纵横政坛预热。

在中国搞教育和玩政治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洗脑——学校是关起校门给学生洗脑政客是关起国门给民众洗脑——一个高明的校长貌似打开校门实则由于控制了学生的思想等于没开校门。一个了不起的政客也是——不关国门胜关国门,但却他的子民以乌有之态为领袖如痴如醉——夕阳把那面胖呼呼的旗帜描在天上——谁也看不见浅草中那道无声的泉水。

所谓中国,中国式理科校长太多,没他们中国教育或许真不行,有他们教育中国彻底不行,中国教育需要的是无为而治,但在中国几千年之乎教育者也师长反恰是太大有为。

但高松年依然不失为国立大学的上好一校长,一如许多个中国式校长楷模——但这样的校长一旦走出国门能值几钱——鬼知道!

2016-08-16夕照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47——幽默到七级浮):

这一曲色鲜小款若成故事虽不惊天地泣鬼神也不引人间万芳色嫉情妒,但也是小桥流水你家他家一家。所谓小国寡民悠悠况达小桥人家温款碧心,人与人之间男人和女人无时不刻的撕魂裂魄固然生死满盈,分分秒秒的清浅杯盏虽不飞雪千秋却也温水可掬,曾经的沧海虽难为水,除却的巫山,但却绣榻依云,多少年后的王菲红尘唱出“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算是唱破,捅漏。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