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7日,是郭飞雄绝食第100天。今天,中国人在世界各地,以各种形式声援和纪念郭飞雄的抗争。在美国、泰国、南京、上海、宁波、四川等地,都有街头举牌活动,或寄明信片、小额汇款、穿飞雄衫、绝食接力等,各种形式的声援和纪念活动。郭飞雄的支持者和民众,以此表达对他的关切和敬意。

在美国绝食的肖国珍律师,是郭飞雄的好友,她曾多次为坐牢的飞雄发声。而在国内进行的是四川公民杨晓冬。杨晓冬曾因穿飞雄衫,于三个月前遭到传唤。迄今,绝食接力的志愿者,已超过500人次。而学者艾晓明、记者长平、媒体德国之声,均在这两天撰文,对郭飞雄的百天绝食行动,表达敬意。时评人长平认为,郭飞雄的直接政治反抗和决绝抗争,应该得到国际社会更多关注。

南京公民史庭福,曾经是绝食群群友。今天,他在大屠杀纪念馆前举牌,声援郭飞雄。长沙公民仇英玫,则在举牌声援郭飞雄后,去祭拜李旺阳被传唤,目前不知是否获释。此前,朱承志曾到监狱探视飞雄为他存钱,但未成功,遭限制自由和驱逐。网友铁子、周杰等,因发布声援郭飞雄的举牌照片,今天亦被警方问话。周杰是接到电话,而铁子是被叫去问话。而广西的戚钦宏先生,原本今天要给飞雄寄小额汇款,在被警方问话后,表示只能改天再寄。

在泰国的杨崇、哎乌夫妇,则于16、17日连续两天,走上街头,与各国游客合影,举牌声援郭飞雄。在邀请与她合影时,哎乌曾被询问,她是否法轮功。在她解释郭是人权捍卫者后,人们均表示敬重,并很愿意合影。但她也说,这些国际友人还是很紧张,有三位婉拒了她的要求。其中一位表示,自己的妻儿在中国,因此不能合影。而另一位年轻人,在与她合影结束后,则开玩笑说,如果自己去中国,可能会被砰砰。他对着自己的头做了个枪击的动作,又做了个带手铐的动作。

哎乌表示,今天与学生的交流很愉快。但学生没听懂她的话,知道是有人绝食,但不知道郭飞雄从事的事业。她们以为他是在医院绝食,很乐意救飞雄的命,但不知道他情况的严重性。哎乌说,飞雄可能被当作了,他的印度同行莎米拉。而她没有办法,向她们说得清楚,郭飞雄的过去、现状和危险处境。当局对他的家人和律师施以高压,因此关注组能得到的他的信息,非常有限。当局从未停止占优势的舆论导向战,这使得对他的声援,陷于瓶颈状态。

今天于世文变更限制措施为监视居住,因而回家了,网友晒出他与母亲的亲密合影。因为于世文也曾绝食,并且没有认罪。因此,有民众希望郭飞雄,也能保外就医。但哎乌说,郭飞雄换监狱的诉求,至今未获同意,他所有诉求,没有一项被接受。家人和律师,8月能否见到郭飞雄,也还不知道。所以,不能因此盲目乐观。

更应当被重视的是,郭飞雄曾被三次强按抱头下蹲,并被威胁,对他实施电击。他曾目睹室友被电击得,躺在地上四肢抽搐。对郭飞雄来说,共产党对他所有的威胁,都说到做到了。因此,被电击也不是说说而已。

世界更应当询问,人们更应追问:郭飞雄的病,为什么不给治疗?对他一天两次灌食,为何不是一月插管一次?在他患病、绝食时,仍在进行的长期虐待,何时停止?夜里顶他的床并摇晃,不让睡觉的情况,何时停止?目前,郭飞雄有无足够睡眠时间?一天还睡不到三小时的情况,何时能够改善?他转监狱的诉求,是否会得到满足?郭飞雄要求有书看、不挨打和下跪、不强迫劳力,这些基本人道诉求,能否得到满足?哎乌呼吁各界,继续关注郭飞雄的未来命运。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8月18日星期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