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在中国所有城市的市长、书记中,恐怕没有比林树森对房地产开发商更苛刻和提防的了。不少房地产商巴不得他赶快离开广州,他说,“开发商恨我恨得牙痒痒。”

十年砍柴最近撰文说,兰州大学生命学院的教授刘乃发成了新闻人物,他在甘肃天祝县121具残缺骷髅被警方宣布可能是猴骨后,依然掷地有声地断定那是人骨,并且说出愿意为自己的判断承担法律责任。公安部的法医鉴定后肯定了刘教授最初的判断,舆论普遍向这位自信而敢于说真话的学者表示敬意。砍柴说,刘教授进行一项技术含量并不很高的鉴定,说出了一句很普通的真话,他如此做只是尽了一个学者的本分。回味骷髅案发生后各方的表现,十年砍柴觉得有“一丝的悲凉”。

28岁的兰州女子林鹃(化名)苦追偶像刘德华12年,以致家人为其倾家荡产,父亲准备为他卖肾。《南方都市报》、《北京青年报》、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媒体在对林鹃追星的经历表示同情的同时,也愿意全力帮助林鹃完成心愿。刘德华知道这样一个粉丝的情况后,通过经纪人批评其“不正确、不正常、不健康、不孝”。刘德华还对香港媒体表示,如果他的歌迷利用不正确、不正常、不健康的方法与他见面,他决不理会。刘德华更强调,他“最憎恶”不孝的歌迷,歌迷的家长也不应纵容孩子的过火行为,他呼吁停止此行为。有人说,刘德华给大陆媒体扇了一个大嘴巴子。

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李曙光在一次会议上说,2005年,政府共收到了3,000万份要求纠正冤案的申请。这个数字以前也从未公开过。而在刚刚开始“拨乱反正”的1979-1982年之间,要求平反的申请总数也不过20,000份。

上周,王康在凤凰电视台的“世纪大讲堂”作客,演讲“俄罗斯道路”。该节目举办数年,邀请嘉宾数百。据说,有幸到世纪大讲堂讲演的“布衣之士”只有王康和笔者二人。

4月1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大检察官戴玉忠被聘为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明星式的校长纪宝成在聘任仪式上说,邀请政界杰出领导人到高校担任职务,有利于学校发展。

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之弟、原汉口火车站站长、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刘志祥因涉嫌收受贿赂以及与当地黑社会命案有关,2005年3月被中纪委双规,近期在湖北宜昌受审。此案在中国铁道系统震动很大,据说,铁道部长刘志军要求依法办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在刘被双规前,《人民日报》曾以《百年老站新站长》为题,称赞刘志祥厉行改革,包括改革营销系统、考核干部减员增效。文章还“引述”汉口火车站职工们的话:“刘志祥是用他一身正气为人、两袖清风处事的人格魅力感染我们,激励我们的。”

鞍山市国税局的李文娟因举报单位的违法违规行为而受到打击报复。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3月27日播出《举报人李文娟》,报道了李文娟从2002年6月以来的举报经历,以及之后遭遇的种种报复和打击:两次被辞退工作,被劳动教养1年。节目播出后,李文娟的境遇并没有得到改善,不仅至今没有恢复工作,甚至比以前更为艰难,她和她的家人的“危险系数增加了”,其全家受到24小时监视居住的“待遇”。“现在我们全家的生活来源,都靠我爱人一个人的工资。”李文娟说,“我们已经不买肉食了,青菜都很少买,就吃咸菜,维持活着的状态。”

萧夏林最近撰文,“怎样向上海滩的文人葛剑雄致意”。文章说,葛剑雄在教育改革的民怨声里为体制辩护,有失一个学者的良知。葛向公众解释“重点大学为什么要多招本地生”,在别人批驳他之后,又写“讨论问题不能脱离实际情况”等不讲道理的文章,引起萧夏林的愤怒。萧说,葛剑雄曾是令人尊敬的著名学者,但是,最近两年的表现实在令人不敢恭维,葛剑雄的文章,让他又想起帮凶这个词语。看教授的文章,让人恍惚以为教授“当了复旦大学的宣传部长,或者上海市委的发言人”。

北大教授钱理群退休时曾说过一句话:我走了,贺卫方来了。最近关于中国改革的辩论会议纪要成为新闻,原因就在这两个版本里,贺卫方等人的发言有相当大的差别。“走光的”会议纪要里记载贺卫方以改革者的心态所说的很多话,其中有:“我们都有目标,这个目标现在说不得,但将来一定要走这个道路,比如多党制、新闻自由。比如真正的民主,真正的个人自由。”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