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我才唱罢你下场”加上“你才捞罢我上场”,就是今天中国式社会主义社会里媒体和官场的双无耻,也是最具有中国式特色的黑色幽默。

北京市因刘志华下台、张茅调任国家发改委,丁向阳和陈刚被增补为北京市副市长。“你才捞罢我登场”,锣鼓喧天,十月十日终于出现高潮。在市长王岐山的“介绍”下,丁向阳和陈刚首先和北京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见面”,随即王岐山对两人做了“说明”,随后经过“投票”,这两人便被“任命”为副市长了。

其实,丁向阳和陈刚要成为北京市副市长,早已由中共中共内定好了,风声也放出好几天了。现在居然还要装模做样的跑到市人大去“见面”、“说明”、“投票”和“任命”一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虚伪的闹剧、更不要脸的骗局吗?

凭什么当副市长?丁向阳因为是硕士,“有丰富的国家部委工作经验,先后在国家煤炭部、能源部、国家经贸委、国务院办公厅任职。政治素质好,为人正派,熟悉宏观经济,改革创新精神强,处事果断,工作有魄力。”陈刚“开拓能力强,在其主持下,北京完成了城市总体规划修编和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等规划的制定。”

但发表就职感言时,丁向阳却表示,做为北京市的一名副市长,“我深知自己的知识、经验、能力与新时期发展要求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会更加努力。”而陈刚则说:“我还有很多不足之处。”北京市人民和全中国人民几十年来都是如此,永远被盲婚哑嫁,明知对方是地痞流氓梅毒患者,也无法被奸汚、被糟蹋的恶运。

至于指望“与要求还有差距”的丁向阳、“还有很多不足”的陈刚会成为“廉洁奉公、依法行政、尽职尽责,尽快适应工作,努力成为一名合格的副市长”,多半也是妄想,因为正面的例子几乎没有,而反面的例子却不胜枚举。

因房屋地面塌陷,北京市回龙观一小区居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今年3月17日下午4时许,副市长刘志华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专程前往小区慰问,并要求施工方尽快解决此事。“对不起了,让您这么长时间没有房住,岐山市长和我都很重视此事……”这是当时刘志华副市长的原话。居民岳先生完全没有想到公务缠身的副市长,会为他这样的一点小事而亲自来表示歉意:“刘副市长来后,我真的感觉老百姓的心和政府紧贴在一起。”

赞歌犹在耳边,对刘副市长感激涕零的北京老百姓很快知道了:原来刘副市长的心和女人、和金钱贴得更紧呢。更可笑的是,一班马屁虫开始吹捧丁向阳了。

一位北京市发改委“相关人士”——什么相关?政治相关、经济相关、血统相关,还是派系相关?高度评价丁向阳的用人思路,例子是去年五月份,北京市发改委面向全球公开招聘五位奥运经济专家,并开出五十万元年薪的高价。请问:这五十万元年薪是怎么样算出来的?经过专家论証了吗?经过人代会审议、批准了吗?再请问:这叫什么思路?这叫大手大脚,这叫仔卖爹不心痛的败家子!

丁向阳和陈刚会不会步刘志华后尘?例子不胜枚举。党和人民的喉舌对他们口吹捧还靠不靠得住?《新华网》2006年10月13日就有《武汉中院两任院长前腐后继,继任者边反腐边违纪》报导,可以作为典型的例子。

话说2002年,武汉中院十三名法官和四十四名律师涉案,被当做司法系统典型的“腐败窝案”而震惊中国司法界。因为涉案人员中,包括了当时武汉中院常务副院长、副院长,三名副庭长、七名审判员、书记员等。

2003年武汉市人大一次会议上,周文轩临危受命,“当选”为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他请来全院60多位法官的妻子,对她们说:“为了法官的清正廉洁,为了家庭的幸福,大家不妨在家里学学电影里的河东狮吼,当个好妻子。”可是三年之后,这位高调反腐、痛陈“红包”危害、语重心长地告诫每位领导干部和法官以及他们妻子一定要慎权、戒贪、律己、修德的周文轩院长,不仅自己被双规了,连他的妻子也被带走了。

但是,此前的4月19日湖北省中级人民法院院长会议暨先进集体、优秀法官表彰大会上,武汉中院还荣登全省十个先进法院的榜首。《湖北日报》还以《不信东风唤不回——武汉中院创全省先进法院纪实》为题,吹捧武汉中院党组“历经三年取得非凡成绩”,胡说获奖是对周文轩院长的“高度肯定,也是对武汉中院全体干警的最高褒奖!”

这又成就了最具有中国式特色的黑色幽默:“我才唱罢你下场”。于是,“你才捞罢我上场”加上“我才唱罢你下场”,就是今天中国式社会主义社会的双无耻。

2006年10月11日初稿,12月25日改定于流浮山雕虫斋

作者文集200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