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声明不参加政治,可事实上法轮功群体呈现的力量不折不扣是中国第二大党。特别是王文怡女士,白宫草坪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大有共产党管内政、法轮功管外交之势。天灵灵,地灵灵,出国门三尺有神灵,那神灵就是法轮功人士围追堵截的抗议声浪。

有人说海外法轮功的抗争有点儿过,我不这么认为。他们的抗争手段难道比中国政府对待他们的手段还过吗?真正过的是政府加给他们的遭遇。几年来他们海外抗争,绝对的和平、坚忍、非暴力,不屈不挠讲真相,除了讲真相,没做别的事。比如他们没有围殴过中国驻外使馆官员,更没有暗杀过他们,没砸过使馆的汽车玻璃,没拔过使馆汽车的气门芯,没扎过使馆的汽车胎,没往使馆大门上投鸡蛋、摸狗屎。我在华盛顿中国使馆和纽约中领馆门口见过他们,打坐抗争,风雨无阻,真的是够克制,可歌可泣。

三月份在日本碰到一位华侨,他很佩服法轮功的抗争行为,说法轮功给中国人争得了尊严。我问他此话怎讲,他说过去共产党无论收拾谁,都是一收拾一个准儿,没有任何反犟的浪花,可是法轮功改写了共产党的纪录。看来共产党不仅拿不下法轮功,反倒可能把自己老命赔进去。不是吗?设想一下,如果不镇压法轮功,现在共产党哪有什么天敌呀?六四一页几乎让他们给全翻过去了。这下好了,誓言消灭法轮功,共产党从此天下多事矣!

五月五日《大纪元》网站“今日头版”栏目有三条消息耐人寻味。第一条,五日上午,有五十多位访民,约定分五批汇聚在天安门广场孙中山像前散发传单,在到达预定地点之前悉数被抓。第二条,三日上午,四十五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聚集到北京,举行“维权万里行”活动。行至长城八达岭,遇到很多外国游客,他们开始撒传单、喊口号。八达岭派出所迅速出动,将他们全部拿获。

第三条消息的标题是“追查国际拨通江泽民电话告之罪行”。正文内容大体是,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获悉江泽民五一将游泰山,在最短时间内将其定位在青岛八大关宾馆。两名调查员于北京时间2006年5月4日约21时25分至50分之间分别直接拨通了江泽民房间的电话。部分通话记录如下:

“你是江主席吗?”

“是的。你是谁?

“我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代表。你迫害法轮功犯了‘群体灭绝罪’!”

江挂断电话。再打,江接起一听找他,立即挂断。再打不接。北京时间22时多,青岛专线局的人被连夜找去,为他换了房间的电话号码。

我们无从知道八十多岁的江泽民听到这个电话之后的生理反应如何。是像当年听说法轮功围坐中南海时那样警觉,那样雄心万丈——“要亡党亡国的!”“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还是两股战战,心跳如捣?

这条消息最后说:“追查国际承诺,誓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者,特别是策划和执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恶者追查到底、绳之以法。追查国际再次表示,无论作恶者逃到哪里,也有决心、有能力将之绳之以法。”

访民是行政不公正和司法不公正的产物。共产党从建国起就一直在制造访民。江泽民执政十多年,访民的数量达到顶峰。历代访民用尽心机,希望他们的身体和声音尽可能地接近权力中心,等待他们的却都是被抓被关的命运。可是法轮功人士技高一筹,他们誓言追查迫害者,并且居然能把电话打倒江泽民的房间,居然能在白宫草坪对胡锦涛喊话。这在访民看来,简直是比登天还难。难怪有中国人说王文怡为他们出了口气。

五月二日我接受台湾中央广播电台采访,主持人杨宪宏先生提及蒋经国的一件往事。台湾开禁前,蒋访美曾遭枪击。此次暗杀未遂,但对蒋经国内心震动非小。后来台湾政治开禁,与这场有惊无险的经历不无关系。原先蒋或以为他有世界上最严密、最安全的保密、保镖保障,而实际上对于政治人物而言,最安全的保障可能就是自己的行藏。极权政治家的狗命经不得百密中的一疏。

节目中谈起王文怡对胡锦涛喊话的“后遗症”。胡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像蒋经国那样由内心震动导致政治开放,还是变本加厉,把江主席开创的迫害法轮功的事业继长增高地进行到底呢?我们拭目以待。我说:我相信,并希望,胡主席能选择前者。世上本不存在绝对安全的洞穴,哪怕是白宫总统府那样的禁地也可能遭受蓄意的攻击,哪怕是江主席临时暂住的宾馆房间号码,也可能泄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最安全的策略是不要制造太多被逼急了的兔子和太多惦记你行踪的贼子。

2006年5月5日星期五北京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