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用实际行动纪念,昨天写了“六四我要到天安门广场朝圣”,表示我自己要做的一个小小的行动。去年为了纪念六四我到过广场,今年还要去,明年还想再去。

纪念六四的实际行动一定会有多种多样的方式。在这方面,要发挥众人的智慧,关键要从自己做起,北京人六四去趟天安门并不费事,香港人可以自由参加每年的烛光悼六四晚会。

一个朋友去年告诉我,六四夜他在自家的阳台上点了两根蜡烛表示纪念。

这使我想起了,七年前北京大学研究生江绪林,2000年6月2日他在校园贴出小字报,表示要在6月3日晚上8点到三角地点燃11根蜡烛纪念六四11周年,他写到:“在夜晚来临的时候,燃起第11根蜡烛!来吧,我们一起来,我没有蛊惑你们,我一人走在你们的前面,承担我的责任。”(见《脊梁》第370页香港出版)

江绪林后来果然按时点燃了蜡烛,6月5日他又贴出了文章,题目:“一切从北大开始”,他认为应该”付出切实的,目标明确而慎微的,坚韧而长期的努力□。他还说,“这是至关重要的”。

江绪林同学的精神令人钦佩,我们应该切实地考虑,采取哪些可能的行动纪念六四。

行动在很多时候比言论更重要,清华大学的校园中有一块刻石,上有“行重于言”四个大字,是清华校友在70年前送给母校的。

今年我们要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自由化行动问题越来越重要。

清明节可以悼念故人,为何不可以藉机悼念六四英烈呢?如果送一个花圈,注上悼六四英烈的条幅太显眼,那为什么不可以先送一朵小白花,或者送上一个白字条写上:“悼念为民主牺牲的英烈”,或者只是到烈士陵园去表示一下心意。

悼念六四,重在行动,除了写文章,理应考虑其他的,切实的,可以调动众人的行动。@

2006年6月2日于山东大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