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用语言学会会长陈章太在《汉字简化方案》发布50周年记者会上披露说:“据联合国一个决定,从2008年后联合国使用的中文一律使用简体字。现在是两种文本,繁体字和简体字都有。”这个消息经过媒体报道后,网上马上出现了为繁体字请命的签名运动。但联合国发言人布伦登·瓦尔玛说:“联合国并没有同时采用简体字和繁体字。我们看到媒体报道说,(联合国)将在2008年改用简体字,这是不正确的。我们已经在使用简体字了。”

陈阿扁于五二○就职6周年当日赴白沙湾净滩,以成语“罄竹难书”来推崇义工的精神与贡献。第二天,教育部长、名学者杜正胜被在野党立委询及此事,他以“用尽所有的纸张都写不完”来注解阿扁的话,教育界一片哗然,立委李庆安就对杜正胜说:“谢谢部长!你对教育的贡献,真是罄竹难书啊!”这位许倬云的高足后来再次引经据典阐释为自己辩护,行政院长苏贞昌批评他说:“不要再勉强硬拗了。”

前不久,教育部和国家语委公布了《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在这份报告中,首次公布了网络语言使用频率排行榜,根据国家语言资源检测与研究中心对7所高校2005年的网站BBS用字统计显示,“顶”(支持)位居第一位,出现频率为23.02%,也就是说网民每说5个字,就有一个是“顶”。

5月22日,正在北京访问的默克尔,除与国家领导人胡、温会谈外,还在德国驻华大使馆会见了陈桂棣与吴春桃夫妇。陈桂棣说,默克尔很想听一听农民的声音,她想知道实情。

准格尔旗是我国西部地区3个跻身“全国县域经济百强县市”的旗县之一,却长期难以摘掉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穷帽子”。准格尔旗发展和改革局局长陈文俊说:“准格尔旗城里灯红酒绿,农村却很凄凉,不通车、不通电、点柴油灯的很多。有些地方村民们吃的是旱井贮存的雨雪水,有的甚至连旱井水也吃不上,到十多公里以外拉水、花钱买水。”

翟玉颋在自己的博客上贴不了文章,他意识到:虚拟世界的生活其实很现实,汉语江湖的刀光剑影,都逃不过过滤器的眼睛。他到另一个网站开博客说:“此处其实是新开的不稳定二房,如果再出问题,就准备三次置业。相当年专制社会,有点能力的男人谁没有个三妻四妾?更有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在新社会婚姻制度下无法体验的多房快感偷情滋味,这次倒是一并在网络上感受到了。”

前不久,教育部高校学生司负责人对外发表谈话,他认为应把大学生定位为普通劳动者。他说:“大众化时代的大学生不能再自诩为社会的精英,要怀着一个普通劳动者的心态和定位去参与就业选择和就业竞争。这需要广大毕业生尤其是家长更新就业观念,调整就业期望。”有人在网上问他说:“你愿意你的子女做普通劳动者吗?”

5月24日,国民党中常会通过关于《中央日报》停刊的提案。这份有79年历史的党营报纸,因长期亏损以致资不抵债,倘无人接办,将于6月1日起停刊。国民党主席马英九表示,《中央日报》本年首4个月平均每月亏蚀844万元新台币(约204万港元),国民党中央实在无法维持补助。他对于党报停刊表示心情沉重与不舍,但他强调说:“只有务实才能生存。”

5月25日,合众国际社记者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说:“大部分时候我提问题用英语,因为这是我母语,但是关于中国的文化,我试试看用汉语。”他说:“中国的文化不是只有中国人的,也是世界的。要保护老北京,现在很多人都说‘China都拆了’。”他问文化部部长孙家正:“为什么中国没有whdgm博物馆?”

5月25日,北京市出台新的信访条例:信访人不得在非信访接待场所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请求;不得在国家机关办公场所及其周边、公共场所非法聚集、滋事,围堵、冲击国家机关,拦截公务车辆,堵塞、阻断交通,或者以自杀、自伤、自残相威胁。有人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而今,信访者死的心都有了,刑事责任又能起到怎样的作用呢?这样不得以死相威胁的规定,是否可以理解为,法规要让信访者真死,而不是假死呢?“行文至此,热血已冷。呜呼,悲哉,我国家!悲哉,我人民!”

乒乓球运动员陈杞因在日本的比赛失利后摔拍,受到国家队的严惩,被下放农村劳动。从未干过农活的陈玘锄地、喂猪、摘黄瓜……“2个小时锄下来,比训练都累。”中国男乒主教练刘国梁表示:“如果去看他,千万别给他带什么好吃的。”陈杞在完成处罚后,回答记者提问说:“这次我是真正体会到了农民的辛苦,才知道自己的生活环境是多么的优越,以后我要倍加珍惜幸福的生活。要打好比赛,为国争光。”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