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谈“我没有敌人”

Share on Google+

甘地

“我没有敌人”这是刘晓波在监狱里说的。我不去怀疑刘晓波说这话的动机。我只看他说这话的效果。人之高尚与卑劣的起心动念是很难区分的。

现在一些人怀疑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甚至翻他不光彩的历史怀疑他的人品。我想这些都是没有多少必要的。甘地提倡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依然会有人去怀疑甘地的动机。最后甘地的非暴力被暴力解构了。这实在是很可悲哀的事。我们只需要看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所能起到的作用和效果,至于甘地有什么个人目的,是不是想出名想得利益那都是些小问题小枝接。刘晓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否就专想出风头得诺贝尔奖其实一点都不重要。他确实发起了《08宪&章》运动。他做事了!这就行了。不就一个诺贝尔和平奖么?如果你确实为中国的民主转型做了实际的事起到了好的效果,民主化后人民也可以选你当总统。

我们实在不应该用敌人的思维去反对敌人。到最后其实你也搞不清你是要反对别人呢还是反对自己!放下屠刀的必获得救赎。刘晓波说他没有敌人。我对他表示钦佩和理解。我们追求自由民主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在民主的框架下消除敌对思维达到和谐共处么?也许有人又会说这是“五毛”了。我们总是容易简单地去理解反驳不同于自己观点的人。我们追求自由民主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不要被人轻易地扣帽子么?

刘晓波说他没有敌人。那仅仅是他个人的陈述。他并没有说这世界根本就没敌人。我也依然认为自己追求自由民主没有私下的敌人。自由民主的事业是光明阳光的事业。我们没有必要带着仇恨去追求。我这里也依然不是说这世界就没敌人。如果在追求自由民主的过程中我连饭也吃不起房子也住不起还要处处遭受打击迫害,除非我是圣人,当然就会有敌人。这个敌人无非是具体和抽象的区别罢了。

吃饱了饭穿暖了衣有车开有房住又没什么迫害地追求自由民主说自己没敌人当然轻松,但如果是饱受磨难吃尽了苦头还说自己没敌人。那我就佩服了!我想中国的民主转型的关键就是放下敌对思维。这个敌对思维当然是提倡阶级斗争的那一方先放下最好。实在没办法那些追求自由民主但没怎么受迫害的人放下敌对思维做个榜样也不错。刘晓波便是这样一个榜样。(我认为他的坐牢也不会受什么迫害,日子也还不会太难过)。那些饱受责难利益人身都受到伤害的自由民主斗士,我们只能奢望他在宗教的宽容下放下敌对思维了。愿天保佑中华大地有这样的人出现吧!

谁是民主之敌呢?我在想这样一个问题。这个敌人是单个的人么?还是一个利益阶层?民主当然是人民行使权力管理国家。那么谁又能脱离于人民呢?我想来想去也没觉得人们追求自由民主会有什么民主之敌。我只认为有一个一个单对单的敌人。比如张三是李四的敌人,王五是孙二的敌人等等。如果仅仅是体制机制出现问题,那么我们只要去改变完善或彻底更换体制就是。那些看到体制有问题的人去修改完善或彻底改变体制当然就没有敌人。

“我没有敌人”如果越来越多追求自由民主的人能说出这样的话,中国和平理性的民主转型就能完成了。我想和解式的民主也是最好的,当然主动权掌握在执政者的手中。虽然在专制之下谁都可能是受害者,却总有心存侥幸的人想守着自己既得的利益死也不放。谁在制造敌人谁就将被历史的洪流湮灭。相信自由的力量相信理性之光放下敌对思维吧!

另外“我没有敌人”往往被理解为懦弱放弃斗争无条件妥协等等。我想这是非常要命的!历史奈何总是在紧要关头左压过右循环往复?《08宪章》和平理性追求民主转型的人应该承担起更大的责任,以更大的勇气去推动中国的民主转型。

阅读次数:1,9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