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拉梅朵:碗

Share on Google+

家里老是这么乱,妈妈的针线、算命书乱七八糟地散放在沙发上。平时和周末也没什么变化。她现在还把自己当成七十年代老毛时代的人,开心了就唱革命歌曲,不开心了也唱革命歌曲。一副江青的鬼样子。其实,我也不知道江青是谁,也是她告诉我的。她说江青可凶了,根本不像女人。

“妈,你骂人的时候就像江青!”我学她的样子,翘起二郎腿,一边看书一边说话。

“我?!你敢说你妈是江青!”话音刚落,妈突然变得温柔起来了。她说:

“妈比她漂亮多了。”

我撇了撇嘴表示同意。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7,7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