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劼:一个叫做王天兵的文学白相人

Share on Google+

因为工作关系,偶然在网站在看到一个叫做王天兵的人,疯了似的跟许多文坛上的芸芸众生侈谈巴别尔,纳博科夫,俄罗斯文学。匆匆流览一遍之后,总算领教了当今的中国文坛进化到了什么程度。

这可能又是一种中国文学界的时髦,几年前,曾展示过刽子手如何杀人(莫言的《檀香刑》)。如今,人们开始以十分优雅的语气,谈论巴别尔。一如十来岁的小女孩,张口就是梵高。那个叫做张悦然的文学神童,据说就是这么练成的。把王天兵吓得赶紧恭维道:张悦然尖丽的小说仿佛在高叫:“所有的事我都已知晓”。

这可是连上帝都不曾夸过的海口。好在还没来得及读一下张悦然的神童小说,否则会感觉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了。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还能活下去么?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2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