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便意来得突然,我不假思索地解下裤子开始排泄。快感像一束闪电,迅速从脊椎传遍全身,直至肢端。如今很少有机会得到这样的愉悦了,即使射精也很难做到如此的简捷而纯粹。所以定时凝神于排便,满足于粪便所带来的高潮,并发出恣意的呻吟声,已成为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精神享受。其实它更应算是肉体上的享受,对此,我总是难以区别。我的智力不允许我做无谓的研究。再说我也没有时间,因为我很快意识到这不是在厕所,而是在电影院的座位里。屁股接触到的不是光滑的坐便器,而是弹簧椅套的粗糙帆布。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