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置身真实,完整地说话——读《诗与坦克》

Share on Google+

《诗与坦克》这个书名会让你永远记住,它像一方界标,显示一个时代。凡经历过的人,对之都不会陌生,它会让你想到王维林只身拦截坦克车队,想到捷克少女将玫瑰花插上侵略者黑洞洞的枪口。独立笔会编辑这部书,将此作为标题,寓意是清楚的。它提示我们的时代,提示真实,也提示人的精神和道义。

前几年,我在某大学教课,一位汉学教授和我闲谈,说:“现在中国挺自由了。你们诗人写诗,没谁干涉嘛。”“但是别及政治”,我是客人,不想争论。教授常去中国讲学、考古,他的中国和我的中国不一样。黄翔、师涛、廖亦武、杨天水、欧阳小戎等诗人的许多作品并不能发表,郑义的书不能出,万之的剧也不能演,也还有诗人作家在狱中。我在六四写的几首诗,至今也还存在国内某个角落。一个是逃亡的人,一个是被邀请的人,差异悬殊。这位我所尊重的学者,他没意识到,他在中国实享有优待和特权,像许多“老外”,在涌起的楼群之外,他没看到中国的另一面。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6,4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