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恋爱中与恋爱外的人喝来,自然味道迥异。同为颠连沦落人,我和她这么对饮,倒喝出一点共苦相怜的意思,尤其是在这春风不度的摇红烛影里,受罪于周遭蓬勃洋溢的盎盎欢情。她话不多,烛泪像是在替她诉说着什么。女人失恋,必也失眠,此时睡眼惺忪,加以可能又戴了尔时刚面世的博士伦,一双凤眼直勾勾、朦朦胧看人,像是释放无限柔情似水,一波波荡漾开来。再斟再酌,更有些醉后海棠轻带雨的味道。

一阵抽搐,她心力不支,顿然昏厥,整个身躯如比萨斜塔一般向我扑来——颓败的凌厉与无助近乎标准的影视动作。我受宠若惊,惊魂未定,她已啜泣嘤嘤在我玉楼,俨然以小生为不二之选最佳哭墙。天降大任,义不容辞,我自岿然不动,心窝承负的却像是比肩窝还多。不知不觉我已在本能地摩挲她的头发,尚有香波余香——薰如暮春里随风流窜的隔墙月季——一面悄声低语,款款抚慰受伤的心,条件反射或多于骑士精神。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