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汽车上

顾己虽自许,心迹犹未并。

——谢灵运

之壹

嗨!雨下到过这里。
……清醒的槐树,
一路哭过来。你难免
旧账新算?跌宕水洼,
敷衍暧昧主观。

我赶早去偷懒,
车内有个大梦觉。
镰刀女郎,时髦如观音。
到静安庄,夹袖递来
敲打木鱼的接力棒。

车外下了整夜猫狗,
皮毛黏住下水道。
嗨,借你一点踉跄,
在前年的海府路,台风后,
续上点鱼趋鱼步。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