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中国间谍在美国

四年前,当时任联邦调查局反间谍部中国科负责人的克里斯亲自坐镇在休斯顿fbi分部,指挥了代号为“ststrike”(最后一击)的搜捕行动。行动前后共投入了六十二位精明强干的联邦调查局探员,从开始到抓获嫌疑犯共持续了四十九小时三十二分。这期间克里斯总共打盹迷糊了不到两个小时,当他听到对讲机中传来“touchdown”(火箭落地)的暗语时,长长地松了口气,用汗淋淋的手抓起内线保密红色话机直接和一直等在华盛顿fbi总部的局长通了电话。后来他才知道自己的电话让联邦调查局局长一度为难,因为当时是凌晨三点,联邦调查局局长不知道是否应该立即叫醒熟睡中的美国总统,好让总统和他一道分享抓获中国国家安全部首次派遣的间谍的喜悦。

四年后的今天,“最后一击”行动中的猎物,中共自一九四九年建国以来的唯一一位被抓获的秘密潜伏在美国火箭发射基地休斯顿收集情报,策反华人科学家的中国国家安全部间谍建国?李,代号“小江西”的家伙,仍然神态自若,边赞扬美国咖啡的味道,边和审问他的fbi专家谈笑风生。

隔着单面镜子,联邦调查局副局长克里斯两手支着腮帮子,若有所思地看着小房间里的李建国。现任反间谍中国科科长,和克里斯一样有着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爱尔兰人路易,站在旁边,耐心地陪着上司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已经有半个小时了。

四年前,代号“小江西”的中国间谍被带到克里斯面前时,克里斯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年中国的经济突飞猛进,人民生活开始改善已经达二十年之久了,可眼前的这个中共间谍就算童年时经历文革而营养不良,那么后来效忠中共情报机关后也应该部分补偿回来了吧?再不成,在富裕的美国潜伏了多年,是否买到了有价值的情报要等审问后才知道,可美国的食品特别是那些让你几个月内长出一身横肉的垃圾食物不是很便宜的吗?!

可眼前这位中国国家安全部的间谍显然患有营养不良综合症,加上那张好象很久没有见过太阳的白里透青,青里带黄的脸。克里斯当时就有两个疑问:一是难道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经费如此紧张?又或者他们真如此严格要求自己的情报员艰苦奋斗,节衣缩食?如果是后者的话,就真是可怕!不过,这家伙多年“潜伏”在美国,难道他真象字面的意思一样,挖个地洞“潜伏”起来吗?不然那脸色怎么好象八百年没有见过阳光似的!

这两个疑问只是一闪而过,四年中再也没有出现过。不过四年后的今天看着坐在单面镜子那边的小江西时,那两个疑问又突然闪过克里斯的脑子,天啊,四年来,这个中国间谍的变化可真是大呀!

四年前,两位高大的联邦调查局探员把仿佛刚被从洞|岤中拖出来的小江西安放在克里斯对面的凳子上,那小江西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皮包骨的身体浑身哆嗦,裤裆尿湿的一块上沾着泥土,嘴巴半张着喘气,身体虚弱得好象只要一倒下来就会一命呜呼似的。克里斯不得不示意两位探员站近点,以防中国间谍坐不稳,当场摔倒。出于职业习惯,克里斯当时并没有对眼前这个只剩下半条命的中国国安部派遣的间谍掉以轻心,他强忍着内心的激动,尽量装得平静。二零零四年五月六日,据可靠的消息来源称,中国国家安全部早已经把自己最重要的“asset”(资产)指派到休斯顿附近潜伏下来。据报,潜伏特务的目标是和中国宇宙航天、火星探测有关。联邦调查局获得消息后,非常重视,全力以赴,克里斯停下手头审问基地恐怖份子的工作,亲自到休斯顿指挥“最后一击”。

在搜索位于休斯顿北区流浪之家星云公园的流动住屋(汽车拖带的住屋)时,在一个肮脏的车箱里发现嫌疑犯李建国躲在一张桌子下,当时联邦调查局探员如临大敌,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浑身发抖尿湿了裤子的中国间谍拉出来。据一位探员事后回忆,那间谍浑身哆嗦,竟然象小孩子一样拒绝从桌子下钻出来,但当探员们把他硬拉出来后,那中国人脸上突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表情,那表情仿佛是宗教故事里才会出现的,就好象佛教中一个人突然修身成了正果的那种表情,又仿佛耶稣蒙难时那表面平静内里却含义丰富的表情!

克里斯经历了自己从事对华反间工作后最激动人心的时刻。1999年,为中国工作的核子武器科学家美国公民李文和被起诉;2003年,洛杉矶长期为中国国家安全部提供联邦调查局绝密消息的中国双面间谍,或者还可以加上一句中国se情间谍陈文英落网;此后不久,为中国输送敏感技术,伪装成民主斗士的美国永久居民高瞻女士被判刑六个月——这还不够,对了,他们都是华人华侨,美国有些白人甚至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爱尔兰人也有可能被中国国家安全部利用甚至收买了,变成了中国东北冬天的大白萝卜——“白皮红心”。联邦调查局适时推出了中国间谍新产品:美国国防情报局为中国提供情报的白人ronaldoontaperto(马隆德)于2004年初被国防情报局开除,并正式接受联邦调查局秘密调查。克里斯想,美国人民这下子应该清醒了吧,中国国家安全部在美国发展间谍是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的。

然而无论是民众、媒体,还是白宫国会都并没有满意和满足,很快,华盛顿流传开来的质

问传到了总统和联邦调查局的耳朵里:中国国家安全部真那么利害吗?他们发展这么多美国人或者美国永久居民成为中国的间谍,可是从一九四九年到现在,怎么不见抓获一个国家安全部派遣到美国的间谍?如果他们不派遣间谍过来美国,那么那些被收买发展的间谍又是被谁收买发展的?是如何被发展的?难道都是请回中国发展,或者通过电话联系就搞定的?

哈哈哈哈,克里斯忍不住在心里激动地放声大笑,“现在我来给你们答案,我的局长和总统先生!”他在心里这样说。同时,连忙看了一眼眼前刚刚被捕的中国国家安全部秘密派遣到美国开展间谍发展工作的小江西,仿佛害怕那家伙听到自己心里的笑声和自言自语。

然而,就在这一瞥之间,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个刚才吓得屁滚尿流的小江西这时虽然仍然没有停止哆嗦,但内心显然已经镇定下来。克里斯是透过小江西那小三角眼观察出来的。这人不简单!必须打铁趁热,现在就审问,不能让他缓过神来!克里斯想。

“李先生,我们现在以间谍罪秘密逮捕你!根据‘911’后公布的国家安全法,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我们有权秘密监禁你,甚至无限期!”克里斯加重了语气,不过他知道让眼前这个人招供可能要不了一两个星期。真遗憾,那不是没什么乐趣?!

那个小江西已经平静下来,只是那该死的营养不良的手还在那里哆嗦,老是吸引克里斯的注意力,让他无法集中精神。天啊,这家伙该不会是个超级老手吧?他该不是故意不停地哆嗦那手,来转移我的注意力吧?不过,没有用的,根据已经是联邦调查局探员的华人大卫田提供的确凿证据,以及经过互联网上的取证,小江西任何抵赖都已经是毫无意义。

“李先生,我不是请你来和你争论你是否是间谍的问题,请你听清楚我的话,因为那个问题早就不是问题了。我们今天是根据美国国家安全法律,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严重损害美国国家利益的间谍罪名逮捕你。你不必否认你是中共间谍,因为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现在是时候告诉我们你都干了些什么间谍活动?最后我们会告诉你,是否判你死刑,还是判你终生监禁!”

说到后来,克里斯不觉加重了语气,因为他突然有些烦躁。眼前刚才还尿湿了裤子的中共间谍怎么转眼间变得如此镇静,如此有条理?刚才自己还可以透过那三角眼看进他的心里,现在那三角形的小眼睛好象尖刀一样逼视过来,仿佛看进了自己的心里!

那个叫小江西的开始用蹩脚的英语为自己辩解,克里斯不得不经常打断他,算了,开门见山吧。

“李建国,你不是一名普通的偷渡客,你更不是刚刚到美国几个星期,我们已经搜出了你这些年在美国各地使用的伪造证件。还有,如果你几个星期前才偷渡来到美国的话,哈哈,那几年前在华盛顿买黄|色录象带的一定是你的影子了。哈哈,对了,刚才我们逮捕你时,你焚烧了大量的纸张,我想那大概是密码本或者没有来得及传递的情报吧——”

那小眼睛中国人对克里斯的问题和嘲讽不经意的样子,象背书一样回答问题。克里斯当时就想,眼前的中国间谍要就是智商奇高,要就是弱智的,但绝对不是普通人。看起来,有点意思。

“李建国,大家不要浪费时间了。要我读出你的简历吗?1983年进入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学习国际关系,毕业后到江西工作,后来因为成功揭发大贪官胡长青因而受到国家安全部重视。2001年开始,也就是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后两年,以及中国第一艘载人宇宙飞船成功返回地球前两年,被国家安全部秘密派遣进入美国,象盲流一样到处流浪,最近潜伏到美国航天重镇休斯顿附近,目标是接近美国nasa(航天局)三百多位华人科学家,为中国探索太空和火星获得科学技术情报——”

那小江西被戳穿了西洋镜吃惊地微微张着嘴巴,在克里斯看来很有些滑稽,不过他避重就轻地承认自己是大学生而不是农民,但是却一口否定了自己是国家安全部间谍的指控。虽然来日方长,但克里斯知道,很多间谍都是在被捕后二十四小时内招供的,越拖长越不利,所以,克里斯进一步指出:

“哎呀,李先生,不知道是否应该让你清醒一点,你现在是在和世界上科技最发达,间谍手段最多最先进的美国联邦调查局打交道,请不要低估我们的能力和高估我们的好意。我们知道你是中国的间谍,我们有证据,还有所有你在网络上通信的记录,你大概忘记了当你使用网络和朋友同学亲戚联系的时候,我们是可以看到的,那互联网本来就是我们美国情报部门发明的,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看到小江西头垂了下来,克里斯停下来。他想,今天虽然没有让他亲口承认,可是他显然已经在精神上屈服了。克里斯决定今天到此为止。

克里斯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暂停,竟然拖了三个月。这三个月里,小江西在秘密监禁下不是抗议不习惯汉堡包,就是说咖啡象苦水,或者突然倒地不起,昏睡过去,最后竟然绝食抗议。小江西反常的行为和虚弱的身体不得不迫使克里斯把审问一拖再拖。当然,克里斯当时也有自己的想法,因为假如现在把小江西案件公开,那个人目前极度营养不良的形象会得到美国人的同情,美国人民甚至会怀疑这人怎么可能是中共特务?中国特务至少也得象跑到加拿大的赖昌星一样肥头大耳吧。三个月后,小江西终于适应了美国的食品,也在让守卫多加两包白糖的情况下慢慢的喝咖啡了。克里斯看到面色逐渐红润的小江西,心想,可以进行审问了,在圣诞节到来之前结束吧!

那是克里斯第二次正式提审代号“小江西”的国家安全部派遣间谍,克里斯进入审讯室前小江西已经被守卫带到审讯室。克里斯小心地把咖啡放在桌子上,做了几个幽默夸张的动作,同时他用眼角的余光瞥见小江西一直绕有兴致地看着自己,脸上甚至不时出现会意和理解的微笑。

“你好,李先生。”克里斯科长把手伸给小江西,象中国人老朋友见面一样握了握,看到小江西几次微微张开的嘴巴,他知道小伙子很想说话,那就再次开门见山吧。大概可以过个舒心的圣诞节了。

“李先生,我想你是明白人,我们没有充分的证据是不会以间谍罪秘密逮捕你的。今天,我想你可以交代你的问题了。我们联邦调查局对于中国间谍在美国的活动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你也知道这几年我们的收获相当丰富。不过,你的情况很特殊,我很想听听——”

克里斯没有想到小江西如此急不及待,克里斯的话音还没落,他就滔滔不绝地大谈起他对“中国间谍在美国”的奇谈怪论。其间一直面带微笑,还不时看一看正在拍摄审问过程的录象机镜头

—————

小江西用并不熟练的美式英语控诉完毕后,长长舒了口气,脸上仍然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克里斯,好象一个顽皮的学生做了恶作剧还在等老师夸奖聪明一样。

克里斯大失所望,然而小江西有条有理的分析,深入浅出的说明,以及一清二楚的举例,却从侧面证明克里斯和同事们抓到了迄今为止中华人民共和国派遣到美国的最神秘的间谍!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承认,当然在联邦调查局手里,间谍招认是迟早的事。

只可惜这个圣诞节克里斯没有象先前预计的那样心情轻松,尽情享乐。

四年前,经过几个月太平洋上的颠簸航行,还剩小半条命的李建国终于踏上了哥伦布几百年前发现的这块陆地。为了不让美国人查出他到底在这里“潜伏”了多久,他避免通过假护照入境,因为美国为了防止恐怖分子,对入境的旅客都收集指模。成功秘密登陆美国后,杨文峰交给他好几套身份证明文件以及过去好几年在美国各地流串生活的“证据”。之后,杨文峰只是淡淡地说,时间很紧,老同学,看你的了!

说完这句话后,杨文峰头也不回地走了。小江西搭乘灰狗巴士到休斯顿北区郊外,在那里以800美元买下一辆大概维持不了几个星期的拖车住屋,不过他也只有这几个星期的自由时间了。当然,自由的时间不一定可以自由自在地过,他必须在这几个星期里苦练已经有些生疏的英语口语,他还得死记硬背杨文峰为他准备好的好几套供词。最重要的是,他得无师自通地调整自己的心态,让人家可以“感觉”到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中国间谍。内心世界丰富,善于幻想的李建国在那几个星期里,时而被悲壮的氛围笼罩,时而又被悲观的情绪感染,有时又陷入梦幻和现实混杂不清的状态。

那天凌晨两点多钟,突然响声四起,整个停车场仿佛被正午的阳光点燃——亮堂亮堂的。小江西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再冷静”,他整理好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擦亮一根,点燃那堆准备了好几天的草稿纸,看着火苗窜起来时,他用英语轻轻的说:“showti”(表演开始)。可是当“不许动”的吼声此起彼伏,当车箱住屋的四面和车顶的车箱板突然被直升飞机扯开时,本能使得小江西迅速地钻进车箱里的桌子下面。躲在桌子下面的小江西浑身发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尿湿了裤子,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小江西有些后悔了。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在后来的四年里,小江西再也没有害怕,再没有后悔过。当时吓得够呛的小江西象孩子一样躲在桌子下面,不肯出来,想躲多一会就算一会,最后硬是被联邦调查局的探员给扯出来的。哆哆嗦嗦的小江西出来后无意中瞥见一名探员的眼睛里充满了鄙视,这一瞬间,小江西突然明白了自己的角色,“我现在不是无业游民小江西,我是中国最优秀的间谍!”于是电光火石间,小江西完成了从一名普通中国公民质变为一名世界上最优秀的间谍的过程。记得以前杨文峰说过,国家安全部周局长告诉他,那个从普通人变成间谍的过程长则一辈子,少也得五到十年,而且大多数人永远也变不成!

虽然本能还是让小江西心有余悸,浑身哆嗦停不下来,但他已经知道自己可以把戏演下去了。特别是当他坐到那位叫克里斯的联邦调查局中国科负责人的面前时,心里“格噔”一下,哎呀,这个人怎么和杨文峰刻画的一模一样!他并且注意到那个白人虽然表面平静,但不时伸出来拿咖啡的手有些微微颤动,另外被汗水湿润的胸部起伏不定。哈哈,李建国心里笑道,原来我让你那么激动呀,看起来真不能辜负你们的期望!

交谈开始了,该死,这害怕的哆嗦还是停不下来。好吧,就哆嗦吧,让美国人看笑话,也好为我下面的话做陪衬。

“先生,你们搞错了,我想这是个严重的误会。我不能请律师?好好,我本来也不想请律师,我没有犯罪,请律师干什么?再说,我也没有钱呀。”

那高大英俊的审问者开口了,你来我往几句下来,李建国绷紧的神经开始放松下来,后来更是几乎松弛得一塌糊涂。他想露出微笑,但他知道自己的微笑比哭还难看,会让人误会的。哎呀,我的天呀,杨文峰这家伙怎么这么利害?看起来他短短几年里在北京国家安全部学了不少玩艺呀。没有想到,眼前这审问者开口的神态,语气,甚至所问的问题和讲话的内容都是和杨文峰预先推测的不相上下。

现在,李建国想,我只要象一名演员一样把我背诵好的台词慢慢说出来就行了,太简单啦!

先生,你们真的搞错了!我是一名偷渡客,几个星期前才偷渡到美国。在中国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民,我找不到工作,结果每到一个中国的大城市,我都被城市人称为盲流,我得化钱买通腐败的政府官员,搞一个暂住证——你看,作为中国人,我好可怜的,在自己的国家里,我也得办理暂住证。后来我来到福建,遇见一个和我一样的盲流,他对我说,兄弟,我们偷渡去美国吧,那里是自由民主的发源地,那里不需要暂住证,你只要踏上那里的土地就可以得到永久居留证,那里遍地是黄金呢!于是我就花费了我全部的积蓄,偷渡来美国。没有想到,你们竟然把我当成中国间谍。你们怎么能够这样欢迎投奔自己的人?不过我倒也无所谓,只要你们让我住下来,就是让我承认是中国间谍也行!

李建国虽然都记下了杨文峰设计好了的对白,但是要打持久战,杨文峰担心那设计好的对白不够用。不过,这第一次审问,李建国就发现,老同学杨文峰过虑了,他李建国已经开始自己发挥了!

克里斯忍不住了,拿出李建国的秘密档案,明确指出来李建国的大学学历,加入中国国家安全部的过程以及后来被秘密派遣来美国的经过和目的。李建国在听的过程中脸上一阵子红一阵子白,当然,这是做给他们看的,估计他们过后还要分析摄下来的录象带。说实话,对于撒谎早就不眨眼的李建国,如何做到表情欺骗并不容易。例如如何让自己听这样的简历时出现好象被人家抓到把柄的尴尬表情就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出来的。杨文峰告诉他,你就听着,然后想,天啊,我自己编造的多么美好的简历呀,我这个骗子!这样你的脸就会红一块白一块。这颜色的变化看在fbi眼里就会被翻译成:啊哈,我们抓住你的把柄了吧!

小江西听到克里斯念出自己的简历,尴尬地苦笑起来,他说:“先生,对不起,我刚刚撒谎了,可是我不是故意的,我把自己说成是中国农民,完全是想博得你们的同情。在中国,农民是最惹人怜爱的。我只是想留在美国,我确实是大学生,这没有错,可是什么加入国家安全部呀,派遣到美国呀这些,我就糊涂了。”

这时,克里斯打断了小江西。小江西听完克里斯的关于互联网的议论后,心里觉得好笑,但表面却显得垂头丧气的。他低下头,心里想,今天就算了吧,我的裤子还是湿的,我想先洗个澡。果然,看到小江西不再抬头,克里斯结束了第一次审问。

然后小江西被带到后来被单独关闭了四年的小房间。那是一栋小别墅,楼上楼下共有六间房,小江西的房间在二楼,窗子和阳台都有,但都被钢筋网网住了,房间里有厕所和淋浴设备。小江西进入房间后,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看这里的设备和环境,要是在自己老家江西的小县城,至少要处长才住得上,如果科长要住这样好的房子,那可得贪污好多年才行。

按照计划,小江西开始“不适应”。他开始呕吐,水土不服,最后开始抗议伙食不好,威胁说自己身体不好反正也是死的,不如自己咬舌自尽。fbi警卫笑着说,别瞎说了,你们中国人的老祖先最会吹牛了,一个人怎么可以咬自己的舌头自尽呢?那样自杀不是很容易?哈哈—笑声突然停下来,因为小江西“扑通”一声一头载在地上,嘴角流出鲜血。那fbi傻眼了,一边叫救护车,一边考虑自己被fbi开除后,还可以干什么工作去。

这样折腾了三个月,本来如果想玩还可以玩下去的,不过小江西有些寂寞了,整天面对那些白痴一般的守卫,他担心自己的脑袋会退化,所以他突然恢复过来。不久,高智商的审问者开始提审他了。

快到圣诞节了,这将是小江西在美国过的第一个圣诞节。单独监禁最可怕的就是失去时间的概念,如果那样的话,一切都无法控制。杨文峰教会他很多方法计算时间,其中圣诞节就是一个计算方法。圣诞节接近时,无论多么不苟言笑的西方人都会在各种场合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的。果然,从木无表情的守卫身上,小江西感觉到了浓浓的圣诞气氛。他以为圣诞节前自己不会被提审了,所以当克里斯出现在审讯室时,小江西有些兴奋,脸上立即挂上了微笑。

大概克里斯觉得让小江西这样的人招供不费吹灰之力吧,所以他显得轻松自若,岂不知这暗暗伤了小江西的自尊心。所以,当克里斯还没有说完,小江西就说,让我坦白吧!你们说我是中国间谍,秘密逮捕我,一关就是三个多月,让我吃你们那些根本不是人吃的汉堡包,皮萨饼,不给我看中文报纸,不让我打电话回中国——你们知不知道自己是在犯罪?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名中国人,向往美国的自由民主而冒险投奔,你们从政治目的出发,把我抓起来,让我承认是什么国家安全部派遣的间谍,这完全是政治陷害,政治迫害——不过,我虽然不是中国的间谍,但是我是学习国际关系的,对你们目前搞的那一套很有点熟悉,所以请你们耐心听我给你们分析一下,分析之前,我得声明,如果你们不让我把话说完,那么我就把自己的嘴巴封起来,不再回答你们任何问题。

小江西用手在嘴巴上做了个拉链的动作,看着微微吃惊的克里斯,讲了起来。讲的过程中,他会偶尔想起录象镜头,所以经常注意调整姿势以取得最好的上镜效果。

中国这些年经济发展快点,科技进步猛点,参与国际事务多点,关心自己的领土台湾频繁点,你们美国就害怕了,不是散布什么中国威胁,就是什么黄祸,在我看来简直是没事找事,庸人自扰!就拿这抓中国间谍的游戏来说吧,本来每个国家都有间谍机构的,更何况是象中国这样的大国,这正如每个国家都有娼妓一样。听说中国今年娼妓总数都达到六百多万了,对了,你们美国有统计吗?可以私下告诉我你们有多少娼妓吗?估计比不上我们国家。好好,我不扯太远,我言归正传。

虽然是外行,但如果我告诉你中国国家安全部不对美国搞间谍派遣,间谍发展的话,你们肯定不相信,搞不好还会笑掉大牙呢。就象你们美国一样,你们不对中国搞情报,派遣间谍,收买中国官员为你们提供中国党政军情报吗?当然会!我觉得无论是你们这些抓间谍的人还是我这样的研究国际关系的国际盲流,都要树立一个正确的观点,那就是正确地看待间谍派遣和就地发展间谍这问题,承认它,正视它,面对它,说白了,就是不要搞得那么神秘。

问题是,当我们都知道了有间谍这回事后该怎么办?我觉得应该是抓间谍,把间谍抓起来,然后公布罪证,晓示世人,让人们提高警惕,对不对?你们肯定同意,因为你们正是这样做的。现在的问题是你们没有能力抓中国的间谍,但是你们这些抓间谍的机构又每年花费这么多美国纳税人的钱,怎么办?中国有个成语叫滥竽充数,我这里简单解释一下,意思是——

抓中国间谍可以打击海外华人和中国的联系,遏制中国的发展势头,在国际上煽动起排华浪潮,还可以让美国强硬派死灰复燃,让华盛顿的政客们得益。但是你们却抓不到间谍,于是就滥竽充数,就象我上面解释的,不过这滥竽充数也是有指标的,不能搞重复了,对不对?好,我今天就来具体分析一下。

美国最怕中国什么?怕中国不民主?怕中国侵略美国?还是怕中国出现动乱?——都不是!美国最怕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太快,让你们西方特别是美国失去了科技优势!你可以回顾一下。对不起,你不是搞政治的,但愿让你回忆不会浪费你太多的脑细胞。美国虽然经常义正词严地谴责中国政治制度专制,政治腐败,但你们都是口是心非,说一说应付一下国际压力和美国国内的抱怨罢了,说过后,你们的领导人见了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不是一如既往的笑得比同性恋还甜蜜。可是在这一切背后,你们美国在科学技术转让,帮助中国发展改进落后的生产力上从来没有妥协过。在科学技术上,你们至少比中国先进了二十年,你们现在都还在尽力拉大这个距离,但是中国人也不是好惹的,他们奋起直追,虽然很辛苦,可是大家都不亦乐乎。一九六五年当中国第一颗卫星试验成功后,你们美国的《时代周刊》刊登的文章中有一段你们以为是最经典的讽刺文字,那文字写道:天啊,中国人是用自行车打气筒把卫星搞到天上去的!这段文字让中国当时的情报机关调查部很紧张,以为是哪里泄露了机密,因为中国人正是在艰苦的条件下,以最原始的方式,使用特制的自行车打气筒把液体原料一点点打进火箭压缩箱里的!

现在,中国人仍然在科学技术发展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艰难跋涉。不过你们大概以为白人的脑袋要聪明很多吧,所以你们怎么也不相信中国人可以进步这么快,对不对?于是每当中国有火箭发射,有卫星上天,特别是当中国人又开始探索目前几乎被你们美国人完全垄断的太空时,你们坐不住了,媒体经常出来放风——“中国人又偷我们美国的技术了”。这样的假话说多了,连你们白宫和国会都相信,人民当然也被误导。于是他们都要求你们联邦调查局抓两个偷技术的中国人出来,你们这才慌了手脚。至于后来怎么样,那还需要我说吗?

你们就抓了一名可怜的台湾移民,美国的忠实公民李文和!那人也真够老实的,被抓后很久都被fbi欺骗,不去找律师,而且还主动极积和你们配合。你们也不想一想,如果李文和真是为中国当间谍,我们国家安全部会这么弱智吗?我们早就让他找最好的律师了,哈哈——

你们把李文和关起来,一关就是一年多,指控人家四十九条罪状,包括间谍罪、泄密罪。一年多后,那老李据说被无罪释放了,你们的局长和总统都道了歉。虽然被释放后的李文和因没有人敢雇佣永久失业了,可本性忠厚的老李一出来就感叹:还是美国好!要是在其他国家这样冤枉一下,哪里还有昭雪的一日?!

克里斯先生,千万不要告诉我这只是你们fbi犯的一个小错误。间谍罪不是小罪,不用我提醒你,在美国历史上,你们没有抓错过哪怕一个或者半个苏联间谍。为什么?因为抓间谍不是游戏,抓间谍必须有非常确凿的证据,要长期跟踪取证,还要证明嫌疑犯出卖情报,和海外间谍机构联系,损害了美国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等等,所以你们联邦调查局除了五六十年代搞的那些政治迫害不算,对于抓间谍的工作还是很谨慎的,不是吗?!

然而,你们就偏偏在那个敏感的时候,在中国人拼命发展科学技术,拼命研究航天科技的时候把李文和给抓了,而且未判先定罪,并且一拖就是一年多,为什么?还要我点破吗?因为那从一开始就是你们fbi在美国政客的授意下的阴谋!你们从一开始就知道李文和根本不是什么间谍,也没有泄露机密,但是你们需要这样一个替罪羊,你们需要对李文和这样的优秀华人科学家来个杀一儆百!至于李文和是否有罪,那并不重要,就算后来证实他无罪,你们的目的也达到了。因为你们借李文和案子警告了所有华人华裔科学工作者,那警告的话外音每一个华人都看得懂:李文和无罪都可以被fbi关他一年,看你们还敢不敢——

你们联邦调查局应该对华人情况都有详细的档案,你们当然知道,李文和事件后,很多华人科学家都自动离开或者疏远敏感部门。不过你们也不是不清楚,华人孩子读书勤奋好学,长大后多回避政治,选择科学技术项目,他们长期以来对美国的科学技术发展立下了巨大的功劳。你还记得你们的火星上天后,有美国报纸报道在这个高科技项目中有三百多位华人华裔辛勤工作吗?中国本来很多报纸要报道,电视台要播放那个镜头的,可是大家心里难过,又害怕给海外华人找麻烦,于是就按下不报了。结果你们联邦调查局又来劲了,叫嚣什么:真奇怪,中国人怎么不敢报道华人在火星探测上的功劳?

唉,那不是你们抓李文和起到的作用吗?!

抓李文和取得的巨大效果让你们激动不已,于是你们开始策划另外的计划。这次目标应该转到海外华人华侨上面,最好是转移到那些极积的海外华人华侨领袖上来。可是海外有那么多的海外华人华侨领袖,他们都洁身自好,让你们搞来搞去,就是搞不出一个。总不能就这么就算了吧?你们也需要在海外华人华侨中找一个杀一儆百的目标。找来找去,最后竟然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你们找出来的竟然是个双面间谍陈文英。那陈女士一直为你们fbi工作,对自己的同胞和以前的国家也搞点间谍活动,对美国可谓忠心耿耿。你们之所以连这种为你们卖命了二十年的人也狠心下手,就是因为你们找不到其他更好的目标,反正你们借陈文英案也可以达到相同的目标,那就是不管你对美国作多少贡献,哪怕你只要还有一点效忠中国的行为,我们联邦调查局都不会放过你。

这两个间谍案子虽然最后都不了了之,但是那没有问题,白宫不会怪罪你们无能的,相反,你们的局长还会暗中受到表扬,因为你们达到了目的。这两位华人的遭遇可谓典型之极,一位是为你们的导弹科技事业贡献自己学识的科学家,另外一位更加离谱,竟然是把灵魂和肉体都交给你们的忠实线人。不过这两件事过后好象还有美中不足的地方,什么呢?

那就是这些年,中国人韬光养晦,相当低调,埋头苦干,不但获得了海外华人华侨的认可,而且也获得了很多有良知的外国人包括白人的同情和尊重。你们神通广大的fbi当然知道这一情况,于是就又打你们那阴谋的小算盘了,结果不久前,你们故意透露出美国国防部情报局的马隆德泄露消息给中国政府,于是解雇了他。这就奇怪了,作为国防部情报局的高级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如果他泄露机密给中国政府,那是相当严重的间谍罪,你们怎么会就这样解雇就拉倒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又是一起杀鸡儆猴的把戏!你们真是百玩不厌呀,只要是间谍、泄密,一涉及到中国,怎么就如此滑稽奇怪?开始都是轰轰烈烈,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让我告诉你们为什么吧,因为开始轰轰烈烈,那是要造舆论,因为你们只是利用人家作替罪羊,如果一开始不大张旗鼓地搞,等人家律师一提出来,你们就搞不了啦。所以先利用舆论,利用政府故意泄露消息的方式把嫌疑犯搞臭再说,搞臭了就取得了教育美国人民的效果了。

我的例子可以从反面证明我的理论正确。你们为什么一直秘密逮捕关押我,而不大造舆论呢?因为你们以为我是真正的间谍,迟早要彻底坦白的,所以你们没有必要先造舆论,等全部

证据收集齐了,你们就公开!哈哈哈哈,说到我的例子我就想笑,我只是想换个环境,想到你们美国来搞张不是“暂住”的绿卡,你们竟然动用了六十多个特工来抓我,把我的尿都吓出来了。你们一定以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吧,如果我是间谍的事实一曝光,那这些年你们所抓获的中国间谍简直就象中国菜的大拼盘,品种齐全了,哈哈哈——

小江西看着额头上微微出汗的克里斯,心里别提有多得意。其实只要你能够调整心态,坐在这世界上最隐蔽的监禁所里对着最狡猾的审问者聊天,和你在电脑上和聊天室里各色各样的人聊天没有多大区别,要点是冷静和控制聊天主题,该吹牛时吹牛,该诚实时千万不要诚实!

克里斯离开时,表情很严肃。小江西知道,那家伙要改变策略了。小江西有些害怕,也有些兴奋,准备迎接源源不断到来的审问。不过他非常有信心。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