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大雪
从早上开始的
一沓白稿纸
全铺到了晦暗暮色里
白天,她变成蝴蝶
翕动着双翅上的银粉
扑向小星球最冷酷的绥芬河
且急簌簌地敲打窗玻璃
她要闯进来
我翻书,地板上走动
隔着玻璃冷漠地看她
没有放她进来的意思
除非,为一首关于她的诗
但,我的稿纸暗淡着
写不下一个字迹
现在,她终于静下来
卧在巨大的夜暮里
放射着僵直的光辉

继续阅读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