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看起来敲门声一时半刻不会停下来,我极不情愿地翻身起床,缠着条毛巾,带着迷迷糊糊的表情打开门,一高一矮两个年青人站在门外。

“我们是警察,你叫杨文峰吗?”

我点点头,突然清醒了很多,“两位有什么事?”

“先回答我们,你是杨文峰吗?”高个子警察显然是因为站在门外太久而显得不耐烦了。

“我是杨文峰。”我紧了紧缠在腰间的毛巾。

“是杨文峰就好,你被捕了!”矮个子警察说罢随即向我出示了一张逮捕证。

“杨文峰怎么了,怎么又被捕了?”我不满地问。

“杨文峰不怎么了,他什么事也没有。”高个子警察嘴角上带着嘲笑耵着我睡眼朦胧一定还带着眼屎的眼睛。

“那为什么要逮捕我?”我带着挑衅的眼光盯着他问。

“因为你不是杨文峰。”高个子警察说完,仍然嘲笑地看着我,一副一切都已经结束,他不想再做进一步解释的样子。

“让我解释。”我用恳求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两位警察。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当他们再看我时,我发现两个人脸上都有了嘲笑的表情。矮个子上下打量了我一遍,含笑说:“你就这样子解释吗?还是跟我们走吧!”

我放弃了,请他们等一下,自己进去换件衣服。两位警察又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其中的高个子越过我的头顶向房间里扫视了一遍,大概是看我房间里无处可逃,然后点头同意了。我进去一边换衣服,一边故意制造出响声,我想让警察感觉到我仍然在里面,我不想警察同志紧张,他们一紧张,我就更加紧张。

坐在警车里我忍不住再次问他们为什么逮捕我,并告诉他们我有权力在第一时间里被告知我被捕的原因。我还告诉他们,人大会议早就通过了有关法律,如果他们没有看过的话,我暗示,我可以让我的律师给他们看。两位警察同志显然对我如此了解法律有点吃惊,他们互相看了看,坐我旁边的矮个子警察转过头来,向我说了声对不起,随后转变成严厉的口气说:

“杨文峰早在几年前就因为车祸去世了,本来我们也不会留意,但是因为他的死亡牵扯出广深高速公路的一串超级腐败份子,并且又由此牵扯到更加多的腐败案件,差一点就打响了我们广东地区反腐倡廉的第一枪——你冒充这个死去的人到公安分局办暂住证时引起了我们的注意。经过调查,我们发现你这几年一直冒名顶替杨文峰,从找工作到交女朋友,你还住进他父母留下的房子,更加严重的是你还告诉人家你以前在国家安全部工作。你看起来很懂法律,你知道冒充国家安全部干部的罪名吧?”

矮个子警察讲完,又好奇地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喃喃道:“你到底是谁?”

我知道我是谁,可是如果进了公安局,也许我就搞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这次就只有一个人可以把我领出去。可是如果周局长把我领出去,不知道又会把我带进什么样的惊天大行动中!

(全书完,请关注“致命三部曲”之二《致命武器》)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