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四年八月,我的在酒泉工作的几个学生找了一辆面包车,他们陪我回阔别已久的肃北县。

三一二国道很好走,可是到安西,面包车离开国道,转到安敦公路上,情况大变。原来一条新国道正在兴建,是从青海格尔木到新疆库尔勒的,这是一条大动脉,要通过安西和敦煌,安敦公路在大改造,这害苦了我们,颠颠簸簸,走走停停。花了近三个小时才到敦煌,不敢停留,面包车风驰电掣地沿柳园到冷湖的国道向南开。

半个小时过去,车又拐向西南岔路,这就是通向肃北的公路。整个公路全部铺了沥青,路又宽又直,跑二三十公里才拐一次弯,这可真是鸟枪换炮了,当年的这条公路只是很简陋的沙石路。路上车很少,我想这里是车手们理想的飚车之地。

走上岔路不远,就有一座水泥牌坊门,两端是马头雕像,牌楼上书:肃北人民欢迎你!我心里一热,感到分别二十五年的肃北就要到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