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社会主义新农民

(1)奇妙的灰带

与全国农村一样,绿碧岭早已实现了人民公社化,但是其经济运作却还是没有摆脱几千年传承下来的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他们自己种粮食作物——水稻、高粱、玉米、红薯。他们自己种经济作物——黄豆、绿豆、甘蔗、生姜、烟叶、西瓜、槟榔芋。这里的槟榔芋誉满天下,从远古的封建时代起,就是地方官员孝敬皇帝的贡品。他们自己种油料作物——芝麻、花生、油菜。他们自己种棉花,家家户户都纺纱织布。他们用自己织出的土布做被单、床单、衣服和裤子,又舒适又结实。他们编织的彩带花色艳丽、五彩纷呈,是湖南手工艺品的一绝。他们甚至有自己的“畜牧业”——生产队养了一群水鸭,各家各户都养着猪、牛、鸡、鸭、鹅、狗。

最有意思的是打猎。许多人家都有猎枪,在农闲的时候背着猎枪上山打猎是青壮年农民的爱好。野鸡、鸟类和野兔是野味中的上品。乌鸦的味道骚哄哄的,没有人吃。偶而也会遇到野牛这样的大野兽,那不是一个人对付得了的,需要动员许多人围剿。在围剿的过程中最要紧地当然是别让它伤着人,然而别让它夺路逃跑到别的生产队去也很重要。因为一旦它跑到了别的队,别队的人就也可能参加围剿。那么,哪个队的人先开枪打中它,它就变成了那个队的战利品。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把野物拉走,而自己却不得不空手而归。集体围猎打到的大猎物由该队所有在场的人分享,连看热闹的人都有一份,但是仅限于男人,女人哪怕就是出过力也是白搭。

尽管他们纺纱织布,却不会造纸。因此,纸张是那里的稀罕物。好不容易搞到一点纸,他们都留着卷烟抽,谁也舍不得用它来擦屁股。但是,大便之后,总不能提起裤子就走吧?于是他们就因地制宜、创造了千奇百怪地擦屁股的方法。如果是躲在巨石后面拉屎,他们就在石头的棱边上蹭一下屁股。如果是躲在树丛后面拉屎,他们就折下一段树枝来刮一下屁股。如果是在田野里拉屎,他们就揪一把野草或者稻草,扎成一个束把来擦一下屁股。长年累月以这样的方式清理屁股,却不生痔疮,真让人佩服。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