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牢门锁上。门前的暗影里,提着鞋的中年人。弓着背,似笑非笑。一付乡镇文书模样。五十年代的中山装,六十年代的蓝布裤,七十年代的轻紧鞋。神情恍若三十年代乡土小说,发型有如四十年代黑白电影《乌鸦与麻雀》。乍看像电影明星阿丹,细看又像笑星赵山山。情形有类刚刚进城的农民,站在红绿灯跟前,琢磨着跟谁打招呼。

阿三让他开了不知多久的摩托车,一直开到他双腿发抖,脸色苍白,大汗淋漓才弄清楚,原来是个自产自销的崇明人。老猴解释自产自销,就是操了自己亲生女儿的意思。阿三和小样儿把个崇明人折腾得不亦乐乎。一面抽嘴巴,一面审问。除了不到十岁的女儿,还操过哪些个小姑娘?除了女儿的同学,还有没有邻居的女儿?怎么个把人家骗到家里的?又是怎么个奸淫的?每个细节都不肯放过。

一股色情气味,在牢房里蔓延开来。

牢房里的空气,越来越潮湿,有如黄梅雨季。每天的话题,都离不开女人。奸幼的崇明人得了个操小屄的外号。操小屄,洗饭夹。操小屄,擦地板。娘的操小屄,把洗脚水给我端来。以前最忙碌的小安徽,如今无所事事。有一次想上前帮忙,被阿三夹头夹面一顿臭骂:真是个安徽巴子。也想操小屄呀?你小子大概还没开过荤吧?知不知道怎么操屄?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