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89%be%e8%8e%89%e5%b0%942上次说到哪儿了?对,我正在跳水自杀。
一位读者不耐烦地问:“跳个水一两秒的事,你啰嗦那么多干啥?还跳不跳了?我急着吃饭呢。”
什么?什么?问这话的,你是不是中国人?你不知道我们中国人喜欢演戏吗?现在是慢镜头!慢镜头!我们中国人个个都爱演戏,我不都差点成了戏里的女主角了吗?算了,不说这个了,说多了都是泪。说起演戏,我们河南人最爱的是豫剧和曲剧,在电视还是人们唯一的娱乐工具的年代,豫剧和曲剧可是我们苦难深重的河南人的最爱啊,滋润了多少干涸的心灵,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不懂别乱说。

我说到哪了?对,我正在跳水自杀。这个时候还被人打扰,感觉可真不好。现在我继续。
我跳了!我真的跳了!我离水面越来越近了!这时候——
这时候,从水里面钻出来一个人,你没看错,是一个人,抱着我的肩膀,从水中飞跃而起,把我放在了岸上。
什么情况?我刚刚都快接近水面了,这会却浑身一滴水也没有,安全地坐在岸边。难道刚才是做梦?可是面前却站着一个人,两手交叉抱着,神定气闲地看着我。你问他什么模样?我不告诉你,你自己猜,反正就一中国人的模样。
“你是谁?干吗打扰我?”
“你不能死。”
“为什么我不能死?我死不死那是我自己的事,别人无权干涉。”
“你不能死。因为你不是地球人。”
“什么?什么?你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你来自距离这里100万光年的瑞斯坦星。”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说来话长,你肯定对你的身世充满了好奇,在我把你带回瑞斯坦星之前,你得了解一下你的身世。”

据他说,在瑞斯坦星上,有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叫艾克维特,这个国家在开明仁慈的国王和王后的领导和治理下。在它的边塞生活着一个穷凶极恶、臭名卓著的种族赛斯姆人,他们经常来骚扰艾克维特人的正常生活,艾克维特人对他们进行了严密的防范。可是四十多年前,他们慢慢壮大起来,他们善战的骑兵队伍占领了艾克维特的首都,国王和王后被迫撤退,隐藏在一个地形复杂的山区里,才免于被赛斯姆人抓住杀掉。现在赛斯姆人控制了艾克维特,所有的人民都成了他们的奴隶。四十年前,国王和王后为了保护我,就把我送到了地球上来。

“我,我真的来自瑞斯坦星?”怪不得我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那当然。”
“我是怎么来的?100万光年?我在路上早就化成灰了吧?”
“地球人当然是没办法做到,我们瑞斯坦星人来到这里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一瞬间?”
“我们会折叠空间,再远的距离都没问题,就像把一张长长的纸折叠成书一样,距离不由空间,由我们来决定。”
我思索了一会他的话:“时间呢?时间也可以折叠吗?”
“那当然。你很聪明。不愧是我们艾克维特的公主。”
“公主?”我很茫然,“有这样的公主吗?被逼的走投无路?”
“这是你的命运,公主殿下。你现在还不到回瑞斯坦星的时候,可是因为你的行为,我就提前来了,我现在带你回瑞斯坦。”
“现在?等等,我还没有准备好——”

他没有听我的。他抓着我的手,拿出一个仪器,摁了一下。
我感到一阵强光袭来,刺得我睁不开眼。等到我能睁开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与地球完全不一样的地方:高耸入云的山脉,形态奇异的植物,这里的植物体型巨大,一棵大树几乎像一座小山似的,树枝盘根错节地纠缠在一起。我看了看他,惊叫起来。他似乎变高了很多,两条胳膊和两条腿也变得修长,脑袋也变长了,整个人看起来很飘逸,走起路来似乎在跳舞,步伐很轻盈。
“你——”我惊奇地看着他。
“你看看你自己。”
我低下头看我自己,不禁惊跳起来:我的身材跟他一样,变得修长了,我似乎也高了很多,可还是比他矮。
“我这是怎么了?”
“你变回瑞斯坦星人的模样了。”
“我感觉高了很多。”
“当然,你现在应该有两米多高,我的身高是三米六,最高的瑞斯坦星人能长到四米。”
“我为什么这么矮呢?”
“别担心,你还在继续成长。现在我们去看你的父王和母后。”

我们走进了长满奇异植物的丛林里,这里连爬藤植物,草本植物都长得那么高。他带着我来到一棵比较大的树前面,密密麻麻的树枝伸向四面八方,让这棵树密不透风。他抓着其中的一根树枝摇了摇,忽然树上响起了铃声。有人探出头看了看,立马缩回去了。等了一会,前面的树枝忽然向两边分开,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隐藏着的房间。我们走进去,这个房间开始上升了,看来是类似于地球上的电梯。
升了一会,电梯停下来了,我们走出去。忽然发现来到了一个硕大的大厅里,不同的是房顶是树枝构成的,地板上铺了木头,走起路来稍稍有点晃,很显然是铺在树枝上的。
一群人坐在大厅里,似乎在等我们,我们一到,他们立马站起来迎接我们。
一个戴着王冠的女人朝我大叫:“我的女儿,我的宝贝,你可回来了,弗瑞迪丝!”
一个戴着王冠的男人,显然是国王,紧紧拥抱了我,叫着“弗瑞迪丝”,看来这就是我的名字了。
王后挽着我的胳膊,对大家说:“国王和我要跟公主好好说会话,你们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吧,不要轻心大意,让敌人钻了空子。”
人们答应了一句“是”,就散了。
我跟着国王和王后进了一个小一点的房间,这是一个比较舒适的房间,有舒适的卧榻和铺着柔和毯子的高背椅子。

王后抱着我,左看右看,又哭又笑的,问了我好多问题,我只有一个问题。
“我是怎么到地球上的?”
“孩子,为了保护你们,你们的爸爸把你们分别送到不同的星球上,在这里,随时都会被赛斯姆人抓去。我们一边要训练人们起来反抗,一边要东躲西藏——”
“我们?还有其他人吗?”
“是的,孩子。你有十个兄弟姐妹,分别送到了十个星球上,我们打算等你们成年后就接你们回来——”
“等等,我在地球上有父母啊?”
“你在地球上出生之前,我们把你的生命体放在了你地球妈妈的肚子里,要不然谁照顾你呢?”
我?我——好吧,技术性问题我就不追究了,你们说是我们的父母那就是吧。
“孩子,你有没有觉得你跟地球人不一样?”母后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
“是啊,我早就感觉我与众不同——”
“这就是证据,孩子,你的血液里存在着瑞斯坦星人的基因。我们瑞斯坦星人是爱好和平,遵循着一定的规律和秩序生活的人,赛斯姆人恰恰是不守规则,残忍,崇尚暴力,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种族,如果我们不反抗,艾克维特人就要永远生活在恐惧和奴役之中了。所以把你们独自送到别的星球,既希望你们能平安长大,又希望你们学得一身本领,回来领导艾克维特人的斗争。”

“我已经40岁了,可以回来了吧?”
“那是你的地球年龄,按照瑞斯坦年龄,你现在才十岁。”父王说。
“真的?”
“瑞斯坦星比地球大了40倍,按地球年龄,我们可以活到四百岁左右,所以你现在还是一个小孩呢。”
“我?我什么时候成年?”
“再过四十年,你就是一个成年的瑞斯坦星人了。”
“我还可以在地球上生活四十年?”
“是啊,孩子。”母后说。
“可是,地球上的生活好难过呀。”
“孩子,弗瑞迪丝,难道我们艾克维特人的生活好过吗?你一定要把自己训练的坚强、有力,我们会慢慢老去,未来就靠你们了。”父王伤感地说。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骚乱声,一个士兵急急进来说:“国王陛下,赛斯姆人发现了我们这个据点,他们开始发起进攻了。”
国王说道:“所有人开始战斗!”
王后说道:“陛下你先去,我送走女儿随后就来。”
国王点点头,紧紧抱抱我,然后带着士兵们出去了。
母后下令道:“快叫格拉瑞斯来到这儿。”
进来一个人,说道:“我就在外面候着。”原来就是接我来瑞斯坦星的那个人。
母后点点头:“等会他送你回地球。回去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四十多年前,你们十个兄弟姐妹被送到十个不同的星球上去,后来都记录在案了,可是你的一个哥哥却没有在他应该在的星球上被找到,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我们仔细回忆,分析了一下,他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被错送在了地球上。所以你回去之后,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寻找你的哥哥。”

“他有什么特征?”
“我们也不知道。”
“他知道他是瑞斯坦星人吗?”
“跟你之前一样,一无所知。”
“我怎么找他?”
“靠你的第六感了,我的孩子。”
什么?这算什么答案?
格拉瑞斯说:“王后,公主该走了。”
王后点点头,擦着眼泪说:“去吧,我的女儿,坚强些,照顾好自己。”
我只来得及说一句“你也一样”,就被格拉瑞斯拉着走了。

我们沿着一条暗道爬下这棵大树,我回头望望:战斗已经打响了,双方拿着各自的武器朝对方密集地开火。我这才发现,我的父王和母后以及他们的士兵把这棵树建成了他们的家。
“格拉瑞斯,这场战斗结果会怎么样?”
“唉,国王和王后可能要换一个据点了。”他拿出那个仪器,又摁了一下。

睁开眼,我又在地球上了。格拉瑞斯看着我。
“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找一个人报仇!”
“那个骗了你钱的人?”
“是!”
“明白,公主。我来帮你。”他拿出了那个仪器。

要干什么?一阵刺眼的光后,我一看,来到了一个豪华的别墅里面。这就是那小子的家。
“我们不会被发现吗?”我紧张兮兮地问。
“放心,我们瑞斯坦星人不想被人发现的时候是可以隐身的。”我这才发现我还没有变成地球人的模样。
“走,看看去。”他说。
我们走进了屋子,四下无人,走到后院,发现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几个年轻人有的在游泳,有的在躺在遮阳伞下的椅子上,那个小子也在。他们人人手拿一支烟,一边吸一边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吸个烟这么舒服?”我咕哝着。
“可能在吸毒品。”格拉瑞斯倒挺了解地球上的状况。
“我很想知道那小子是怎么长成这熊样的。”我狠狠地说。
“你想知道?我可以把他折叠起来。”
“折叠?”
“把他的一生折叠起来,你想看什么时间的就能看什么时间的。”
“他会有什么感觉?”
“他像睡了一觉,什么也不知道。”

他拿出那个仪器,对着那小子,摁了另一个按钮。
这时,似乎一切都停止了,时间和空间都不再运转了,世界一片寂静。那个小子还有他的同伴都保持着吸烟的姿势,一动不动。那小子身上出现了很多纸张式的东西,好像一本书似的。我们赶紧走过去。
格拉瑞斯一边翻看着,一边问:“你想知道他什么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吧。”弗洛伊德不是说人成年的作为都是他小时候的创伤造成的吗?
格拉瑞斯翻开了一页,说道:“你看——”
这一页变成了一副活动的画面,我慢慢看清了他的童年。随着一页页的后翻,我了解了他的成长过程。原来,他在一个富裕却不安定的家庭里长大的,他是一个孤独的孩子,没人关心他的喜怒哀乐。他的父亲很忙,忙着做生意,忙着与人应酬,忙着巴结有势力的人,忙着逛酒吧、夜总会,忙着找各种各样的女人约会,没时间关心他;他的母亲也忙,忙着购物、旅游,忙着逛美容院,忙着跟他父亲吵架,也没有时间照顾他,陪着他的只有保姆。不但如此,他父母亲有气了都撒在他身上。一来二去,他越来越沉默,对学习没兴趣,初中上完他就不去了,找一帮同样不上学的哥们瞎混。不上就不上呗,家里的钱够他花几辈子了。他父母也没坚持,就由着他去混。慢慢地,吃喝嫖赌抽,他都学会了。他父亲平时不怎么管他,只有在他必须拿着钱去公安局赎他儿子回家时,才知道破口大骂一顿。
“你怎么不学好呢?我挣钱不都是为了你,你对得起我吗?”诸如此类的话。似乎不管他老子是什么样,他儿子就该自觉成长为一个懂事的、聪明的、优秀的孩子,他也不想一想: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后来他开始限制儿子的花销,这小子慢慢就学会骗钱了。各种骗他学的得心应手,也乐在其中。
我沉默了,原来这是一个可怜虫,连恨都不值得去恨他。
“你想怎么报复他?我帮你。”格拉瑞斯热心地说。
“算了吧。”
“好吧,我也觉得不值得跟渺小卑微的地球人计较。”

我们走出那座别墅,格拉米斯说:“我必须得回去参加战斗了。未来靠你一个人了,公主殿下。别忘了你的使命。”
他朝我挥了一下手,我又变成地球人模样了。
“我该怎么办?”
“告诉你一句地球人说过的话:‘我们必须摧毁人间的希望,才能以真正的希望自救。’你一定会做到的,公主,勇敢起来吧。四十年后再见!”他走了。

好吧,似乎在我身上什么变化也没发生,可是只有我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完)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