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4日习总心情指数:-7。

今日心情较之昨日:持平,0。

持平理由:乌坎人民打着红旗高喊“请求中央领导救救乌坎”。我也是醉了。

自古以来的中国人都一个德行:皇帝是好的,地方官员是坏的。

他们的逻辑是,拼命任命坏官员的皇帝是好皇帝。好不容易出了个包拯,颂为包青天。多少代多少官员才出一个包青天,人民群众还是认为皇帝是好的。可我以为,皇帝至少是个瞎子,在任命官员的问题上。

现在的流行语是,官员基本都是好的。我的理解是鸡本都是好的,所以几乎都有通奸行为。

接昨天“吃了都说好”中医小组来纽约为希拉里把脉开药,张仲景等给希拉里把脉,望闻问切的切,便是把脉。专业术语叫做切脉。

显然希拉里已经做过功课,伸出手腕让张仲景把脉。没想到张仲景从口袋里掏出类似跳蛋的东西,不接触对方,朝希拉里手腕太渊穴指了一下,变笑嘻嘻地对他的病人希拉里说,中国产最新脉象扫描仪。不用接触对方身体不是重点,重点是仪器给出病人的脉象,准确、统一。中医药正一步一步借助现代科学,朝标准化、统一化方向发展。

希拉里显然喜出望外,她用刚学会的唯一一句汉语夸奖对方:“我的天哪,太神奇了!”

很快,张仲景把希拉里的脉象结果传送给小组的其他人。神医们根据自己把脉的感觉与脉象扫描仪结果对照之后,给出了各自诊断和治疗方案。

扁鹊的诊断是:生孩子的时候没有坐月子,吹了凉风喝了冷水落下的病。治疗方案:开过光的十全大补丸。华佗的诊断是:脑血虚气血加阴虚。治疗方案:在后脑勺打个小洞,往里面灌血充气即可。张仲景的诊断是:肝肾两虚,亚历山大。治疗方案:放弃总统选举,服用秘制养荣丸安静调养。李时珍的诊断是:年老体弱,气滞血瘀。治疗方案:中国式续命术,加上使用本地活血化瘀类药植物即可。屠呦呦不是医生,只是个做实验提炼药物的科学家,没有诊断治疗方案。

时刻关心他们的我,听说每一个人诊断治疗南辕北辙尿不到一块儿,赶紧派副组长李克强上前线亲自领导。李克强到达后向美方提出宽限三天之后,召开“吃了都说好”小组成员开会,讨论研究诊断和治疗方案。

李克强主持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集中统一。诊断要统一治疗方案要统一。习总说了,没有集中统一就没有回国。讨论不出结果你们都不要回去,留在美国。中国人民不要你们了,开除中国国籍,从今往后你们都不是中国人。”

扁鹊不服气:“自古以来我都是中国人。你们随随便便说我不是就不是了?我出身的时候还没有你们。”华佗说:“虽然曹操杀头,但我还是中国人。你们到好,一句话我就不是中国人了?”张仲景说:“李克强总理,你好歹是读过书的人,怎么也说出这种初二学生水平的话?有事说事,无缘无故提什么中国人不中国人的,于事无补嘛。”李时珍说:“李克强总理的书是文革年后念的吧。也难怪,文革后怎么可以和文革前比,文革前又怎么可以和解放前比。”

屠呦呦站出来反对:“解放后怎么啦?我就是解放后的。不过,文革后的的确不如我们文革前的有文化有知识有水平。”

大家七嘴八舌吵了好一阵还是无法统一,李克强不得不下了最后通牒。他说:“我现在宣布习总的锦囊妙计。”他当众打开一个锦囊取出一片纸,念道:“若无法达成共识,着小组成员每人负责一个方面。”

于是,最后商量结果是,扁鹊负责诊断,华佗负责治疗方案,张仲景负责开方子,李时珍负责药材的采集,屠呦呦负责药物的质量管理和控制(其实就是熬药)。那边希拉里等了两天,终于收到“吃了就说好”小组诊断报告。报告是这样写的:

诊断:气滞血瘀心肺肾功能低下合并肝脾阴阳两虚产后护理不足后遗症。治疗原则:滋阴扶阳活血通络安心调养。谨慎建议:退选退休。

希拉里一听中国来人葫芦里埋了要求她推选的药,生气地说:“原来你们不是从中国来的。而是川普派来的。”说完转身就走。

事已至此,李克强总理不得不要求美国政府安排与希拉里会面,向她作出解释。李克强说:“中医强调天人合一,不光治病还治人还治天。中医认为人是一个整体。”

希拉里忍不住还嘴道:“咱西医认为人是一块块的?切割过的?”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