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斯蒂恩·卡隆 译∕牛遁之

把外国诗歌翻译成立陶宛语,这是我的使命。在苏联时期,立陶宛是相当孤立的。我们对国际诗歌知之甚少,对十九世纪诗歌略知一二,知道莎士比亚,荷马,奥维德,但对新诗却所知甚少。所以,我力求让立陶宛人了解现代诗歌。

——托马斯·温茨洛瓦

2011年8月一个炎热的日子,我们有幸在日本京都访问了托马斯·温茨洛瓦,一位立陶宛诗人,翻译家,学者,向他请教关于诗歌和翻译的问题。

温茨瓦洛翻译了多种文字的散文和诗歌。他的诗歌翻译包括:从俄语翻译布罗茨基和帕斯捷尔纳克,从波兰语翻译诺尔维德19世纪的伟大经典,还有希姆博尔斯卡;从英语翻译狄兰·托马斯,W.H.奥登,T.S.艾略特(《荒原》),莎士比亚(《暴风雨》被搬上了舞台,虽然这并非最早的立陶宛语译本;莎士比亚的所有作品都已由他人译就);从法语翻译圣琼·佩斯;从西班牙语翻译了加西亚·洛尔迦;从现代希腊语翻译了卡瓦菲斯(他热爱的诗人)。最近的翻译包括安东尼·赫克特的一首诗,以及作为一种友好表示而翻译了中国诗人吉狄马加,在北京的一个研讨会上,他用立陶宛语朗诵了马加的《访问但丁》。温茨瓦洛很少从已有的译本转译。他认为译者应该懂得原诗的语言。

斯蒂恩·卡隆:所有这些语言你都很流利吗?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