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早晨,他悠然坐在我的视线里,带着一双眯成细线的眼睛,看透时事。

清晰的大海边,是一个清晰的微笑,他就坐在那里,慢吞吞地讲述着一个雨天的经历,或是一次伤痛的回味。他的脸上似乎永远带着微笑,不知是他本来的面目还是时事的造化。岁月之流在这个微笑里缓缓而过,濯洗出一个又一个清晰的记忆,他说,当你睡不着时,就吃两片安定,不要太计较它的副作用,人的一生其实很短,只要睡得安稳。说这话时,当然带着微笑。如今,他就坐在那里,让我再次面对这个微笑,并对我说,你也有我当年这个岁数了吧,人总是会老的。他边说边伸出五根手指朝我晃了晃。慢慢地,一种乐天的,温和的,带着自嘲的感觉将我捕摄。记忆的底片上,那些黑白的斑点和模糊的人影之间,突然显现并迎面朝我飘来的,究竟是一抹何种的微笑?那天早晨,在他有意无意地提醒下,我第一次意识到,余生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