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个时期,异地偷倒垃圾成为中国一大新闻。见诸于媒体的,就有上海两万吨垃圾偷运到苏州太湖非法倾倒,上海数千吨生活垃圾偷运到江苏南通海门市,更早一点的还有上海垃圾偷运到无锡、常州等地。当然这种现象并非上海所独有,比如深圳垃圾偷倒清远,偷倒江西赣州,山东垃圾偷倒河北钜鹿。其实,对于长期追踪垃圾问题的学者而言,异地偷倒垃圾并非新闻,老早就有,叫作“跨省转移垃圾”比如1995年夏秋之交,宁夏石嘴山地区前后共有86节装满垃圾的车皮源源不断而来。有的被退回,又被铁路部门再推回来,往返4次。因急需空车皮运煤,宁夏方面最终只好卸下。这批来源不明的外省垃圾总重4,000多吨。

%e5%b9%bf%e4%b8%9c%e4%b8%9c%e8%8e%9e%e5%9e%83%e5%9c%be%e5%81%b7%e5%80%92%e5%b9%bf%e8%a5%bf%e8%97%a4%e5%8e%bf%e4%b8%80%e5%a4%84%e6%b0%b4%e6%ba%90%e4%bf%9d%e6%8a%a4%e5%8c%ba%e8%a2%ab%e5%bd%93%e5%9c%ba

广东东莞垃圾偷倒广西藤县一处水源保护区被当场抓获

近几个月来,香港海域突然出现大量生活垃圾,渔民们无法捕鱼了,一网一网捞起来的尽是垃圾。究竟是谁在偷倒垃圾呢?从垃圾上印刷的简体字,只能判断是大陆。渔民们开始留意在附近水域出没的可疑船只,发现确有大型内地船只在夜间偷倒垃圾。拖网捕鱼就是在海床上拖曳渔网,因此渔民对海底很了解。根据拖网渔船“捕获”的大量垃圾,显示香港附近的海底已满布垃圾。至于可以看得见的漂浮垃圾,已经从万山群岛扩散至担杆岛及上、下川岛一带。因媒体惊呼,特首梁振英与部分政府官员也赶紧卷起衣袖在沙滩上捡垃圾“作秀”。

%e9%a6%99%e6%b8%af%ef%bc%9a%e6%a2%81%e6%8c%af%e8%8b%b1%e7%8e%87%e6%b8%af%e5%ba%9c%e5%ae%98%e5%91%98%e5%9c%a8%e6%b5%b7%e6%bb%a9%e4%b8%8a%e6%8d%a1%e6%8b%be%e5%a4%a7%e9%99%86%e5%9e%83%e5%9c%be

香港:梁振英率港府官员在海滩上捡拾大陆垃圾

大陆专家学者对新近出现的垃圾异地倾倒现象作了很多分析,谈到了道德和法制。有人还分析了一个典型案例,认为这是“一条脉络清晰的垃圾跨省偷运的产业链,从垃圾收集开始,转运、装卸、受纳等,几乎每个环节都有人受益。一位知情者介绍,上海一些负责垃圾处理的机构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它们自身消纳垃圾的能力有限,有人帮助将垃圾运出,‘何乐而不为呢?’”上海有关部门赶紧作出回应,保证全面停止建筑垃圾外运。不过,业内人士表示,上海是否真有能力消化如此大体量的建筑垃圾尚有待观察。因为过去上海建筑垃圾60%以上是用船只运到外地处理的。话说得很客气:“尚有待观察。”观察什么呀?话音未落,上海的城乡结合部已经开始偷倒建筑垃圾了。

问题恐怕不在于这是一条产业链、利益链,也不在于异地处理,因为这是全世界通行的做法。比如英国接收西欧垃圾,美国接收加拿大垃圾。2014年10月份,加拿大大温哥华地区都会局曾作出一项行政禁令,禁止垃圾外运美国。不久,更高一级的卑诗省政府驳回了这项禁令,理由是:这项禁令封杀了垃圾处理公司的商机,并会造成垄断,还会产生非法倾倒。看来,加拿大卑诗省政府根本不在乎什么“产业链”、“利益链”和异地倾倒,而起美国也欢迎。

关于垃圾外运,最大的风波大概出于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在某次公开演说中,他说了这样一番话:

“我们纽约市为大家提供了许多精神文明,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百老汇歌剧等等。所以外州有义务接受纽约市的垃圾。那些来纽约旅游的人更应该将他们在纽约产生的垃圾带回去。”

纽约垃圾太多,难以处理,市长的烦恼可以理解,但这一番话却激起了公愤。首先遭到新泽西州女州长的抗议,因为纽约垃圾外运到南部各州去处理,必须路过新泽西州,早就引起居民的不满。这位女州长在电视上对朱利安尼展开反击,说“纽约市市长的言论是对我的侮辱,对我们造成极大的伤害。我们要求纽约市市长为他的言论公开道歉。”南部维吉尼亚州的州长也义愤填膺,说纽约捡了便宜又卖乖。因为维吉尼亚州每天都要接受纽约市2400吨垃圾,超过了维吉尼亚州进口垃圾一半。朱利安尼赶紧解释说:“我并没有说邻州有义务接受我们的垃圾,新闻媒体歪曲了我的意思。事实上,垃圾转运是一项很大的买卖,它给当地人带来许多工作机会。对我持批评意见的政治家的言论是不负责任的。垃圾买卖你不干,自有别人干。今天早上,我就接到5个电话,让我将垃圾运到他们州去……”——好了,事情清楚了:在西方,至少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和西欧眼中,垃圾外运处理是一项正常的经济活动,所谓的“产业链”、“利益链”并不是犯罪。犯罪在于垄断。

让我们再来看这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

在这位大刀阔斧、励精图治的市长上台之前,纽约的垃圾业是由黑社会家族秘密控制的。这历来是他们的地盘,外人染指必有血光之灾。他们用暴力垄断了垃圾业,不允许客户自己选择垃圾装运公司,提高收费。朱利安尼下决心动一动他们的奶酪,由合法政府取代黑社会,用政治权力来保护众多商业运输公司自由竞争。在1995年以前,纽约市城市垃圾装运费高达15亿美元,而且以每年4千万美元的速度递增。自从打击黑手党垃圾垄断势力以后,费用猛然下降了40%―50%.

%e7%ba%bd%e7%ba%a6%ef%bc%9a%e5%9e%83%e5%9c%be%e7%9a%84%e5%85%a8%e6%b0%91%e6%89%93%e5%8c%85%e5%88%b6

纽约:垃圾的全民打包制

——让我们来进行一个小结:垃圾处理问题基本上是一个经济问题,要处理好这个问题围绕着几个关键词:暴力造成的垄断、自由竞争、真正的自由市场、黑社会、合法政府等等。如果把这些关键词横移到中国,不需要特别的智商,只需要常识就可以心照不宣了。当然,美国不是中国,中国具有特色的“改革开放”不断产生匪夷所思的奇迹。就垃圾回收行业而言,中国又创造了一个世界性奇迹。——最新的新闻:“中国拾荒大军突然消失”。这条2016年8月的新闻披露,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发布最新研究报告,2015年全国回收企业比一年前减少7,000家;同样在一年之内,各类回收站(点)减少了5万个;从业人员减少了300多万。其直接原因,是废品收购价格不断下跌。矿泉水瓶从每个一角二降为3分,废纸箱从每公斤一元八角降为9角,高密度聚酯,从7、8元一公斤跌到现在2元一公斤。跌价一半甚至更多,已经没有赚头,不值得辛苦了。至于废铁,则堆积在仓库里,根本卖不出去。这样一来,垃圾就急剧增量。前两年北京垃圾日均处理量是1.8万吨,今年到了2.17万吨,增加了20%左右。

从这个具体案例中,倒是看不出垄断、黑社会等几个关键词。问题是发生在更基本的经济—政治层次:总体的经济结构。说中国是一个垄断色彩超强的经济体系,这大概争议不大。比如,政府垄断最大的资源——土地,垄断金融、垄断与房地产业相关的制造业,垄断房地产市场,其结果是以强拆队、警察、武警抢来的土地转变成了全世界最高的房价。这种超级垄断经济,建成无数的“鬼城”,建成可供全世界城市化人口居住的房屋,(最不可思议的是,虽然房屋库存早已远远超过了需求,但价格还在疯涨。任何经济学说已经无法解释了,因为这已经不是一种经济活动,而成了掠夺人民财富的一种手段。在这种官商勾结,蜂拥而上的抢劫活动中,)还制造了世界经济史上前所未有的巨量“产能过剩”。新产出的钢铁都卖不出去,回收废旧钢铁自然无利可图。美国铝制造业受到中国铝廉价倾销的打击,产生了怀疑和警惕。两年前,美国加州一个铝材商人得到线索,雇用一架私人飞机在墨西哥沙漠地带侦察,竟然发现在那个外界不注意的荒凉地带囤积了近100万吨的中国铝材,相当于全球6%的铝材储备,价值达20亿美元。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仅仅是一家中国公司的。这些铝,足可生产770亿个啤酒罐,或220万辆福特卡车。看到这种惊人的景象,你就明白为什么拾荒者对可乐罐、啤酒罐不感兴趣了。

%e8%88%aa%e6%8b%8d%ef%bc%9a%e5%9b%a4%e7%a7%af%e5%9c%a8%e5%a2%a8%e8%a5%bf%e5%93%a5%e6%b2%99%e6%bc%a0%e5%9c%b0%e5%b8%a6%e7%9a%84%e5%b7%a8%e9%87%8f%e4%b8%ad%e5%9b%bd%e9%93%9d%e6%9d%90

航拍:囤积在墨西哥沙漠地带的巨量中国铝材

是不是扯得有些远了?让我们再回到垃圾处理和倾倒问题上来。既然朱利安尼那一套在纽约成功了,可不可以照搬一下呢?

——不需要深思,完全是行不通的。从大的制度背景上看,纽约市长对付的是一个健全市场经济中历史遗留下来的局部垄断,我们需要对付的是一个假市场经济背后的制度性垄断。纽约市长对付的是民主制度下几条街道式的小黑社会,我们要对付的是后极权时代官商勾结的全国性黑社会。因此,要真正解决垃圾围城和垃圾偷倒难题首先要实行经济—社会制度的全面转型。比如,解除垄断,实行平等竞争(即真正的市场经济、民主与法制),GDP狂热就会立即降温,资源与环境就会升值,显示出它们真正的价值,垃圾分类与回收将成为有利可图的经济活动(而不仅仅是行政部门的一个艰难的“任务”),垃圾外运与接收也就成为一种经济互利。

自然,我知道这难度很大:那些从垄断中获得泼天利益的黑社会怎么办?他们打死不愿意。关键的问题:是他们在对付我们,而不是我们在对付他们。

——《纵览中国》September 26,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