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柏光:在独裁专制的野蛮深渊里得过且过5000年的民族

Share on Google+

自人类有史以来,在地球上,没有哪一种专制暴政造成的祸害之惨烈能超过共产专制暴政的;没有哪一块土地象中国这片土地那样能让各种形态的独裁专制在自己的肌体上残酷肆虐5000年的;在全世界所有的民族当中,没有哪一个民族象中华这个民族那样竟然可以在独裁专制的邪恶泥潭里曳尾于涂中5000年而不感到羞耻的。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使我们从许多空泛的政治口号的归因里跳出来,去重新寻找和挖掘中国人迟迟没法摆脱以野蛮血腥的独裁专制来决定社会命运的某些也许是更为更本的原因。

首先,我提出一个建议:请别再骂共产党。请别再把中国当今的一切灾难都归咎于“共产党”这三个抽象的概念符号。我承认,共产主义和共产党是邪恶之源,是毒品和鸦片。但问题是,为什么有的民族接受这种毒品,而有的民族却不接受这种毒品。例如,在产生了马克思主义的西欧大地上,为什么西欧国家却不接受它,而俄国和中国却接受它。这用所谓的历史偶然性来解释是根本不能说服人的。更为要命的是,在大家纷纷抛弃了共产主义达十年之后的今天,由一个个活生生的中国人所组成的中国共产党这个官僚特权犯罪集团仍然能够执谜不悟,非但没有丝毫的反省、悔改、放松压制,反而变本加厉地倒行逆施,丧尽天良地残害同胞,敲骨吸髓地压榨百姓,把中国推进十分悲惨的人间地狱。这就不得不令人深思:这决不仅仅是缺乏民主和自由的问题了,这说明中国人的文化精神出了问题,中国人的人心出了问题,中国人的人性出了问题,终之,是中国人本身,是中国人的心彻底地出了问题。

看一看中国共产党究竟是什么东西吧。中国共产党党员由一个个活生生的、具体的、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的中国人所组成。而在中国共产党里面掌权的人又都是一些读过书的中国人,这些人由于靠充当暴政的奴才和工具而混口饭吃,这些人由于丧失了读书人起码应该具有的良知和骨气,因此,他们不配称做知识分子,只能称为“识文断句的动物”。在中国,大概有3600万这样的人(共产党公布的公务员数目),这3600万吸附在共产专制体制上的中国人,他们为了维持自己的生存,不惜以牺牲13亿其他中国人的自由和幸福为代价,不惮以最残忍和最暴虐的手段来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完全是丛林规则的活灵活现,甚至比兽类还坏不知多少倍。我不明白,为什么受过知识熏陶的中国人,干起坏事来,比那些没有受过教育的中国人还要更坏——心肠更狠毒,手段更残忍,面孔更虚伪,后果更邪恶。整个神州大地就是这些读过书的大恶魔在率领其他无知的小恶魔在群魔乱舞,翻江倒海,互相砍杀。

我不明白,那些读过书的中国人,当他们进入政府、媒体、教育等部门后,竟然可以长达几年、十几年或几十年地依靠替暴君制造并传达谎言、替暴君行凶作恶来谋生而能不内疚,而能心安理得,而能毫无醒悟。特别是那些混迹于教育、媒体审查领域的、靠贯彻专制的愚民目的来谋生的大大小小的书记恶棍们,可以在每周的政治学习上毫无羞愧之心地、寡廉鲜耻地宣读那些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荒谬透顶的东西,可以玩弄任何还有良心的人都觉得难以启齿的勾心斗角。这些识文断句的恶棍的所作所为,后果无非是一个:不让人民了解真相、真理、理性、良知。这些读过书的人渣的所作所为,目的无非也是一个:混口饭吃,象毫无原则的猪一样活着。人的自由、尊严、生命的神圣意义、心灵的崇高价值在这些“会说话的猪”的眼里是根本不存在的。因此,在这样的土地上出现“生存权是人权中最重要的权利”这种养猪原则的叫嚣,也就不足为奇了。为了一口饭,可以拿良心来做交换,拿自由来做抵押,拿尊严来做砝码,识文断句的猪猡们,祝你们卖个好价钱!

更应该遭受挞伐且更加不可饶恕、更应忏悔的中国的读书人,是那些从国外回来、且捞到了一官半职的人。这些人在出卖良心换取个人一己之利方面,真可谓是更加“自由、彻底”,不愧为是喝过洋墨水的。在共党的官场和教育领域风光无限的大大小小的“洋过江龙”们,不管怎么说,多少该是受过西方自由熏陶的吧,可为什么回到中国就成了无原则的猪了呢?为什么象传染病一样具有巨大感染性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对这些识文断句的中国人的心就丧失了感染力呢?为什么在尝到了自由的幸福后反而还是选择去做专制的奴才和工具呢?这些人大脑不笨,很发达,那只能说是这些人的心出了问题,心的问题可能是信仰的问题、人种的问题。

中国的灾难,除了读书人该负很大责任外,普通大众也可以说是罪有应得。阿克顿说过,历史并不是由一双双无辜的手所编织而成的网络。每个人都有责任。每当我看到自己身边每天所发生的一切时,我对中国的社会、中国的人种就会绝望。看着那一张张毫无个性的脸,每天听着那些粗暴、肮脏、虚伪的话语,连交通规则也不遵守,彼此之间毫无任何谦让之心,宁愿在路口长时间地相互堵住,也决不让对方半步。而在不守交通规则的人中,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又占骨干。这让人怀疑中国的教育也是生产野蛮的地方而不是使人文明的地方。也许有人会埋怨警察不执法,但是,遵守交通规则可是最起码的文明的标志啊。如果每一部法律的每一条条文都需要一个警察去执行和监督的话,那这个社会就根本无法存在,刚脆解散得了,大家都回到原始的山洞去过日子,别来组成什么鸟社会过所谓的文明生活,否则,真是玷污了“文明”这个字眼。

看一看日常的中国人是怎么表现的:随地吐痰、随地大小便、在公共场所大喊大叫、老师残忍地惩罚学生、孩子杀死父母、孩子杀孩子、官僚之间也雇凶互杀对方、官僚及其爪牙以残害百姓牟利取乐……总之,就是不要脸了,还谈什么良心、道德、文明!这样的人种还会渴望并去追求自由吗?不可能!一位哲人说过,如果你让奴隶去教育你的孩子,你得到的就不再是一个奴隶,而是两个奴隶。鲁迅说过,中国从来就很少合格的父母!千百年来,这些奴隶就是这样重复的繁衍、复制着一代一代的、连绵不绝的奴隶。而奴隶则必然产生流氓、恶棍的主人。这也就是为什么几千年来中国总是流氓恶棍控制社会的原因。而当下的中国人又是中国有史以来堕落得最厉害的时候,所以当下的中国统治者也是最邪恶透顶的时候。

共产党所犯下的暴行,其实是中国人自己人性深处那邪恶、残忍之毒素的大暴露,马克思主义只是一个骗人的晃子而已。在中国的统治者圈内,几千年来(迄今为止),全是韩非子和马基雅维利那套,而中国的奴隶则彼此以丛林规则相待。几千年来,中国人的精神和心灵就是没法迈进文明的门槛。

我们需要民主法治来保障人权和自由。但首先,每一个中国人都该扪心自问一下:为什么自己还在过一种对不起“人”这个神圣称号的日子?为什么我们堕落到比其他原生形态的动物还低级的地步?为什么我们怯弱得连维护人的尊严的真话也说不出?为什么我们这个人种的绝大多数人就老是无法在内心产生追求自由的动力和勇气?

我们需要向我们的灵魂开刀!向我们的心灵开刀!我们的苦难是我们自己心灵的邪恶造成的。是我们心灵深处那延续了几千年的罪恶习性导致专制暴政延续了几千年!政治制度的性质和形态源于我们心灵的性质和形态。即使外在的制度邪恶,但如果我们的心灵是一个由纯正的精神力量构筑而成的良知堡垒的话,那么,专制制度将不击自跨!因为,到那时,不再有人替专制卖命,不再有人与专制合作!因为,一个有良知的人,拒绝出卖自己也能活得很好!正如歌德所说:“对一个诚实正直的人来说,无论在哪种社会形式下生活是完全没有区别的。诚实而富有进取精神的意志会为自己开辟道路。”

此外,中国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消除共产党对教育的毒害。这是邪恶之源。应该把教育立根于宗教和道德的基础之上,因为教育本身并不具有根除邪恶之癖性的功能。知识文化对道德品性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你也许会在生活中看到许多头脑聪明、受过教育、识文断句、但却是极其邪恶的人。而中国的读书人中,这种人最多。

最后,让我们牢记古希腊伟人伯利克里在一次葬礼上的结束语:

幸福是自由的果实
自由是勇敢的果实

我加一句:

勇敢是信仰的果实

2006

阅读次数:8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