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政府“不当党产处理委员”日前要求银行暂停国民党帐户款项,只准存入、不准提领,让国民党面临倒店、消失危机。国民党主席洪秀柱怒斥,蔡英文政府对合法政党政治追杀、无限上纲到目无法纪地步,称未来除以各种司法诉讼保障权益,必要时不排除任何抗争行动,凯道、行政院、总统蔡英文家门口“大家都可相见”。

之前,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认定,国民党开出新台币5亿2000万元(合7795万美元)支票,违反党产条例禁止处分的规定,要求银行冻结尚未兑现的4亿6800万元(合7315万美元)。冻结国民党党产,到底是民进党报国民党一箭之仇,对其进行秋后算账?还是推行转型正义,以消除政党间不公平竞争?台湾政党恶斗是否卷土重来?蓝绿两党互殴有无尽头?

国民党认为,8月20日生效的“不当党产处理条例”,是民进党通过立法院多数量身订做的条例,欲彻底消灭国民党。蓝营指称,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权力无限大,它不是无罪推定,是有罪推定,有没有罪,它说了算,只要推定你是不当党产,就可被冻结。洪秀柱指称,由绿营主导通过的不当党产处理条例是违法法律,斥责民进党直接推定国民党产都违法不当,违反法律不溯及既往、无罪推定等原则。

国民党还质疑,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成员一片绿油油,意识形态强烈,完全没有超党派,根本是“绿色分赃”的人事安排,是完全绿化的委员会,包括委员会主委顾立雄和所有委员都属绿营,任命都未经立法院同意。蓝营还指出,不仅不当党产条例违法,党产处理委员会找的人也违法,其组成过程违法,绿营打着转型正义旗号,却挥着行政独裁之剑,锁住政敌咽喉,置之于死地。

民进党则辩称,国民党以党产成立公司,最后变成私人财产的情况大约有二、三十件,委员会应追查,把过去洗走的党产找出来,归还国家。国民党拥有不当党产,却不愿还给人民,造成政党不公平竞争,伤害台湾的民主政治。

顾立雄指出,不当党产委员会就是为了算账,是为去除政党间不公平竞争,也是台湾历经三次政党轮替后的民主最后一里路。洪秀柱则反驳,民进党不改好斗本质,上台后继续激化仇恨,以清算斗争方式追讨国民党党产,是台湾民主的耻辱。国民党曾被称为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党,在李登辉任主席期间,党产曾高达2000亿新台币。目前国民党党产大约有166亿,大部分将用来支付党工的工资及退休金。

国民党的指责,让人想起当年民进党痛斥马英九政府对前总统陈水扁的指控。当时绿营也认为陈水扁无罪,指责蓝营控告陈水扁贪腐与洗钱罪证不足,对陈的指控不公正,是政治迫害。而蓝营则通过行各种手段(如行政干预司法、更换审判长等)将陈水扁羁押,引发蓝绿阵营激烈争辩。

此次蓝绿两党互殴,再度呈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混乱局面。使台湾司法公正和转型正义等概念的内涵不清,政党意识形态、利益之争与维护民主和司法独立之间界限模糊。是实践正义还是打击报复,两者难以分辨,意识形态与政党利益扮演重要角色。

一个老现象是,谁上台当政,谁掌握立法、行政及话语权,谁就可名正言顺地打击对手,手段均是同样强硬无情。从倒扁到冻产,台湾政治已形成轮流清算整肃的传统。这与“超越对立、全力促成跨党派的相关合作”的口号出现差距。台湾政党恶斗有其历史、文化与政治诉求不同等根源。长期专制遗留的文化基因、现代人文精神的缺失和民主法治意识欠佳等,让台湾政党间的仇情根深柢固,难以消除。

有一点似乎肯定,台湾未来政局不会平静,蓝绿壁垒会更深,社会对立也将更烈,类似过去的红衫军、白衫军、黑衫军等又可能走上街头,或再次冲击政府与立法机构。外人看很难辨别谁对谁错,谁是谁非。正确或公正与否,全看政权和话语权在谁手里。

(作者为德国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大陆官媒编采)

文章来源:世界新闻网October 2, 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