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不仅欠湖南人的债,我还欠山东人的债,欠河南人的债,欠很多地方的债。欠山东河南等地的债,我另文解释,今天就先说欠湖南人的债。

2015年709之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请哪位律师做李和平的辩护人?还有我请的律师敢做李和平的辩护人吗?还有就是我请了律师,他们也敢做和平的辩护人,他们来的了北京,我们签得了委托合同吗?

在一连串的不确定之后,2015年7月15号我等在首都国际机场,并不确定湖南的蔡瑛律师能否接到。我连酒店都没定,因为山东的刘书庆律师已经被国保堵到家里出不来了。

我接到了讲着我只能听懂30%湖南话的蔡瑛律师,他成了709第一位公开发声的律师。一年下来,他的湖南话我能听懂90%了。他这一年来跟河南的马连顺律师北上天津北京合计近三十次,投诉控告近三十次。虽至今未能会见到李和平,但我心里认为这两位是极其尽责、不惧威胁的良心律师。蔡瑛是我认识的第一位湖南律师。我开玩笑他的湘普最好听,桂秋(谢阳妻)毫不客气地揭发:他那是益阳话,不是湘普!

第二位湖南律师是709王宇的辩护人文东海律师,他是被我们的“红桶”连累,六月六号跟我们一起被天津挂甲寺派出所抓走。虽然我们不明白为什么拿着“红桶”被抓,但是文、蔡、王、纪四位律师却是被我们的“红桶”所累,进了派出所。这红桶事件中,有两位湖南律师。据后来他们说,国保让他们交代我意存“寻衅”。国保自然是没有得逞。

至于后来见到的湖南律师越来越多。6月16全国律协,蔡律师、马律师又跟我们经历了一次国保们的“围追堵截”。不得不说,每次看着因为我们的出现,律师们跟我们一起上演“大片”,心里觉得感激巨多。

直至后来,看到了谢阳律师跟李和平律师的一张合影,终于明白,就算我以前不认识湖南律师,以后跟湖南律师是打不完的交道了。也注定,709前前后后,我是欠下湖南人太多的债:最强压力之下的支持,莫名被抓之时的遮盖,威胁恐吓之中的坚持……谢阳的太太陈桂秋是我接触的第一位北京之外的人权律师的妻子。今年六月二号我们去长沙旅游,陪她一起去公检法门口散步,想着她一个家属,一年零三个月独立面对公检法,心中为她难过。她的软弱、压力,在这一年来,也大多一个人面对。我们愿意跟她一起承担这压力,这压力是整个709家属的压力。

长沙离北京并不远。10月8号,陈桂秋丈夫谢阳的辩护律师去看守所要求会见,我可以去给谢阳律师存钱。

不为别的,欠湖南人的债,今天开始还。

走起,长沙。

709王峭岭
2016年10月7号

文章来源:维权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