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当时陆离看了看利贞,看了看嘉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想还是向利贞解释吧。
“利贞,你听我解释,”
“她们到底是谁?”
“是,她是我在家的妻子,可是我和她早就没感情了,我好些年都没回去了——”
“那你的孩子呢?”利贞指着那两个孩子问。
“我不会扔下他们不管,我会给他们钱的。”
“畜生!”利贞抬手打了他一巴掌,“你怎么是这种人?你有妻子却不告诉我?你有两个孩子却想抛弃他们?我告诉你,我们的婚姻是无效的。我和你没有关系了!”
利贞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利贞,利贞!”陆离追了几步,放弃了,回头骂嘉卉道,“妈的,你可真会挑日子。你们来这儿干啥?我不是给你们送了钱物?”
嘉卉顺从惯了,这会低声说道:“我收到你的钱了,我们也过的很好,乡亲们都说你现在有出息了,我们应该来看看你到底在做啥,找了一个知道你下落的人才把我们送到这儿的。”
陆离看了看她。虽然穿着新衣服,衣服却是深色的,没有一点装饰,就是乡下婆子们常穿的衣服,年龄也才29岁,头发却在脑后直接梳个髻就完事了,跟一个老太婆没什么两样。他一个堂堂的大当家的,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婆?
“谁带你们上山的?”
“山下的一个老乡,在外面候着。”
陆离叫那人进来,那个农民大哥点头哈腰地进来了。
“大当家的,这个大婶说是你的妻小,没听说过你有家小啊,我想是不是你的亲戚想投奔你才说了这话呢,所以我就带着她们上山了。”
陆离不好对他发作,隐忍着说:“你说的很对,这是我的妹妹和她的两个孩子。我得谢谢你。兵士,赏他一把碎银子。”
“不敢不敢,大当家的,我很荣幸为你做事。”
陆离摆摆手。农民大哥就鞠了几个躬,跟着兵士领银子去了。

陆离想了想,说道:“嘉卉,我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你男人是个啥球东西,一点真本事没有,我需要一个能帮助我的人。这个女人很能干,有她在我身边,我一定会飞黄腾达的,要不然,我连自己都养不起,咋养你们娘仨呢?你说是不是?”
“是。”嘉卉低着头,低声回答。
“对呀。所以我做什么你都不要反对,你在家老老实实带着孩子们过日子就是了。以后不要来看我了,这样很影响我的事业你知道吗?我找人带你们下山。”
“可是,可是我们才刚上山呀。”
“下山了再休息吧,我会命人雇一辆车送你们回去。记住,不要对任何人乱说话,有人问的话,就说是我的妹妹和外甥。给,这些钱够你们花一阵子了。”
嘉卉接了钱袋,又说道:“我娘家和我走动了。”
“那好啊,你能带着孩子去他们那住几天了。不过你爹妈就是个势利眼,以前见了我连正眼都不看一下,这会我发迹了就来认亲了。”陆离冷笑着说。
“那时候你不是游手好闲嘛。”嘉卉低声说。
“他妈的,谁游手好闲了?连你也看不起我是不是?”陆离凶狠地说。
嘉卉不敢说话。陆离叫来一个心腹,命令他带他们娘三下山,再雇一辆车送她们回去。
“记住,路上不要跟别人多说什么,有人问就说是我的妹妹和外甥。”陆离嘱咐那个士兵。

陆离送她们出门。两个孩子自始至终一句话没说,只是顺从地跟着他们的母亲。兵士牵来了几匹马。陆离正跟他们告别,广志走过来了,惊奇地看着嘉卉她们。
“大当家的,她们是谁呀?”
“广志兄弟。这是我妹妹和她的孩子,我送她们下山呢。”
“原来是令妹。我刚刚看到她们才上来呀。”
“是这样,我怕我的事连累到她们,她们还要在家过日子呀。所以我不想让她们在山上久待。”
“这样?我这会没事,我送她们下山吧。”
“别,别,广志兄弟,你的好意我领了,我已经派了人了。你忙你的去吧。”
在陆离的一再催促下,广志只好离开了,还回头看了她们好几眼。
一看广志走了,陆离催促她们赶快上路。
嘉卉骑着马,前面坐着自己的女儿,一个士兵帮她牵着马缰,一个地位高一些的士兵也骑着马,前面带着嘉卉的儿子,她们就这样下山了。

陆离松了一口气。他回到自己的屋里,坐在太师椅上,不禁感到有些疲倦,一想到还要去哄利贞回心转意,更加懊恼不已。
“妈的,黄脸婆,净跟我添麻烦!”
想了想,他还是不敢耽搁,强打起精神,赶快去了利贞的屋子。
利贞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伤心。
“利贞,我是太爱你了,所以才没告诉你,我过一段就回去休了那个黄脸婆,你就别生气了好吗?”他想去拉利贞。
利贞从床上坐起来,下了床,说道:“陆离!以后你跟我保持距离,我不想再看到你!”
“别呀,利贞,你怎么认真起来?这算什么事呢,也值得你生气?”
他想去抱利贞,利贞啪地打他一巴掌。
“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如果是轩原,肯定干不出这种事!”
“轩原?”陆离捂着脸,咬牙说道,“我就知道你还在想着他。你别忘了,我们已经成了亲,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你以为姑奶奶我在乎这些?不是你骗了我,我会跟你成亲吗?”
陆离一看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利贞,我求你了,你就好好跟着我好吗?你要怎么样我就怎么样,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我会让你享尽荣华富贵。”
利贞厌恶地看他一眼:想不到他竟是这样一个人!自己也有犯糊涂的时候。

“如果是轩原,他一定不会这样。”利贞似乎在自言自语。
“轩原,轩原!”陆离忽然发火了,“你就别想着轩原了!他得罪了官府,永远别想有出头之日了!”
“你说什么?”利贞惊讶地问,“他得罪了官府?到底怎么回事?”
“利贞,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些话我可没有跟第二个人说过,我信任你,我太爱你了,所以才告诉你。当初官府想找他合作,他不同意,所以官府才找了我,反对官府又不愿意跟人家合作,怎么在江湖上混?可不是我陷害的他,是官府害的他。利贞,这些江湖上的事,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懂呢?如果你跟了我,我们跟官府合作,一定会飞黄腾达,享尽荣华富贵。”
他只顾得意洋洋地说着,没看到利贞变了脸色。利贞忽然脸色苍白,手脚冰凉,浑身颤抖。
“利贞?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是你害了他?是你害了他!啊——你这个混蛋!你这个叛徒!”利贞忽然控制不住地大叫起来。
陆离慌忙说:“小声,小声!别让别人听到了!”
他去捂利贞的嘴,利贞挣脱开,仍然大叫着。陆离慌了,害怕把人都引来,情急之下,一拳头打在利贞的头上,把她打晕在地。

这时有人在外面叫道:“大当家的,大当家的,怎么回事?”
陆离打开门,看到外面站了好几个人。
“没什么,都散了吧,利贞有些兴奋过了头。”
人们散开了。陆离关上门,左思右想,后悔自己冲动之下把实情告诉了她,如果利贞最后还不愿意跟他在一起,他只有一不做二不休了。
他把利贞抱到床上,捆住了她的手脚,往她脸上喷了些水。
过一会,利贞醒过来了,很快她就记起发生了什么事。
“叛徒——”她又尖叫起来。
陆离赶快捂住她的嘴,说道:“利贞,你别叫了,我们好好谈谈,行不行?”
利贞愤怒地看着他。
陆离松开他的手,说道:“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共享荣华富贵,就不要再提这个事了。如果你不愿意,毁了我的好事,我告诉你,我不会饶过你。你好好想一想。”
利贞愤怒地说道:“你这个小人!你这个叛徒!你不光害了轩原,你还害了多少兄弟?我一定要揭发你!我要让大家看清你的真面目,我不会再让你害人了!”
陆离恼羞成怒地说道:“好!好!利贞,我这么爱你,你竟然这样对我!你要死不改悔,看我怎么收拾你!你揭发我?谁会相信你?”
利贞骂道:“快滚!别站脏了我的屋子!”
陆离气哼哼地走了。利贞几下挣脱了捆她的布条,心里盘算着怎么揭发他。

陆离回到自己的屋子,越想越害怕。这个女人不除掉,看来他是没有好日子过了。过了一会,他就想出了一个主意。
陆离的几个心腹正在和兄弟们喝酒狂欢,忽然陆离命人来叫他们去。几个人疑惑着来到陆离气派的家。
“大当家的,什么事?”
“是这样,还有一件事我忘了做。为了我和利贞的幸福,我必须把轩原遗留在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清除掉,要不然我睡觉都睡不踏实啊。”
“这个容易,把轩原的屋子一把火烧了就行。”
“屋子留着让兄弟们住,把他屋里所有东西都清理清理,该烧的都烧了。我不想再看到有关他的一切东西。”
“放心吧,大当家的。”
几个心腹带着士兵们去轩原的屋子了。

过了半个时辰,士兵们就回来了。
“大当家的,轩原屋里所有的东西都堆在外面了,等着你下令就点火。只有一样东西,不知道你想不想先看看?”
“什么?”
“你看——”士兵拿出一张相片递给他。
正是他给利贞照的那副穿着小衣服的撩人心火的照片。
“在哪里发现的?”他装出惊讶的样子。
“在轩原的床底下。”他的心腹小声说,还自作聪明地说,“看来他们早有奸情。大当家的,你被骗了。”
“妈的,这个荡妇!”陆离骂道,“原来跟轩原早有一腿!你们去把她带来,我要问问她!”
士兵们答应一声,就去了。

利贞正在自己屋里合计,忽然士兵们蜂拥而至,几个人抓着她的胳膊就往外走。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大当家的要见你。”
“陆离?他这个小人!你们还不知道吧,是他勾结官府出卖了兄弟们,轩原是冤枉的,是他害了轩原。你们赶快去把他抓起来!”
“住口!你竟敢诬陷大当家的!”
几个士兵不由分说,把她带到了陆离的面前。

很多喝酒的军民闻讯也聚集到了这里。
陆离拿着照片让她看,还骂道:“原来你和轩原早有一腿,你为什么不告诉你?”
“你这个小人,无赖!你们赶快把他抓起来,是他勾结官府,害死了天行山的兄弟们。”
“住口!住口!”军民们叫道。
陆离冷笑一声,说道:“亏我对你这么好,你还想诬陷我!你说,你是不是轩原的眼线?你是不是准备着和轩原里应外合,来攻陷我们的天行山,破坏我们天行山的大业?”
“说,快说!”其他人也愤怒地问道。
“你!你恶人先告状,你血口喷人!”利贞骂道。
“她肯定是轩原的眼线。他们还想害死我们的其他兄弟。”有人伤心地说。
“她是一个妖女!”一个对她早已不满的中年女人说道,“看她穿的衣服,看她跳的舞,哪个良家妇女能干出这事?”
“妖女!妖女!”人们对她咬牙切齿地喊道,有的人还揪她的头发,撕扯她的衣服,往她身上扔东西。
陆离在心里暗暗发笑,脸上却是一副痛心的样子:“算了,我只有大义灭亲了。把她先抓起来,关到牢里去,等候发落。”
“是。”士兵们齐声答道,开始动手抓利贞。
“大当家的万岁!”一些人叫道。

利贞一看势头不好,打倒了几个扑过来的士兵。这下人们更愤怒了,更多的人围过来,抓着她,把她捆了个结实,有人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破布,防止她乱叫,还有人在她身上搜出了手枪和刀子。
“你们看,这个妖女,她想暗杀我们!”一个士兵举起手枪和刀子说道。
“烧死她!烧死她!”人们愤怒地喊道。
陆离惊出一身冷汗,心想:这个女人果然不好惹,幸亏自己先下手为强,不然肯定会栽在她手里。
“快把她关起来!看着她,不要让她跑了!”陆离下令。
一群人带着利贞离开了。

广志也来了。翰飞和承宇因为公干,不在天行山上。广志目睹了发生的事情,看到人群走了,才有机会对陆离说话。
“大当家的,不能这么草率,应该查清楚啊。再说,利贞当初还救过你呢。”
“广志兄弟,你太善良了,太容易被敌人迷惑了。”陆离冷冷地说道。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