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牛塘乡志》序

Share on Google+

披阅历时两年而编就定稿的《牛塘乡志》,欣慰和怀乡之情油然而生,彷佛又回到了生我育我之故土,会见同里之父老兄弟,追忆蒙昧戏耍无忧无虑孩提之时,已与门前南运河之流水,一去不复返矣!

余生于两条河之汇流处,如汉字中的“丫”字形,古称丫河,西南则为一望无际之滆湖,得水乡之钟秀,依湖山之佳丽,一草一木,皆怀眷恋之情。临街临河,时萦蒹葭之思。今有此《乡志》在手,大可按图索骥,作纸上之一日游焉。

《乡志》之集也,从纵的方面论证政治、地理之历史,又从横的方面描述境内之风光胜迹,使乡人不忘列祖列宗披荆斩棘,把一片荒原装点得如此美丽;后辈在此局促之土地上,继承祖业,含辛茹苦,将牛塘乡建成锦绣之邦;继往开来,所有有功于乡梓,各有建树之先辈,均载于此集中,足证行善施教。凡出生于本乡之先人,人民将永远纪念他,历史将记述他,后人将仰慕他。

余年未弱冠,即离乡背井外出谋生,旋又赴廷安,转山东,作游子者凡十五载;荣归故里即解放全国之日,门庭依然,街坊如旧,惟带着好奇围观之稚子,不知我之所自来。哀哉母已谢世。所幸父犹矍铄,乡亲故旧,咸来共祝刚获得之解放,与父老亲邻畅谈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美丽之家园。相期不久当可在此一张白纸上,画出最美之图画。群情感奋,谈至深夜。

讵料命途多舛,在革命胜利后内耗未已,折腾不休。余十二年后重返故里,未见画就美丽的图画,鱼米之乡反而缺鱼少米,围湖造田斲丧美好风光。传之百年之青云山,寺庙荡然无存。牛塘镇以民族工业闻名于江南,只见排门紧闭,鹊巢栖于烟囱之颠;年久失修,石岸剥蚀至门楣以下。睹此一派破落景象,悲凉伤感之情,不能自已。追思解放初之美丽设想,恍若梦呓。嗟乎,伏念国策之失鹿,“文革”之横行,为害之烈,祸及湖山草木,伤痕斑斑,一竟使故土蒙羞。《乡志》乃记一乡之政治、经济、文化、历史者,如避开上述之逆流,讳言“文革”之劣迹,历史之不够真实,又何以解答后辈对这一笔栏涂账之疑团哉!故本人借卷首道出历史之真实,直抒胸臆,或可补足此《乡志》之阙遗也。

所幸鼠窃狗盗,毕竟成不了气候;蚍蜉蝼蚁,怎禁鲲鹏之腾飞?《乡志》编就之日,适值工业农业大改革之期,国家又复大踏步前进,欣欣向荣,万木回春,吾乡之建设已开其端,剧院甫成,喜煞红男绿女;公路沟通,但见熙来攘往。教学大楼矗立于庙街,汇中小学于一炉;乡镇小厂风起竞逐,星罗棋布于四乡。牛塘之北,围堰筑岸,已启其端倪,老街以南,新镇延接,亦初具规模。……一个繁荣昌盛,物阜民富之牛塘乡,将写下壮丽和幸福的历史新篇章。望乡里父老兄弟齐心协力,共襄其成。

是为序。

丫河镇公民 王若望谨书

一九八五年二月二十二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编者注:为纪念王若望先生,本站特转此文。文章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阅读次数:1,9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