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31

爸爸说

所有的财富中

金戒指最好

饥饿时

奶奶用一枚金戒指

换来一只老母鸡

救了全家人的命

爷爷写给爸爸的最后一封信

我饿啊

不管什么吃的

你设法搞一点

寄给我

信纸泪痕已经干枯

我冷啊

你有没有不穿的棉袄

或者破了不能再补的衣裳

寄给我

遥远的异乡

爸爸

他没有棉袄

也没有点心

他手脚并用

背负嗷嗷待哺的幼儿

爬上新生共和国的熔炉

将爷爷的信

投入炙热的铁水

黄土堆上

插起了花圈

爸爸的眼泪

铸炼成社会主义钢铁

一缕青烟

随着熔炉架上的目光

飘散回故乡

权当为爹爹

烧下冥间的纸钱

为他购买香甜的软糕

送上一袭御寒的衣裳

爸爸

一如既往地

穿行在

社会主义工厂

夜深人静时

爬到铁塔顶端

遥望南方

压住内心的嘶喊

爹爹呀……

2014年8月31日

鼓棒敲打在添马公园

占领中环的号角吹响

蠢蠢欲动者失去了

父母逃亡的记忆

见利忘义者从来都

大行其道

文明的城邦

沉陷

索多玛不是传说

敲鼓人

重重地坠落

如果鼓皮能被打破

那一张吃人迷宫的牛首怪兽之皮

敲鼓人的声音

凄厉

如同悬崖上的普罗米修斯

任凭秃鹰啄食胸膛

敲鼓人的身体

颤抖

如同扑向烛火的飞蛾

舍了性命

只要一粒微弱的火种

星星点点的火种

中和爷爷饥饿的胃液

温暖爷爷寒冷的皮肤

融化钢铁铸成的履带

融化步步逼近的枪炮

熙熙攘攘的街头

情人突然站住

看我的眼睛:

你要不要金戒指

金戒指最好

所有的财富中

只有

纯金纯金的

戒指

才配得上女人的无名指

一枚金戒指

清脆地落在

危城深港

饥饿的黄祸预言

亦然成真

我看见自己

用竹筐背负了幼儿

惶恐地行走

人潮溃败

阴魂从地底伸出

指爪

长舌

捕捉

瘦骨嶙峋的

新鲜肉体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