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文明,一定是从有隐私开始的,夏娃吃了那个后来砸在牛顿脑袋上的苹果,用树叶遮了私处,就是文明的起源。

最早的技术工种,一定是木匠,用木头盖了房子,有了家,才有隐私,隐私权才有了保证。否则无论是太阳下,月光前,丛林里,小河边,你和老婆或老公做的那点事都有被人看到的可能。

有了家,还得保证国王不能在没被允许情况下进入,于是有了法律。你知道,国王这玩意是最没廉耻的,总想到你家抢点什么。后来,政府代替国王管理国家,也是一样。国王被限制了,那么强盗呢?如何保证不被强盗侵犯?于是有了警察。然后呢,如何不被敌人入侵?于是有了军队来扛外侮……这些,都是保卫你的家和家里那些破铜烂铁,以及隐私权的。

所以说,木匠是伟大的,你可以把一切赞美诗都唱给他们听了。

我挺高兴的,因为我姥爷是木匠,不过他老人家没生在个好地方,一辈子清苦,没赶上好时候,20多年前抛下我们全家,去了天国。

我有个德国朋友,现在是记者,年轻时候做过木匠,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年轻时候也是木匠。在德国,做木匠挺好的,这可不是瞎说,听我讲。

去年10月,我去德国,从前是木匠的记者朋友请客,法兰克福一家挺好的饭馆,里面坐满了“八国联军”,至少有一个泰国姑娘,两个非洲朋友,若干中国人德国人法国人之类的,当地正举办书展,各色人等齐全。

在德国酸菜和猪蹄胖以及红酒的刺激下,大家都很欢乐时——德国饭馆一点不比中国清净,笑声连连,说话声音也不小——进来两个小伙子,盛装,不说的话我还以为他们要去参加音乐会。一个小伙子喋喋不休说了五分钟,德国人都笑了。德国朋友告诉我,这是两个刚刚出师的木匠,他们有权向任何人筹措路费,因为要到外地去给人盖房子,他们做学徒的时候没有工钱或者工钱很少——这是从前,现在更多是象征意义,以此证明他们走上工作岗位了。

别人给五欧元,我给十欧元,一是,一下子想起了我姥爷,二是,这传统太可爱了。我敢保证,这种可爱的传统在很多地方无法保持,比如我现在生活这块地方,准不行,也确实没有。

我不是德国队的球迷,也讨厌他们的打法,但今年看见他们输球,还是有点难过。虽然他们1990年和2006年两次世界杯,都挡住了我钟爱的阿根廷夺冠之路,但有着优待木匠传统的国家,还是希望他们在世界杯上,能走得远点。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