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爱宗: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公开造假说明了什么?

Share on Google+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公开造假,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比如最新的造假记录就是中国记者网最新刊登的注销本人记者证,注销原因是“工作调动”——这是天大的笑话,因为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暗中给中国海洋报社施压,让报社解除我的记者站站长和记者职务,其背后的第一恶人是新闻总署——当然还有一些“影子部门”暗中作恶,实际迫害我的恶人是中国海洋报社,一上一下这两个“衙门的老爷”剥夺了我的工作权利,使我失去赖以生存的工作,怎么还美其名曰“工作调动”呢?造这么大的假,也许只有这些“衙门老爷”想得出来,真是丢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人。

造假是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超级本色”,也是海洋报的“超常能力”。9月27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在中国记者网上对外公布,称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已在9月21日正式注销了昝爱宗的新闻记者证。这里要说明一下,在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大权独揽,所有新闻媒体无权制作和颁发自己机构的新闻记者证,必须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制作并颁发,事先要必须参加由新闻出版总署强制规定的记者资格培训,全国55万名记者,每人培训至少交纳400元人民币的培训费,55万记者就是2.2亿元。400元是最基本的收费,在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每人培训费用高达1000元,仅中国海洋报浙江记者站就培训了5人,费用是5000元,整个浙江省有万人以上的记者,1万人就需要交培训费1000万元,还不包括记者们因为培训来回的交通等花费,可见新闻部门并不是什么“清水衙门”,而是一个“油水衙门”。现在,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和中国海洋报社的联手下,他们终于达到了目的,终于得逞了,公开在中国记者网上公布明显造假的“注销公告”,详细情况请见网页:http://press.gapp.gov.cn/ http://press.gapp.gov.cn/news/wen.php?val=news&aid=12617——这些都是政府部门借助手中权力,非法对一个正常行使舆论监督权利的记者的打击,以所谓“工作调动”为名,实际上他们意图“双赢”,既打击记者,又让记者自己承担责任,可谓名利双收。

本来,国家政府的新闻出版管理部门,理应依法保护记者行使舆论监督的权利,可中国的新闻出版总署不一样,他们不但要打击说真话的记者,还要造假,愚弄公众。如果说我是因“工作调动”,那么,是他们给我重新安排工作了吗?

此前的9月1日,中国海洋报社办公室主任陈志春受总编辑盖广生委派,为了达到让我自动离职的目的,他欺骗我说2006年全年的工资还给我保留,但事实上等2006年10月8日“国庆、中秋”长假过后,我电话询问陈志春我的未发工资情况,比如7月份、8月份和9月份的工资情况,他居然说工资已经决定停止发放,也就等于我正常工作的工资也被粗暴停止了。

8月28日,我第一次向国家海洋局局长、中国海洋报社理事长孙志辉急送传真(010-68030799),向他详细我在中国海洋报的工作情况,以及我对报社副理事长、报社总编辑盖广生的做法表示不能认可,我向他提出:因为我的事情(指在海内外写一些批评政府做法的文章)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敌我矛盾”。事实上,我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利批评政府,也是为这个国家能够自下到上、自上到下真正和谐好,出发点是爱国的,善意的,行为本身也是理性的。可当时盖广生总编就多次口头要求我与报社解除关系,离开报社,后居然以“掩人耳目”的说法口头撤消我的记者站站长职务,但我不认可他们的“非常做法”,坚持在原岗位保持站长工作至2006年9曰10日被强迫解除职务和记者工作为止。非常遗憾,对于我的投诉,孙志辉局长、理事长没有做出任何回应,2006年10月13日,我再次向他发信,这次是发表公开信,对他们的做法表示严重遗憾。

这段时间,中国海洋报社对如何处理我还做了很多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如2006年8月9日,盖广生总编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口头意见”为理由,再次口头要求我与报社解除关系,并于10日派人送达一份只有一句话“经研究昝爱宗同志不再担任浙江记者站记者职务”的所谓正式文件,要求我交出记者站的各项证件,我因报社没有明确是否免去我的记者站站长、报社记者职务而提出不同看法。此后两个星期以来,报社盖总编一直口头要求我自动与报社签订解除工作关系合同,可在未签正式书面解除合同之前,他就多次口头逼迫我不再担任记者站站长和记者职务,是不妥当的。

我与国家海洋局局长孙志辉有过多次接触,他也认识我,我曾于2003年就海洋管理、渔民权益等问题向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写过公开信,人民网和新华网都公开转发,当时任国家海洋局副局长的孙志辉也是知道的。2003年10月,在中国海洋报记者站站长会议上,孙志辉向我们介绍新闻工作要增加使命感,要舆论监督,2005年初在国家海洋局成都会议和2005年秋在北京平谷金海湖记者站会议上,他特是这样强调,可到实际工作中都成了空话。

前有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迫害记者、公开造假,后有中国海洋报具体实施迫害,他们的做法天衣无缝,似乎达到了掩人耳目、名利双收的目的,但是我是知道真相的,当我把这些真相一一公开,可见他们愚弄公众的骗人之举就会被记录在案,就会被公开揭露。谁做恶谁承担责任,将来,他们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作者文集2006

阅读次数:5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