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独立中文笔会对我的提名。感谢李普、何家栋、金钟先生对我的推荐。

感谢国际妇女传媒基金会再次给我这个奖,能让我和3位我由衷钦佩的同道见面。

1995年,我第一次获得勇气奖,那时我第二次被捕正在北京最偏僻的一所监狱里服刑。

我留给当时的中国司法部部长写信,要求书面向颁奖典礼表达我的谢意。我的信被狱警当场撕掉。

那年国际妇女传媒基金会曾盛情邀请我的丈夫代我前来领奖。这令当局恐慌。北京市安全局与我丈夫谈判,说只要配合会尽快给我办理保外就医。

为我早日获得自由,我的丈夫放弃了珍贵的邀请,事实证明当局只是欺骗。

我第一次被捕是于1989年6月3日早晨上班途中被北京市安全局绑架。我和绑架我的警察,都成为没有听到当晚枪声的人。

几天之后我对于这场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利高层政治斗争的深层报导,才在香港一份当时最有影响的杂志上发表。

作为一个记者,我成了中国政权向西方表示强硬立场的一张人质牌。

我于1993年再次被捕。拘留证上除了姓名、日期,真京都是空白,没有任何解释我是犯了哪条法律──因为对我的逮捕根本就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13个月之后,我被北京中级人民法院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判以六年有期徒刑,附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中国从19世纪建立了现代传媒,新闻从业人就有后优秀的传统。

但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之后,消灭了中国的民营报纸,也用政治暴力阉割了中国新闻人的独立精神。

当局对历史要求忘却,对现实要求粉饰。讲真话,报导真相的新闻记者都要被开除,甚至更糟。

今天让我想起中国报业钜子、新闻独立的先驱史量才先生的话,“你有枪,我有笔。”史量才先生1934年被国民党政府的特务枪杀在杭州西子湖畔。

六四之后,我也一直处于“你有枪,我有笔。”的境遇,这也是历史对我的选择。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