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金正日同志不与胡锦涛同志保持高度一致,“悍然”在我卧榻之侧大放导弹、试爆核弹,使北京当局大失面子的同时,朝鲜也成眼下热门话题。恰好有友人游朝鲜归来,大谈彼邦怪事、趣事、悲事、险事,特撮取其中数则,以博读者诸君一粲。

(一),飞机上的惊和饿

朝鲜高丽航空客机是一架破旧的高丽js155.刚上机坐下,美丽的空姐就发给每个乘客一把纸扇;开始以为是纪念品,看看不像,因为太粗糙。原来是飞机上空调机坏了,没冷气。我乘坐过三十多家航空公司的上百次航机,第一次遭遇到这个发扇子煽风的怪事。

飞机上没有电视,一切设施如座位、地毯、墙纸、厕所等都极陈旧。头顶上的行李箱没有门,是敞开的,让人心惊胆战——怕行李掉下来;坐位上的安全带旧得收不紧,等于虚设。飞机擅抖着升上天空时,麦克风里却响起朝中两国语言:“敬祝我们伟大领袖金正日父亲万寿无疆!”敬求上帝保佑我们一路平安吧!

飞机十一点半起飞,却不提供午餐。动身前海外旅行社就警告说那边食品缺乏,最好多带一些食品去。我还不以为然,可事实确实如此糟糕。看到人家都在吃着自带的东西,我饿着肚子有点后悔。

一小时后,飞机在“伟大领袖金正日领导我们平安到达平壤”的祈祷声中开始降落,在触跑道的瞬间飞机擅抖得特厉害,因为跑道不平飞机又旧,大家吓得紧紧地抱着摇晃的座椅。机场如此简陋:起飞、降落都在同一条跑道,跑道两旁几乎没有先进的安全设施,只有高低不平的玉米地。

(二),手机和相机

出国前海外旅行社头头不断叮嘱我们:“不准带手机、不准带一切出版物。不要乱拍照、听他们指挥。”所以上机前大家都把手机寄存在这边机场。作为手机大国的中国人实在想不通朝鲜为什么严禁带手机?导游说朝鲜没有人用手机,包括有权有势的人。

下飞机时,一个小伙不识相地在安检厅内拍照,照相机当场就被朝鲜警察收走,幸亏导游用朝语不断求情才告脱险。入境后,朝鲜导游也宣布注意事项:交出护照、回程机票,由他们统一保管;不准使用有损朝鲜的政治性语言;不准擅自离队、个人活动;不准随便拍照,更不允许拍不友好场景、特别是军事人与物;不准接触无关人员等等,并威胁说,“出了事,后果自负”。

在板门店参观时,受到半小时的严格检查,纪律更严厉:“绝对不准拍照,除非得到同意;双方哨兵的枪,子弹都上了膛,可能造成死伤!”大家吓了一跳。四个月前我在韩方参观“三八线”,根本就没有这种恐怖气氛。

(三),出入平壤要路条

在进平壤前,我们被一个军事检查站拦住,许多人与车辆在等候盘问检查。一些人又想拍下这个场景,马上被导游严厉阻止。导游下车出示自己证件和一张外宾特殊通行证后,军警就让我们的车子通过了。路边的许多的人都向我们投来羡慕的眼光,原来朝鲜人不能随便进出平壤。能在平壤居住、生活的,都是衷心爱戴金日成父子的模范百姓;而那些出身不好,类似中国四类分子及其家属的,便没有资格在平壤居住甚至出入。即使援朝的中国人,出入平壤也要有关部门开的路条。

(四),星级宾舘的奥妙

在朝鲜是四天住四星级的“西山宾馆”,一天住五星级的“羊角岛宾馆”。朝鲜的涉外星级宾馆都设在青山环绕、风景优美的丛林中,其目的是为了彻底把游客与朝鲜人隔离开;为此,不管到什么地方参观,再远的路也要赶回来。就像中国文革年代让少数能到中国的外国人住在高级宾舘、华侨饭店,伴随外宾的只能是外事人员和公安人员,普通中国人是不允许进入这些场所和外国人、华侨接触一样。草木皆兵的朝鲜人,比当年中国更讲政治安全,对谁都不放心,连友好的中国人也要被隔离、监督如保护。

三十多层的豪华宾馆,静悄悄的,死气沉沉。宽大华丽的大堂空空如也,停车场只有五辆旧车。宽大豪华的餐厅有四十多张圆桌,但只三张桌子有客人,二桌中国人、一桌阿拉伯人。电视在播放朝鲜革命样班戏“阿里朗大型团体操”,金正日同志的语录在一条条地朗读着,一个女兵激昂地唱着《我们的将军天下第一》,“最高司令官金正日将军,第一呀!第一呀!啊!天下第一!”又有男女军人舞,配的文字是:“先军文化、先军时代是实现新变革的创新时代”、“以金正日同志为主体的先军思想是社会主义建设的总方针”。所谓“先军思想”是金正日所创新的马列主义,打破了传统的共产主义理论,把军人排在工农前面。他认为,朝鲜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不同,军队不仅夺取政权、保卫政权,还建设政权,朝鲜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建设应以军人为主导。

在接受了半小时的政治教育后,服务员开始上菜,遗憾的是菜与环境完全不匹配,三种朝鲜泡菜、一盆碎肥肉、一盆油炸鱼块,一大碗没有多少米的薄稀粥、十几只掺苞米粉的馒头。一些有所准备的人拿出国内带来的食品,而我只好半饥半饱地退席,真是刹风景的一顿晚歺.

进了客房,床上没有席梦丝,硬绑绑的;电视机、空调都是中国八十年代产品;旧大衣厨,连门都拉不开;冰箱空荡荡,没有一点食品与饮料;没有介绍旅馆的手册、没有笔、没有纸;卫生间里有一卷中国六十生代生产的、发黑的卷洞草纸,二小块发绿的、搓不出泡沫的再生肥皂,水温始终调不高。盖着又硬又旧的被子一夜没好睡,想看电视解闷,可是这国家只有一个朝鲜语国家电台,翻来覆去播放着一个内容:伟大的老金是再生父亲、小金是二十一世纪的太阳等。

(四),翻版文革

第二天刚亮,我就偷偷走出大堂。在宾馆大花园里碰到昨晚在电梯里不敢和我们打招呼的几位广东同胞,他们也在晨练。他们不敢开腔是由于见了我们的导游,过去曾经跟随过他们的安全局人员。他们是佛山的技术人员,受广州外贸局派遣来朝援建制糖厂,住这里已有一年。他们警惕地四周观察,发现没有人才与我交谈起来。虽然他们住在星级宾馆,但吃得差、没有自由,过着软禁一样的生活,没有手机与国内亲人通话。实在想家、想回国。可是有三年劳务合同,又不愿放弃较高的工资,所以每天只能像木偶一样耗着。每天工地、宾馆一条线,陪同他们的翻译和朝方安全局人员几乎寸步不离,只有晨练一小时半是自由的,因为这时候二位跟屁虫还在睡懒觉。这西山饭店工作人员大多是国家安全局派来监督外国人的,而且每个房间都有探测器、窃听机。

他们说:“这里一切都是学中国文革一套,是文革翻版,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人人带毛像章,他们带金家父子像章;我们天天读语录,他们也读金的名言;我们把毛泽东比作红太阳,他们把金正日比作二十一世纪太阳;我们唱”爹亲娘亲不如毛xx亲“,朝鲜人叫金日成做”爷爷“,叫金正日做”我们的父亲“;我们有八个样板戏,他们也有四个样板戏:《血海》、《卖花姑娘》、《党的好女儿》、《金刚山之歌》;总之什么都一样。这里有钱买不到东西,所有食品、日用品都跟以前中国一样,配额定量供应,他们看到当地人排队领各种配给的东西,油、鸡蛋、肥皂……

(五),金日成礼品馆

这次朝鲜之旅完全是一次“红色革命游”、“政治宣传游”和“金家父子丰碑游”。在平壤市中心和各景点,到处都有太阳像、永生塔、纪念碑、丰功伟绩厅。据说每个城市、街道、合作社、企业、单位也都有永生塔,每个朝鲜人都带领袖像章、每个家庭都挂金家父子像,为了时时刻刻要朝拜的需要。游客每到一个纪念地,都要掏钱买鲜花。一把花三十元人民币,等于朝鲜人一月工资,仅在平壤便先后八次被迫买花祭拜。

金日成礼品馆,不但是朝鲜人必去的红色革命教育基地,也是外国人必须瞻仰的圣地。每天从全国各地组织一万六千名农民、工人、学生、机关干部来参观;每个参观者都穿戴整齐,清一色的胸章,妇女们还穿着漂亮的民族服装;男女老少整齐地排在一条主大道上,极虔诚地、鸦雀无声地准备入舘.

外宾不过二百人,优先入舘.进入用黄金装饰的大门,迎面是一座黄金铸造的金日成像,参观者又要列队鞠躬,外国人也不例外。女讲解含着泪花,用动听的普通话说:“今天在这里我们要向伟大领袖鞠躬,衷心感谢金日成爷爷,愿他永生;感谢金正日父亲,愿他永远健康。”前后一队队的朝鲜人都含着泪花,拼命向他们的永生父亲鞠躬。我汗毛根根直竖,我从内心为这些愚昧、痴呆的朝鲜人流泪。

此馆巨大无比,共有二百多个展厅,如果每分钟看一件珍品,需要一年才能看完。每个厅都有同样用贵重木料做的三米多高大门,也都包着黄金;每条长廊四百米,气势宏大。这里展出着179个国家送给朝鲜领袖的二十二万三百五十六件珍贵文物和稀罕宝藏。要论价值的话,朝鲜领袖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是我们的领袖爱人民,把这些宝藏奉献给朝鲜人民观赏”,可是门票要25元。

女讲解员先带我们进入中国馆,满屋子都是金、银、象牙等雕刻,景德镇名瓷,齐白石、徐悲鸿等名家的画;各种祝金家父子万寿无疆的鹤、松、龙、寿、福;这些都是毛泽东以来中国历届中央及各省领导人每年送的珍宝礼品,足足摆了几十大厅。最令人作呕的是郭沫若赠送的一幅幅诗词,内容就像当年送给毛泽东、江青的一样,马屁连篇,把中国人的脸都丢光了。

综合厅里有利比亚卡扎菲送的黄金腰刀,古巴卡斯特罗送的高级雪茄,伊拉克萨达姆用金阿拉伯文主体思想拼成的金日成头像,西哈努克送的象牙宝塔,胡志明送得用一百只鹤精细拼成的寿字,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送的翡翠钻石;苏联从斯大林开始,历届领导人都送来珍珠稀宝。更使朝鲜人自傲的是美帝国主义、日本强盗、美国走狗韩国领导人,也纷纷向他们的领袖致送礼品。导游说:这说明我们的金爷爷是伟人中的伟人。

(六),朝鲜人拉野屎

朝鲜人可以建高60米、正面宽50.1米、侧面宽36.2米的凯旋门,可以建总建筑面积14.6万平方米、可容纳10万人的金日成体育场,可以建主体思想塔、礼品舘和无数的永生塔、纪念碑、丰功伟绩厅,却不肯建公共厕所,以至于连平壤市的人都要在茂密的树木丛草中随处大小便。第一个早上,我看到一个广东人在晨运时踩了“地雷”;第五天早上,当我们车开过宾馆不远的一处灌木林时,看到四个年轻的女兵都在那里方便。开车三个小时去开城,居然公路旁都见不到厕所,一群男女老少在情急亡下只好不顾羞耻地各找隐敞的地方自求解脱。我好奇地问朝鲜同志:“你们平时大小便也这样随便?”他们大笑:“当然。”

首发议报第275期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