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淼:《公民档案》系列之十三:小彪

Share on Google+

第一次听说小彪是因为茅道。那时候,茅道和他的《株洲晚报》同事们一直苦心经营着一个全省颇有名气的公益讲座活动——湘江大讲堂,小彪大概也是其中的组织者之一,所以,作为湘江大讲堂的忠实听众,作为茅道身在市作协系统的好朋友,我很早就听说小彪的鼎鼎大名。只是,一直不能得见庐山真面目。原因是那段时间,小彪颇为忙碌,为了帮大讲坛邀请讲座嘉宾,他一直在全国各地来回奔波。甚至还有那么一段时间,他频繁穿梭于海内外,我只能通过境外媒体对他的采访,才能知晓他的行踪。

所以,直到湘江大讲堂被“帝都”最高当局勒令停办之后,我才终于有幸在大讲堂“粉丝”聚会上见到小彪。大约三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身材清瘦,远远望去,有点弱不禁风的味道。即便如此,在围坐的一大堆人里面,我还是感觉到他与众不同的思想才华和个人气质。那天的聚会,具体讨论内容是什么,我记不太清楚了,只隐约记得所有人的心情都不太好——一个声名鹊起的公益讲座不到1年便夭折,实在是让人愤怒和沮丧。然而,小彪却并没有丧失信心,他安慰大家,要不了多长时间,大讲堂便可以改头换面重头再来。然而,残酷的言论环境最终没有让大讲堂死而复生。不过,自那以后,我便与小彪渐渐有了比较多的联系。

当然,这样的联系,主要还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尽管不用再为湘江大讲堂的事情奔波,但小彪依旧很忙碌。原因是全国各地总有一些不公平的事情发生,总有一些震惊中外的社会公共事件需要得到正义人士的支持和关注。小彪往往能在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虽然不一定能帮到什么大忙,起到什么大的作用,但他的出现,总能让广大网友看到不同于官方媒体所报道的另一面。从这一角度来说,小彪的抗争行动还是具有一定积极意义的。我其实并不支持以暴力的方式和当权者抗争,但是,也不赞同一味的后退与忍让。假如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的正当权益受到公权力侵害时都选择默不作声,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永远被奴役下去。

除了报道公共事件的真相,帮助正当权益受到侵害的当事人维权,更多的时候,小彪把关注的目光投向那些被逮捕、关押的异议人士家属。小彪并不是一个有钱人,业余打打零工,跑一跑“滴滴”专车,收入相当有限。然而,无论是赴看守所或监狱看望异议人士本人,还是去他们家中看望家人,小彪都会慷慨解囊,毫不吝啬——和某些只知道在网上泼妇骂街一般攻击党和政府的愤青不同之处在于,小彪更多的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感染身边的人,影响周围的人,他努力从改变自身做起,进而改变整个社会。在我看来,这不失为对当前社会体制进行改良的一种温和的方式。

即便如此,小彪的行动到底还是引致相关部门的不满,所以,请“喝茶”、“喝咖啡”之类的约谈甚至警告也就随之不断而来。起初,小彪还是有一些慌乱的,毕竟家里还有一个年迈的老母亲要孝敬,但转念一想,自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允许范畴之类,那么,只要坚守法律的底线,不逾越法律的鸿沟,约谈和警告就当做是对政府工作的一种配合吧。

也大概由于这样的原因,小彪尽管浓眉大眼,仪表堂堂,但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象。想想也是,在当今浮躁的经济社会当中,小彪没有钱也就算了,一天到晚想着如愚公一般,要对这个社会进行改良,要推动这个社会进步与转型,怎么可能得到姑娘们的青睐?不骂他是神经病,是装逼就算好的了。

俗话说,缘分来了,门板都挡不住。原本以为小彪这个圈内专业伴郎会一直伴下去,不想,因为某圈内人士的婚礼,小彪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另一半。原来,前不久一国家级的敏感人士决定在老家举办婚礼,邀请小彪做伴郎。尽管相隔千里,且有关部门不同意他前往,小彪依然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征途。虽然一出高速公路收费站便被当地有关部门阻拦,但小彪据理力争,最终准时出现在了婚礼现场。

中国人的婚礼向来喜欢拿伴娘和伴郎调侃,和以往遇到的伴娘不同,欢欢姑娘是某著名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博士的助手,她不但理解小彪所从事的工作,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更重要的是,无论相貌还是身高,都完全符合小彪心中女神的所有标准。小彪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立刻向欢欢发动了最猛烈的攻势。事实上,小彪其实早已声名在外,欢欢对他也倾慕已久,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近距离了解和接触。现在,上天给了他们这么难得的一次相遇机会,自然是要好好珍惜。

遗憾的是,由于一些特殊原因,我未能参加小彪和欢欢的婚礼。但从婚礼现场所发出的照片来看,小彪是幸福的,欢欢也是快乐的。尤其让我感动的是其中一张照片,欢欢的爸爸亲自把女儿交到小彪手上,题图为:好好照顾我的女儿,祝你们明年生出一个民主小斗士。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中华民族经过五千年的风风雨雨,一直都没有走出建立王朝,推翻王朝,再建立王朝,再推翻王朝的怪圈。所以,小彪反复强调,他绝对不是为了推翻政府,如果那样,不过是在走封建社会太平天国、义和团之类的老路,对全中国老百姓而言,这么做毫无意义。然而,如果不对体制作出真正的改良,中华民族的未来同样是没有出路的。这一点,无论西方学者还是中国本土学者都无法否认。

小彪户口本学历一栏的标注是初中毕业。但每次见面,总能看到他手里端着一本大部头。不用问,肯定是西方政治学名著,在我看来,诸如《极权主义起源》、《政治的承诺》之类,内容枯燥、生涩,即便普通大学生也极难读懂,小彪却读得兴致盎然,难怪当年爱因斯坦说,只有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不是真心对政治学感兴趣,小彪就无法坚持到今天。当然,也正因为是有了深厚的理论知识作指导,小彪的具体抗争行动才能得到合理而有效的实施。

中国人在日常生活当中向来避讳谈论政治,小彪不仅仅是口头上谈,更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推动中国的政治进步。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行为有些幼稚甚至可笑,但是,放在当代中国特殊的政治背景去观察,小彪无疑是一个值得重视的样本。一个正常的社会,就应该有小彪这样的“麻烦制造者”,假如某一天小彪这样的人也被“和谐”了,那么我们就必须要警惕,随之而来的绝不会是幸福,那一定是让人恐惧而惊悚的灾难。

2016年10月25日于株洲家中

阅读次数:3,2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