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诺切特死了。

邓小平也死了。

前者活到了九十一岁,后者活到了九十三岁,他们都逃脱了法律和道德的审判。皮诺切特至死也不认罪,他宣称:“我不是独裁者,因为独裁者都不能善终,而我却过得很好。如果上帝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然会选择像从前那么做。”

邓小平生前也没有公开为六四屠杀认罪,他坚信“屠杀二十万,换得二十年”的“硬道理”。但是,与希特勒、墨索里尼、列宁、史太林和毛泽东等独裁者一样,皮诺切特和邓小平皆无法逃脱历史和正义的审判。

跛脚政策被批评

皮诺切特被称为“智利的邓小平”。大陆媒体在报道其死亡的消息的时候,多突出其经济改革的成就。皮诺切特采纳芝加哥学派的经济学说,在其统治期间,智利保持每年百分之七的经济增长,是整个拉美地区经济增长的三倍,其国民人均寿命、收入水平、医疗保障系统和育质量,均高于其他拉美国家。就连刚刚去世的美国自由主义经济学大师佛利民,也曾撰文为其辩护。但是,少数大陆媒体也曲折地批评了皮诺切特施行的经济开放、政治独裁的“跛脚政策”。如《新京报》发表的学者周庆安的文章指出:“民主政治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公认法则。任何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都共同选择了人民决定执政的方式。任何现代政权,都是建立在政治合法性的基础之上。重视和保护民权、公正、自由,已经变得和提升社会物质水平同等重要,甚至更加重要。”“那些通过政变、武装暴乱上台的政权,不得不接受政治制度的挑战,经历民主政治的转型。大量事实已经说明,一个合法、健康、良性的国内政治秩序,是一个国家得到世界认可,创造良好外部发展环境的前提。”

大肆暗杀反对派

作为一个被控诉犯有严重侵犯人权罪的老迈逃犯,垂老的皮诺切特不得不辗转于多个国家的司法机关之间,受尽羞辱。根据“政治犯与酷刑”国家委员会发布的报告,大约有三万五千多名智利公民,声称遭到过军政府的酷刑折磨。通过恶名昭着的“秃鹰行动”,皮诺切特还与其他拉美国家的军事独裁者一起,大肆暗杀和刑求反对派。

而作为“中国的皮诺切特”,邓小平似乎更加高明。从反右运动中充当迫害数百万知识分子的先锋,到“十年改革,一夜屠城”,他也没少干过坏事。但是,邓小平从来没有自信到像皮诺切特那样,允许全民公决和选举。换言之,邓小平比皮诺切特更清醒地知道:民众心有多么厌恶他和他的党。皮诺切特的自信其实是轻信。当他获知在全民公决中大败的消息之后,气急败坏地召集三名高级将领到总统府,命令他们执行戒严令。三名将军拒绝从命,其中一名将军当场将命令撕碎丢在地上。反对党的领袖拉格斯在电视上直言不讳地痛斥皮诺切特说:“一个智利人竟敢在野心驱使之下肆无忌惮地抓权长达二十五年,这是不可接受的。”那一天,圣地牙哥市民开车上街,大按喇叭,如同狂欢节一般。

不尝试任何选举

邓小平不敢尝试任何形式的选举,因而逃避了失去权力并被追究罪责的噩梦。邓小平的后继者江泽民和胡锦涛,更是不敢越雷池半步。即便是像彼岸的国民党那样实施党魁自选,于中共而言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中共甚至竭尽全力阻止香港民众直选特首,“一国两制”逐渐沦为“一国一制”。但是,按照“皮诺切特模式”治国的中共,究竟能比皮诺切特走多远呢?

苹果日报200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