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假如我是聂树斌

Share on Google+

%e8%81%82%e6%a0%91%e6%96%8c二十一岁,二十一年。聂树斌1974年出生,1995年因强奸杀人罪被执行死刑,在人世间活了二十一年。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判决聂树斌无罪,然而正义却迟到了二十一年。二十一年,足够我们结婚生子;二十一年,足够让死去的人再次长大成人。

看到聂树斌在刑场被执行死刑的照片我实在忍不住流泪;我实在无法去想象那一刻他都在想些什么。如果我是聂树斌,我又该如何面对那样的生死时间。在这个世界上,面对越来越多的苦难,我们已经渐渐失去了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的能力了。聂树斌是被冤枉的啊!保不定这样的冤枉也会发生在你的身上,发生在你身边,那时候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想想假如我是聂树斌,想象下聂树斌刑场那一刻的感受吧。

%e8%81%82%e6%a0%91%e6%96%8c1二十一岁的聂树斌可能都不知道女人的滋味,但头上却背负着一个强奸杀人的罪名走上刑场。人生就这样走到尽头,怨谁恨谁呢?如果生命只有一次,这仅有的一次生命就这样草草地过了,背负着强奸杀人的罪名,还要让家人也同样背负耻辱。活着,还有伸冤的机会,可死了,向哪里去伸冤?家人无权无势,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该如何面对这一切?难道这就是人生?难道这就是命运?

二十一岁,每一刻都像黄金,哪里来得及思考生死。世界啊,至少给我留点时间思考下死亡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吧。别让我太害怕!说我是强奸,但至少在我死之前,确实明白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吧。一个没有尝过女人滋味的人,说起强奸甚至会让我莫名地性冲动,但我确实没有强奸啊。这样就死了!这公平吗?如果一定要因为强奸杀人罪处死,但能不能至少让我先尝过爱情的滋味,哪怕欲望的滋味也好。这样就死了!死啊

二十一岁,父母该怎么办?他们养了我这么大。他们会相信我是无罪的么?他们以后在乡亲们面前怎么抬得起头啊!一个杀人犯的父母。一个强奸杀人犯的父母!那些眼神,那些可怕的眼神,父母该如何活下去啊?他们养了一个强奸杀人犯的儿子。我真的没有强奸杀人啊!如果不出生倒好了。如果不出生就好了,就没这么多麻烦了,也不连累父母。

二十一岁,他们为甚那么恨我非要我死呢?那些抓我提审我的警察,那些审判我的法官,我实在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非得要我死呢?我没干过啊!我说得难道不够清楚吗?我真的没强奸杀人啊!你说正义到底是什么?真相又到底是什么?要搞清楚事实真的有那么难么?为什么非要陷害我呢?我死,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总有明白人,总还有良心未泯的人吧?难道都是坏人?这世界该是多么可怕!唉,不活在这个世界就好了。唉,他们确实不想让我活了。人啊!我就要这样死了!

二十一岁,谁会来为我伸冤呢?谁会来帮助我呢?他们都说窦娥冤,六月飞雪,他们杀我那天,天空若下起雪,他们或许就知道我是冤枉的,就会判我无罪了。我确实是无罪的啊!也许还是有人会知道这是冤枉的,也许还有好人,难道都是坏人吗,那就太可怕了。地狱也许并不会比这里差吧?唉,人啊!如果死后还能变成鬼,我也是也要伸冤。这个案子有那么难么?那该死的真的强奸杀人犯,难道就不能敢做敢当么?如果我就这样冤死了,背负的却是另外一个人的罪,还有鬼的话,以后遇到那个真的杀人犯我也会向他讨要正义的。如果那个真的强奸杀人犯能够主动承认是自己干的,至少可以让我父母能够抬头做人,能够让人明白我是冤枉的,也可以让那些冤枉我的人接受应该有的惩罚。如果那杀人犯真这样,那我在阴间还可以原谅他。人死后什么都没有了是多么可怕!人死了什么也没有也好,唉,但那些冤屈怎么办呢?

二十一岁,一颗子弹就这样把时间画上了句号,也许并不是句号,而是省略号的开始,正义的时间也许才刚开始……

%e8%81%82%e6%a0%91%e6%96%8c2我想着如果自己是聂树斌,开始的时候我实在写不下去,就是流泪,然后是激愤难平,一些心中的冤屈实在难以释放,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真恨不得马上去报应他们。我只能祷告上帝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的饮食,

今日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债,

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

救我们脱离凶恶。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

直到永远。阿门!

我只能祷告上帝!神啊,别让聂树斌去地狱,让他去天堂吧。愿天使能够安慰他,愿你受的鞭伤你受的刑罚能安慰他。神啊,你不也这样被冤枉么?你就别让聂树斌去地狱了,让他在你身边吧。

2016年12月9日  于长沙

阅读次数:70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