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0 李悔之 李悔之2016

伟大的梦之国有一个很特殊的群体,为尊重起见,我称这些同胞为“毛粉”。不过,时下流行的称法叫做“毛左”。

有人对“毛左”这称谓很有意见,说“左”隐含“变革”和“进步”之义,将闹着要唱语录歌、跳忠字舞的人称之为“毛左”;将要求变革和进步的群体称之为“右派”,这比唱语录歌、跳忠字舞还搞笑!

岳阳毛左反茅于轼

唉,在“正”和“邪”都倒过来的特色国度,既然都流行开了,毛左就毛左,凑合着称呼吧。

当今特色国度的毛左朋友们都患有严重的“雄辩症”。何谓“雄辩症”?王蒙先生在短文《雄辩症》中,用“医生”和“病人”的对话方式,有过生动、经典的描绘:

医生对病人说:“请坐”。

病人说:“为什么要坐呢?难道你要剥夺我的不坐权吗?”

医生:“请喝水吧。”

病人说:“这样谈问题是片面的,因而也是荒谬的,并不是所有水都能喝的。例如你如果水里搀上氰化钾,就绝对不能喝!”

医生说:我这里没有放毒药嘛。你放心!”

病人说:“谁说你放了毒药了?难道我诬告你放毒药了?难首检察院的起诉书上说你放了毒药?我说你没放毒药,而你说我说你放了毒药,你这才是放了比毒药还要毒药的毒药!”

医生说:“今天天气不错。”

病人说:“纯粹胡说作道,你这里天气不错,并不等于全世界今天都是好天气。例如北极,今天天气就很坏,刮着大好,漫漫长夜,冰山正在撞击………”

医生说:“我们这里不是北极嘛。”

病人说:“但你不应该否认北板的存在。你否认北极的存在,就是歪曲事实真相,别有用心。”……

病人终于走了,医生经了解,这位病人原来是“梁效”写作班子的成员。

列位看到“病人”的上述“雄辩”,不知心中有何感想?

毛时代结束三十多年了,习惯了“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主席”的毛左同胞们“雄辩症”不但丝毫未减,而是有“与时俱进”之势。下面,摘录毛左朋友们的几条经典语录:

“‘文革’武斗杀了太多人?怎么你没死啊?怎不说你们美国干爹杀了多少印第安人?”

“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几千万人?拿照片来!拿医院的死亡证明来!如果没有,就是污陷!”

“饿死三千万人?你家里死了几口人?你爹妈又怎样生下你的?”

遇上患有如此“雄辩症”的毛左朋友们,纵然古希腊的第一雄辩家德摩斯梯尼,恐怕也落荒而逃吧?

这就难怪有网友一再感叹:“与毛左论理,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

上述网友的感叹并不很夸张:毛左朋友们的“雄辩症”发作起来,确实会让耐心不够的人气得血压蹿升的——你说“文`革武斗死了太多人”?他回敬道:“怎么你没死啊?”甚至鄙视道:“怎不说你们美国干爹杀了多少印第安人?”——虽然欧州白人屠杀印第安人的恶行,主要发生在美国建国前!

不要以为毛左朋友们将文革武斗死了多少人与“你们美国干爹杀了多少印第安人”纠缠一起太荒唐,他们却认为理由十足:毛左朋友们一贯的逻辑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凡是闹民`主的人,都是美帝暗中勾结的汉奸、卖国贼!

河南毛左反茅于轼

让你更干瞪眼的还是这句:“三年自然灾害饿死几千万人?拿照片来!拿医院的死亡证明来!如果没有,就是污陷!”——在国人讲错一句话、喊错一句口号都可能被打为“现行反革命分子”,乃至判重刑、枪毙,外国新闻记者严禁进入的毛时代,面对大面积饿死人的惨状,有人敢拍下照片作“证据”吗?医院更可能敢出相关死亡证明吗?

如果你告诉毛左朋友们说:互联网上无数关于三年大J荒的文章和回忆录就是铁证啊!——如果你认为这样毛左朋友们就会不吭声,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毛左们会立马像重庆“不雅视频门”的雷政富书记回答记者一样矢口否认:“那是假的!”

这,绝非主观臆断——凡是有损毛太阳同志光辉形象的,甭管你搬出铁证、钢证,毛左朋友们也绝不会承认的!——多少年来,不少中共老干部写了许多反映三年大J荒惨状或文革的回忆录,毛左朋友们皆一口否定:“那是假的!”甚至恶狠狠回你:“你家里死了几口人?你爹妈又怎样生下你的?”

千万不要以为普通的毛左朋友们才如此“雄辩”,像孔X东先生、张X良先生、韩X强先生一类重量级毛左,更经常如此理直气壮地“雄辩”的!

最有趣的是:可爱的毛左朋友们还十分喜欢拿华盛顿深受美国人民高度拥戴的例子,来教训对先主席不敬的“右右”们。比如,他们经常这样痛心疾首、忿忿不平地说:

“美国人从来不诋毁他们的国父华盛顿。美国人也十分敬佩毛主席。而汉奸卖国贼们却数典忘祖诋毁国父毛主席。”

“没有华盛顿,就没有现在的美国;没有毛主席,哪有新中国?做人不能忘本啊!”

“真正说起来,毛主席他比华盛顿还伟大——他解放了全中国,把劳动人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华盛顿却没有解放美国的黑奴。他家里就养黑奴!”

毛左朋友们对毛太阳同志深厚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让人肃然起敬。不过,他们称毛作“国父”,却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来:“在战争中居于首位,在和平中居于首位,在同胞心目中居于首位”的华盛顿之所以被美国人尊称为“国父”,是因华盛顿和富兰克林、杰斐逊、汉密尔顿、麦迪逊等战友们建立美利坚合众国之前,美洲大陆只是大英帝国的十三块殖民地;而咱们脚下这块土地呢?从有文字可考商朝开始就是一个国家了。数千年间,只是不断发生政权更迭而已。如果硬要说谁是中国的“国父”,这份荣誉当属开商朝开国天子成汤!有人称孙中山为“国父”,也是十分搞笑的!

换一个角度来看“国父”这个问题:毛同志当初尊称宋庆龄女士为“国母”,而毛左朋友们又称毛作“国父”,岂不是乱伦了吗?

美国人确实“从来不诋毁他们的国父华盛顿”的,因为华盛顿不但是这个国家的“开国之父”,是这个国家走上繁荣富强、长治久安的开拓者,还是一位人格高尚,不恋权位的伟大政治家!——这位亿万家财的大庄园主,具有慈悲、博爱之心,很早就建立了极高声望的伟大爱国者,无论是作为英国公民与法国人打仗时,还是在独立战争时,都携数量可观的金币、马匹和其它物资上前线。而且作战之时或身先士卒,并自始至终与战士、同僚同甘共苦,从不闹特殊化。因而赢得了美国民众空前的、发自内心的的拥戴和热爱。

而自诩为“马克思加秦始皇”的先主席呢?活脱脱是刘邦、朱元璋、洪秀全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结合体,并将前辈身上各种“优良品德”发扬光大!在“大公无私”方面,这位破落地主的公子哥与大庄园主华盛顿先生实在相差太远——他从来没有像上战场自带金币、马匹的华盛顿那样,将家里银元奉献给党,把家里的牛牵给组织,相反,还将章士钊先生的一万块银元弄到不知哪去了。

而在与部下同甘共苦方面,毛同志也是做得很不“伟光正”的:在条件极为艰苦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躲在后方静听“黄洋界上炮声隆”的他,竟严重违反国民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使得贺夫人屡结“龙胎”——结婚十年,怀十胎生六个小孩;“抗战”时期,在延安吃特供小灶的他,经常“没事偷着乐”,沉迷于“歌转玉堂春,舞回金莲步”的“革命享乐”之中;“解放战争”期间呢?经过延安整风,将对手整得跪地求饶、建立了党内绝对权威的伟大领袖,十分坦然地享受“每天吃一只鸡”的革命待遇!而1949年之后,“热爱女青年”的毛同志“老夫聊发少年狂”的那些事儿不说也吧!

华盛顿人生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拒绝做国王,两任总统届满后,坚决拒绝再次连任,绝不当终身总统!

而先主席毛太阳同志呢?虽没有黄袍披身,却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权力最大的“无冕之皇”!他老人家一辈子嗜权如命。纵然躺在床上动弹艰难、喉咙中发出的声音浑浊不清,实在让人难以分辨之时,仍将权柄死捏在手不肯放松一毫!

再对比一番:

华盛顿另一个人生光辉亮点就是:没有权力欲念的他,当开国元勋汉密尔顿、杰斐逊、麦迪逊、亚当斯等人发生争斗之时,他完全站在公义和公正的一方,极力调解他们的纠争。像慈父或兄长一样爱护他们,保护他们!所以,虽然华盛顿在任期间也发生过“路线斗争”,却没有整肃过一位“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没有将与他唱对台戏的老战友打成“反党集团”头子进而从肉体上消灭之。

而毛同志呢?自从“时间开始了”之后(参见胡风长诗“时间开始了”),在位二十七年间,留下给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是不堪回首的记录和回忆!

将先主席润之拿来与华盛顿比,也真难为毛左朋友们们拿得出手!

所谓“没有毛主席,哪有新中国”说的不错。但,一个国家不在乎“新”与“旧”,最要紧的是国民要有Z由,要活得体面、有尊严!如果没有这些,国家再“新”又有何用?!

“做人不能忘本”这句话说得好!但,真正“忘本”的究竟是谁?——靠“农村包围城市”的他,是千百万农民兄弟将其抬上龙椅上去的。然而一旦稳坐金銮殿,便将农民兄弟一脚踢开:农民兄弟拿得的土地证在手里还没捏暖和,便被“合作化”和“公社化”。在“一大二公”、“统购统销”等政策无穷尽的盘剥下,全国农民只有在火炕之中痛苦地挣扎——“三年大饥荒”饿死N千多万国民,死者绝大多数是可怜的农民兄弟!

豆腐票-半市两-文革

毛时代半市两的“豆腐票”

肉票-1市两-文革

粮票-2钱-文革前

限量二钱的粮票。

灯泡票-1个-文革

卫生衫裤票-1件-文革

究竟是谁“忘本”?难道十三亿中国人都要像焦大老哥那般——对灌马粪的主子永远感恩戴德???

最后要谈一点的是:毛左朋友们认定:“毛主席他比华盛顿还伟大”,理由是“他解放了全中国,把劳动人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而“华盛顿却没有解放美国的黑奴。他家里就养黑奴!”

呜呼,可怜的毛左朋友们:“解放”是啥意思?当年,毛领袖究竟是将“劳动人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还是在原来的枷锁上再加上一把“解放牌”的大锁???

文章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