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梁振英己经放弃连任,却留下一个扑朔迷离的尾巴,让我忧心忡忡,难以安枕。我看到一幅似曾相识的图景,担心重蹈覆辙,一个翻版梁振英会成为下任特首,“党人治港”的历史可能在我们的轻视疏忽之下重演。

★我重看收集在拙着“我与香港地下党”中关于特首选举的文章,发现当时的警告至今仍然有用。为了回顾过去,吸收教训,现再录下当年的文字以供参考:

【2010年1 月】:“……这证明中国共产党己经成功地使用特区政府作为工具布下天罗地网,在两年之内,即2012年,完成扼杀香港民主改革进程,阻止资本主义政制发展,改造香港成为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社会的第一步。2017年普选时间表的承诺只是吊着市民胃口的缓兵之计……如果中共计谋得逞,2012年中共要捧出一个地下党员霸占特首的职位就轻而易举了。梁振英不是己经蠢蠢欲动了吗?香港将被蚕食成为党控的普选,党赐的民主,党领导的资本主义城市。”(page 250)

【2010年3 月】:“……计划的压轴重头戏是,在2012年一定要捧出一个隐瞒地下身份的党员干部来竞逐下届行政长官。从种种迹像看,曾经扬言N届都不参选特首的梁振英的确推翻前言,正为2012年特首选举热身……我可以确定中共是近年才决定派梁振英出马参选,估计是人大颁布决定的2007年开始,梁因而前后矛盾。”(page 255)

【2011年10月】:“……有人说梁振英是无端端地自己走出来选特首,应把他劝退。我看是劝不退的,梁振英现在可以升级为推算地下党员了……他也是一位行为实质地下党员。中共多年前就处心积虑要在香港实现”党人治港“,蓄意培养梁振英成为特首就是这一阴谋诡计的重要一环……中共不会有什么拍板,它己经拍板,就是梁振英……中共一意孤行,铁定了心要安置一个地下党员当特首。中共将要实现直接统治香港的美梦,己经摆在眼前了。”(page 281,282)

【2011年11 月】:“……中共是否真要安放一个地下党员当特首?我认为是肯定的。中共是否己经钦点了唐英年做特首?我的意见是否定的。但坊间却不断传出中共己经钦定唐英年当特首的消息,造成一层烟幕,令许多人信以为真……我认为香港人己经跌进了中共布下的陷阱之中……梁振英真会上台当特首吗?我看,的确是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候了……当余下的一千人接到中共指令要投票梁振英时,大多数会依指令照做而让梁当选,这样,香港人就进入被地下党员管治的时代。”(page 284,285,286)

【2012年1 月】:“……评论者用暴君与昏君来比喻参选人梁振英和唐英年,又有狼与猪比喻,更加隐晦浅白。我的感觉是可笑。这就是香港,香港人面对共产党事务无胆直白讲出,总是拐弯抺角的,让你猜猜谜语……我们没有把地下党问题普及化,也没有把政情的变化联系地下党活动来分析,对地下党视而不见,令善良的香港人无法辨认而上当。向市民直接揭露地下党的存在,是民主派无法回避的任务……地下党己沉不住气,按捺不住要上台当权的野心,于是梁振英便出现了。我认为这绝不是他自己叛逆中央旨意而自作主张的参选,他一定是得到中央的支持的,中央劝退梁振英的新闻毫无根据。以上对香港政情的观察,是根据两点我至今没有改变的看法来评论:1.梁振英是推算及行为实质地下党员2. 推选一个自己的党员来当特首是中共中央强烈的愿望且正在付诸实行之中。我仍然希望中央改弦易辙,悬崖勒马,否则的话就会把香港推上火坑,变成一个撕裂爆炸的城市。”(page 290,292,294)

【2012年2 月】:“……梁振英的角色是陪跑吗?不是的,他是得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钦点而出来参选的。民建联,工联会不表态是向港人隐瞒梁与中共的关系,不要把他染红……为防有失,才有曾钰成备用替补梁的消息……香港有些传媒夸张煽情,娱乐化,低俗化,只想刺激销量,评论界知识界避重就轻,无视地下党问题的严重性,不知共产党己经杀到埋身,不能分辨问题之孰轻孰重,找错了打击对象轻轻放过最应该穷追猛打的地下党人,竟让他们一步步安然登上香港统治阶层,实属非常遗憾的事。”(page 296,297)

【2012年4 月】:“……现在,狼来了己经成为现实……但只不过是大小战役其中的一个战役,大决战将于2017年举行。为了这个决战,我们要好好装备,不能气馁。”(page 304)

事实证明,笔者的评论完全准确,中共果真成功令共产党员当上特首。这里的教训是没有多少人相信香港有个地下党,更少人相信中共必要让共产党员当特首,而梁振英就是唯一人选。当时有评论人更指我的评论是伪命题。现在香港社会经历近五年做成群魔乱舞,惨裂撕杀的“振英之乱”,大概可以明白当时的不信是非常错误,遗害极大的。

★以下是笔者早前刊出的文字也供参考:

“……这次酒会安排本不在行程之列,临时加上很出人意外,反映中央刻意与泛民议员会面的决定不变而梁振英阻拦无效的实情……在酒会中张德江没让梁振英避席,而是要他站在一旁听着泛民四子公开地力数他的各种祸害,反对他连任的说话,没有作出挺梁的辩护,是一种隐晦的惩罚……就凭对酒会全过程的观察,我相信‘振英之乱’应该可以结束了……香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性,张德江己经说得很清楚,明显地是中共需要香港,但自梁振英上台以来,反抗事件层出不穷……这就是‘乱’。张德江说:‘……香港乱,大家一齐埋单’……希望中央终于承认搞乱香港的罪魁祸首就是梁振英,为了建设‘一带一路’,是时候解决梁振英这个死结了。”(载于《我看张德江访港》2016年5 月)

“……我一直留意曾钰成的一言一行……发现他的智库实质是附属于叶国华的”香港政策研究所“,我想起当年董建华委任叶国华为特别顾问,是因为董建华不是党员需要有人向他传达党的指令……现在这两个党员是担当下届特首智囊角色,即是说下届特首必不是党员,党员特首有组织领导不用智库……我改变想法,相信中央不再坚持共产党员当特首的政策……现在梁振英可有两个选择,一是自知大势己去,宣布不会参选争连任……他也有第二个选择,就是在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之下,厚颜无耻地宣布争连任……我认为上次选举梁振英才只得那么689票,说明中央不能完全掌控那一千二百票,相信梁振英只会惨败而下台,所以无论他作何选择,他都不能连任。我告诉朋友,如果梁振英不能连任,我就要开香槟庆祝。”(载于《我仍然相信选民》2016年8 月)

文章发表时,朋友笑我痴心妄想,痴人说梦话,说梁振英下台的可能性等于零。笔者没有“消息人事”,“知情人事”,只是根据公开的新闻报导而作出的评论,证明亦是相当准确,梁振英果真在中央的压力下以自己的方法放弃争取连任。我的推论是值得相信的。

★以下是笔者最近的文字,希望大家相信:

“……叶刘淑仪自从投靠中共以来,自由意志便越来越少,使我更加相信我早前估计她己入党的推论……我的推论是由于传媒报导她秘密上京,我注意到她上京前后的言行态度有非党明显的改变……这前后的变化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知道要做特首必须先做党员才可能得到中共的应许……立法会选举后,她应召进入中联办,进一步证实我的估计,她是中联办发展的党员,组织关系就在中联办……叶刘宣布参选是延续地下党员当特首的政策。她将接收本属梁振英的”组织铁票“,如果她当选就是地下党员当特首的历史重演。”(载于《对当前香港政局的观察》2016年12月)

对中央是否坚持地下党员当特首这个问题的看法,我是经过挣扎的。我以前一直相信中央安插地下党员当特首是既定政策不会改变,只因曾钰成的一连串言行改变了我的看法。直至发现叶刘淑仪的变化和参选才再醒悟,原来地下党并未放弃党员当特首这大有收获的政策,因此叶刘是有机会的。这个评论发表至今,没有多少人相信,基本上不把叶刘看在眼内,这是我最担心之处。

★林郑月娥最近的言论行为,是梁振英及其利益集团在背后策划的另一阴谋。她在梁振英宣布弃连任的第二天所说的话,可以清楚其中的奥妙。她说情势变化太大,她要思考自己的情况,不得不重新考虑参选特首,是要延续梁振英的路线。证明她之前所说的“临别赠言”是装腔作势,是假的。究竟她有什么情况?梁振英弃连任与她有什么关系?事实上,所谓梁振英路线并不存在,有的只是党路线。梁振英的管治模式是他自己的党性,党意识形态和党的任务,加上他的性格所形成的。林郑月娥不是党员,懵然不知何谓党路线,只知道梁重用她,便甘愿为他所用。

我不排除梁振英利用林郑作为一只棋子,正在玩弄“普京游戏”。即是如果梁振英得连任的话,会邀请林郑继续做政务司司长,现梁不可连任,则由林郑出选特首,如当选也可在政府中为梁安排一个高位做幕后军师,比如新加坡李光耀资政那样的职位,这就是“延续梁路线”的意思。换句话说,这也是变相延续地下党员特首的诡计,是梁振英轻易放弃连任的原因。梁振英教出林郑这样的徒弟,真是功不可抺.估计这个阴谋连中央,中联办地下党及曾钰成事前也并不知道,被杀个措手不及,曾俊华因而受阻。

我认为有三股地方势力正在角斗争夺特首大位:1.“中联办地下党”坚持地下党员特首不变,支持叶刘做特首但未作公开表态,对林郑也未正面评论,却专门打击曾俊华不手软,散播曾俊华不受中央信任的红灯论,挫折其士气,希望他放弃参选2.“梁振英利益集团”鼎力推动林郑参选替代梁振英。为她鸣锣开路做势,把她封为真命天子误导市民3.“曾钰成开明党员派”主张非党员当特首,赞成曾俊华当特首,目前正处于被动捱打状态未见反击。无论叶刘或梁林的计谋得逞,都是延续“党人治港”的政策。目前各种真真假假的消息天天传出,必须弄清来源于哪方势力,才可拨开烟幕看到真相。

是次特首选举,中央不再作出钦点,不能断然下令,又因梁振英因素而变得复离弔诡。那约五百“组织铁票”的去向是选举结果的关键。估计叶刘和梁林都需要依靠党的“组织铁票”才能当选,她们能否当选全系于争夺铁票的结果。王光亚说特首要得中央信任,中央最信任的当然是党员了,目前中央正在选择是叶刘还是梁林。

香港人己经习惯了被钦点,没有钦点就没有安全感似的。时至今天,我们为什么还在等待所谓红灯绿灯这种钦点的概念?我们的责任只是选出一位中央接受的特首,这己经是照顾了中央的感情和面子,是对中央的尊重。曾俊华绝对是中央可接受的人选,他只要争取到工商界的四百票和泛民的三百多票,不用“组织铁票”便可当选。中央无论如何横蛮无理也不能阻止曾俊华辞职。只要他意志坚定,坚持参选,定可得到六百零一个选委的支持。我认为泛民选委应团结一致支持他当特首。

笔者始终难忘“习握手”,它的份量很重,聪明的习核心是不会轻易放弃曾俊华的。

2017年1 月8日

《纵览中国》January 9,2017

By editor